心念正 恶自垮


【明慧网2004年10月4日】我是河南省邓州市退休教师,也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1999年4月得法。自从大法弟子证实法、讲清真象以来,我一直是用我的真名实姓证实法。不管是给中央领导们写信或者给有关政府和单位写真相信都一直用的是真名,我觉得这样做有说服力,也许这就是我的修炼道路和方式。因为我这个人是个直来直去、不会拐弯的人,用我自己的话说:“不咋会用智慧。”因此在证实法这条路上摔了不少跟头,有经验也有教训。被不法人员绑架至洗脑班一次,看守所两次。

由于我在市里是挂了名的法轮功修炼者,所以也用不着调查访问,市公安局、乡派出所随时都可以找我。我从来不把他们当作敌人、恶人。就认为他们都是受害者,不管见谁我总是面带笑容,抱着一颗真诚的心讲法轮功如何好,我们做个好人没有错,这样他们就一点儿也恶不起来。

2003年农历腊月二十七,我正勒着围裙在灶旁蒸馍,乡派出所和教办室人员一行四人开着公安车到了我家。教办室一年轻负责人对我说:“韩老师,今天省里要来检查,要问你了,你只说三个字‘不炼了’,哪怕你扭头就学就炼,行吗?”我笑着说:“共产党历来不是提倡实事求是说真话吗?”派出所其中一人说:“你真要坚持你的(说真话),我们现在就给省里打电话,让省里来给你抓走,你年也过不去。”说着掏出手机按号码,这时我闭眼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纵这一行四人的一切邪恶因素。

派出所另一人進里屋从我的棉衣口袋里掏出了好几张真象传单和一本《精進要旨》(二),当时就看起来。我心里暗自高兴:想发给你们不好意思,你自己拿着了,好好看吧。我还告诉他们《精進要旨》的第二篇文章《我的一点感想》让他们好好看看。年轻人问我:“这传单哪来的?”我回答:“不给你说”,他反问:“你不是讲真话吗?”我回答:“不告诉你这就是真话。”乡政法委书记说:“吃纣王饭,不说纣王无道。”我接着说:“你说的这句话不对。”还没等我多说,他们起身走了,其中一人留在最后两次握着我丈夫的手说:“祝你们夫妻新年愉快!”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

我当时心里一点儿也不怕,我想省里来人,我也要讲法轮功好。正如师父讲的“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事后我打听了他们的姓名,又给乡派出所写了两封真相信。直到2004年大约3月份,乡派出所又派了两位年轻人来到我家,我正在院里炼功。我把他们让進屋里,其中一人自我介绍是派出所的,他仅问我几人在家?我说:“我们婆母二人。”他笑眯眯的说:“怪好怪好,在家好好学,好好看,可别出去跑。”边说边走了,时间很短,却没有给他们讲真象,失去了机会,我非常后悔,说明自己做的离师父要求的还很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