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四次去北京上访遭非法关押、勒索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10月4日】我是一名普通工人,没有多少文化,在工作中积极肯干,认真负责,大家对我印象很好,评价很高,领导也信任我。但是由于家庭矛盾,想不开好钻牛角尖,导致身体得了很多病,如出现脑血栓的严重现象,不论黑天白天就想睡觉,迷糊、低血压。尽管这样,也舍不得多花钱给自己看病,所以心情不好,经常到江边溜达。有一天,我在江边看见有一些人在那炼功,他们对我非常好,说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引起了我的兴趣,我就同他们一起炼功。从我修炼后,身体所有的病症全部消失,八年多没吃一片药。

1999年7月20日以后,我在电视上看到不法人员栽赃陷害法轮功、诬蔑我师父的时候,我就哭了。我心想:不管他们怎样污蔑法轮功,我都跟随师父。我们的师父是和蔼可亲而又庄严神圣的。我认为是他们不知道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如果他们了解了法轮功一切都会好起来。我想到了上访。

2000年3月,我到北京去上访,想说明法轮功的真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但是还没到信访办,就碰到一辆警车,我对警察说:我要去信访办,我是学法轮功的。结果就被非法抓捕带到派出所,并把我们非法关押到一个笼子里。

我们绝食抗议,三天没吃饭,要求放我们出去。不法人员把我们转送到北京监狱,非法关押了15天。后来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长安派出所的王明江用手铐把我们铐回牡丹江市,先带到长安派出所,后又劫持到牡丹江市“兴隆看守所”非法关押了27天。

那时我丈夫想让我快点出来,就悄悄的给“东安分局”的张局长5000元钱,后又被王明江勒索了4000元钱,才放人。当时王明江恐吓说:“你给张局长5000元钱,他能让你出来,我还能让你进去。(注:牡丹江市东安分局主管长安派出所)

2000年5月份,我到文化宫广场炼功,又过来几个大法弟子和我一起炼功。后又被公安非法送到兴隆看守所关押了15天。

同年端午节那天,我同另一大法弟子又去北京说明真象、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炼功,被非法抓捕后关押到牡丹江市驻京办事处,又由牡丹江市长安派出所的王明江非法押回,直接送到兴隆看守所非法关押。我家又被王明江非法勒索了4000元钱,王说关押15天后放我回家,但是15天后他不但不放我回家,还把我送进齐齐哈尔双城女子监狱迫害。

在兴隆看守所里,我们集体绝食要求释放。几天后被恶警强迫灌食。在我前面有两名大法弟子,一个是山东的小媳妇,恶警指使刑事犯把小媳妇强迫按到椅子上,用一个扩嘴器把嘴扩开,将已经发红的陈苞米做成粥,再加许多盐,让几个刑事犯给她灌。

在灌食时有一个叫李静的恶警觉得好玩,笑嘻嘻的也要灌,于是李静就拿着杯子,把人当漏斗死命的往里灌。一会山东小媳妇就从椅子上出溜下来,直挺挺的躺在地上,象死了一样。再灌姜玉芝,当刑事犯按住她时,姜玉芝就全身抽了,也躺在了地上象死了一样,结果也没灌成。恶警们又拿来“救心丸”往她们嘴里按,也按不进去,最后才用车送往医院,后果不详。

在女子监狱,我被关“小号”,一切行为都受到限制,一天只允许上三次厕所。跟我关在一起的一个小姑娘憋不住,尿了裤子,为难得直哭。我们一天被强迫糊13个小时的小盒,晚上还被强迫看电视,都是诬蔑“法轮功”的内容。

由于“小号”又有人进来,挤不下,我被弄到“大班”区和许多人在一起。有一天我们集体在院内炼功,场面很壮观,女警察害怕了,边去找男警察。男警察们手拿电棍打我们、电我们。其间还有被指使的刑事犯对我们拳打脚踢,我被一个叫李荣的刑事犯踹坏了腰,疼了一年,劳教所警察不管不问。监狱给的饭少吃不饱,白天被迫下地干活。后我又被送到“哈尔滨戒毒所”迫害。

2001年10月前我们第三次去北京上访。在信访办,把我被迫害勒索的事写了一页字交给了信访办。没想到的是,信访办的人又把我们围住,并对我们拳打脚踢,非法把我们抓上车送到“牡丹江驻京办事处”,后来由牡丹江市“五星派出所”赵志强带回,并被非法的变相的勒索2000元钱。

2002年9月,我第四次去北京上访。那时有很多同修帮我发正念,我在天安门广场,高高的举起“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并大声说“大家看!法轮大法好!”有许多人都注视着我,然后我安全的返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