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坚决抵制邪恶的要求


【明慧网2004年9月27日】我叫杨明香,今年41岁,是山东省潍坊昌乐的一名大法弟子,家住昌乐县服装厂家属院内。在我出生7个月打针时,把腿打坏了。从那时起父母就带着我四处求医,结果是徒劳的。8岁那年动了手术,虽然能走路了,但是天一冷,就像半身不遂一样,腿脚就不听使唤,还疼痛难忍。上学了,别的同学都是连蹦带跳高高兴兴的去上学,而我却是连走带爬痛苦的上学、回家,就这样年复一年在这种度日如年的痛苦中生活着。从那时起我觉得我的一生就如此而已了,对人生和未来完全失去了信心。初中毕业后,被分配到昌乐县服装厂工作。由于腿痛,不能坚持正常工作,经常休班,有时一天只能上半日班,给单位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每月工资都不够吃药的。

学了法轮大法,使我明白了很多做人的道理。过去我总在想,学校、单位那么多人,怎么就我不跟正常人一样呢,通过学大法,很多疑难问题都解开了,我决心努力按照师父教导的“真善忍”标准去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在我学法不长时间内,腿痛不知不觉好了,一些不良习惯也没了。从1998年得法到现在我没有吃一片药,上班也正常了,给单位和家庭带来了很多好处,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自1999年7月20日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大法以来,我凭着自己的亲身受益,站出来为师父与大法说句公道话,却遭到了邪恶的迫害。7月21日,我因進京上访被昌乐县公安恶警劫持到局里。在那里,我们被逼迫看诬蔑大法与师父的电视。当时我心里很平静,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也没有错,恶毒的造谣诬蔑是不可能动摇我们修炼人那颗坚定的心的。第二天他们通知我厂领导把我带回去了。

2001年5月15日,因讲真象被县公安局邪恶之徒绑架,恶警郝成山、范涛等口口声声要砸我个半死,还用不干胶往我脸上贴来为他们取乐,引起他们一阵阵的狂笑。恶警非法抄家,就象土匪一样,把我家里翻得乱七八糟,临走还把女儿的学习用品也拿走了。对家人实行威胁,并邪恶的说:“这字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这由不得你。”当天晚上把我送往昌乐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勒索现金200元,交2000元押金才放我回家。

2001年7月1日,我刚上班12天,昌乐县公安局、城西派出所的邪恶之徒又到厂里、家里来非法抓捕我,说我已被判劳教三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一家三口被迫流落在外,丈夫和女儿有家不能回,在外流离一个月。

由于生活需要,8月1日我又上班了,邪恶之徒还不死心,不抓到我是不罢休的,到处打听我的下落。得知我上班后,就在我上下班的路上蹲坑。8月16日我在下班的路上被县公安局邪恶之徒非法劫持,再一次被送往看守所。

8月18日一早,我被县城西派出所恶警王奎勋等送往山东王村劳教所。一路上我始终发正念,心里很纯净什么都没想,我的脑中只有一念,“我不去劳教所,那不是我去的地方。那是旧势力的安排,我就全盘否定它。”到王村劳教所后,先去体检,体检完了,王奎勋过来说:“回去吧,这里不要你。”我心里很明白,这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是正念的力量,才使我堂堂正正回到家中。

从王村回来后,县公安局、城西派出所、县610等邪恶之徒经常到厂里、家里让我写不学不炼的保证,由于不配合他们,就三更半夜来砸门,使我的家人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女儿不能安心学习,丈夫每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2002年那一年里,邪恶之徒数不清多少次非法骚扰我,上班的权利,人身自由都被他们剥夺了。在11月份,恶警王奎勋等又把我骗到城西派出所,2小时后,才告诉又要送我去王村劳教所。我说:“我不去,我要回家。”他们说:“对不起,这是上面的指示,我们也没有办法。”然后让我上车走,我说:“我要打电话告诉丈夫一声。”他们不允许,不允许我就不上车。最后他们让我在他们办公室打电话。半小时后,丈夫带着衣服来送我,他们接过衣服,不让我和丈夫说话,开着车就走了。在路上我给他们讲真象,并不停的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决不去王村劳教所。到了王村,他们说我手续不全,让我回去。这时我心里充满了对师父无限的感激,谢谢师父,是师父的慈悲又一次保护了我。当天晚上10点又回到家里。过后我知道,在家的同修都在为我发正念,这是大法的力量,整体的力量使我正念正行,免于邪恶的迫害。我们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正念正行,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就这样他们还不死心。在2003年4月8日,县公安局常传斌、范涛等恶徒又到厂里找我,说有人举报我发真象材料。由于没找到我,就在我家附近蹲坑。当我回家时,没注意后面有人,他们趁机又窜到我家再次非法抄家。

在4月11日,县610的周广田、县公安局的范涛、县经贸局的郑××等,到厂里绑架我到“潍坊法制培训班”(即潍坊“洗脑班”)進行迫害。到洗脑班的第二天,恶徒便叫犹大开是轮番对我進行精神折磨和洗脑迫害,电视放到最高音量,逼迫看诬蔑师父、诬蔑大法的录像,震得耳朵直响,我努力使自己排除一切干扰,不断的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烂鬼,跟他们讲真象。恶徒付進宾看到它们的转化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这套办法没有起作用,气得在院中大肆叫嚣:“不转化,不写三书就别想出去,叫你们家破人亡,没一天好日子过。”恶徒娄金洪、李同奎还邪恶的说:“我们就不相信劳教所不收你,我就能把你送進去。”几天后,他们让犹大轮流看着我,寸步不离,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我的任何举动和行为,他们都向付進宾汇报。尽管邪恶之徒还很嚣张,但是当我们大法弟子的正念将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彻底铲除后,邪恶之徒将失去一切。

在此,我们善心相告,潍坊、昌乐依然跟随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人,面对你们所做的一切,扪心自问,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天理昭昭,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罪业不是一个生命能承担得了的。善良的人们赶快清醒吧,不要被恶毒的谎言欺骗了。如果不赶快了解大法真象,明白善恶,那么下场是很可怕的,这不是威胁,我真诚的想让你们知道真象,为自己,为家人有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