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劳教所以暴力、体罚、奴役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6月29日】黑龙江牡丹江劳教所位于牡丹江市东郊铁岭河镇的四道村,从1999年至2004年的5年中有114人次的大法学员在此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迫害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暴力、体罚;二是强制奴役生产。

2002年12月18日,在劳教所所长赵冠英、副所长高延福、恶警闫长海(现任管理科科长)、于殿君(现任劳教所纪检委副书记)、王学文(现任三大队队长)、穆成田(警号:2353152,现任出入所队队长)的授意和指使下,先将四名大法学员强行绑架到绥化劳教所進一步迫害;后对剩余的几十名大法学员進行所谓的“全员转化”。出入所队对大法学员的迫害最为严重。在队长王学文的指使下,犯人王长彦、邓凡强、张东辉、郑海鹏、张震东、金向哲等人对大法弟子打出手。他们用脚往大法学员脸上踢,有的学员牙被踢掉了,有的学员脸被踢得肿老高,有的软肋被踢伤了。他们还用钉子往学员手指、脚趾上钉。当有的学员大声喊管教时,队长王学文却躲在办公室假装听不见。事后,他们将迫害的罪证——沾满血的衣服处理掉了。

2003年9月2日晚,在恶警于殿军授意下,邪恶之徒对大法学员進行非法搜身。现任教导员何绪海(警号:2353040)、中队长邱成(警号:2353072)带领三名犯人孙世盛、隋红军、赵顺,将四名大法学员带到监号外進行毒打,当四名大法弟子义正词严的规劝他们时,他们竟拿起木头方子、板子、鞋底毒打大法学员。但直到半夜他们也未达到目地,不得不草草了事。那天后半夜雷声大作,使人心惊胆寒。有的学员说:这是正邪大战,也是天警世人。

劳教所通过超时间、超体力、超极限的奴役劳动進一步迫害大法弟子。教导员何绪海家经营摩托车经销处(位于牡丹江市紫云街二中斜对面),他就通过组装电动车从而变相迫害大法学员。

2003年3月份,劳教所接了一个来料加工的活,恶警王学文、穆成田、何绪海指使犯人头强迫大法学员劳动,工作时间是早5点——晚9点,除去吃饭、洗漱、上厕所外,每天工作14-15小时。具体劳动是给厂家挑选雪糕棒,分成等级用纸套打成捆。雪糕棒上的木刺时常把手扎出血,就这样也不让休息,完不成任务还要遭毒打和体罚。体罚的方式是面墙站立和“坐飞机”。“坐飞机”是文革时期留下来的,做法是:头向下撅,双手向身后背,用力抻。一撅少则半小时,多则一至两个小时。通常被体罚者大都是大汗淋漓,有的甚至晕倒。“非典”封闭期间,二大队一名刑事劳教人员就是这样被折磨死的。肇事的犯人头被判刑,真正的教唆恶警至今仍逍遥法外。这样的非正常死亡事件在劳教所几乎每年都有。

大法是慈悲的,不断的警示着世人。东京城某木器厂因提供挑选雪糕棒劳务给劳教所,间接迫害大法学员,该厂女老板在一次车祸中断了一支胳膊,同时也造成了上百万元产品的积压,遭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有一个代马沟生产胶合板的老板,也是通过类似的形式迫害大法弟子,在2004年春季防火期生产酿成火灾,现已被行政拘留。行恶的人,快清醒改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