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大学生讲真象中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2004年10月4日】我是一名大学教师,在最近和学生讲真象的过程中,感触很深。我感到我们一定要重视和大学生讲大法真象。学生,尤其是大学生,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社会群体,为了搞好学习或考上大学,他们整天忙于学习,生活很单一:学校-家庭,家庭-学校,很少有机会接触社会上的人,加上他们的家长有意的封闭自己的孩子,这就使得这些学生很难了解大法的真象,头脑里装的几乎都是电视中对大法的污蔑之词和学校对大法的反面宣传。一旦考上大学,又都住校,加上学校这种封闭式的管理制度,他们也很少有机会走出校门,和社会上的人接触,更无法了解法轮功的真象,他们中有些人偶尔会上网聊天,一接受到法轮功信息,马上就删除,连看都不看。近几周,我大概和几十位学生讲了法轮功真象,虽然通过我和他们讲真象,他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可我心里还是沉甸甸的。因为我知道,现在还有多少学生仍在受到电视谎言的蒙蔽。在此,我建议我们这些当老师的,应放下人心,加大力度救度学生。

学生和老师接触的时间最多,我们身为教师的大法弟子应利用好这个机会给学生讲大法真象,学生能否走入未来,和我们当教师的这部份大法弟子能否讲好真象有密切关系。从更高层次上讲,“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神路难》),也许我们的这些学生在历史上就是这样安排的,等待着我们去和他们讲真象。

我一周学时比较多,有几天是上、下午连着都有课,中午回不了家。学校安排了教师休息的地方,可每次等我去的时候,就都被别的老师睡满了,没我的地方,我只好到女学生寝室和她们挤一下,这样,我也就有机会和她们讲大法真象。后来,我悟到这可能是师父的一种安排。我感慨万千,师父无时无刻不在我们身边,为了救度众生,我们伟大的师尊用尽了苦心,我们没有理由不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事情。男生寝室中午不方便去,我就利用课间几分钟、中午吃饭时间,我有意和他们坐一起,包括不是我教的学生,下午放学以后和他们讲。

我一般很快進入主题,视情况不同,找到不同的切入点。比如:有时,我会问他们的业余活动情况,有的说看看电视、有的说上上网,我说,有的事情从电视上是看不到真实情况的,网络也是被封锁的,我说有许多人出国会带回很多消息、有的人会听美国之音、有的人能看到海外网站等等,我开始讲他们比较感兴趣的、好奇的问题,比如“六四”、香港“七一”大游行、我们国家主席改选等等,马上转到法轮功问题,我接着讲法轮功在海外洪传的情况、分析自焚疑点、江××因迫害法轮功在海外已受到国际法庭的起诉等等。我说法轮功是一种信仰,有的同学会说,他发现凡是信仰都会受到迫害,我表示同意,我就和她们讲历史上古罗马帝国纵火烧城嫁祸基督徒和现在“天安门自焚”嫁祸法轮功有惊人的相似之处,最后强大的古罗马走向毁灭联系到现在的天灾人祸不断。

还有的同学会提出“迷信”两字讨论,我就和她们谈释迦牟尼、耶稣度人的事情,我说在当时是真人真事,若干年以后人们就说是神话,我举了很多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例子,比如:史前文化、飞碟的出现、海市蜃楼、特异功能等等他们听说过的事情来破他们无神论的壳,并举“文革”中善恶报应的例子给他们听,他们听的很专注,若有所思。

最后,别忘了总结,我说法轮功是非常好的,国外六十多个国家,包括香港、台湾都可以炼,为什么就中国不能,中国一党执政,弊端很多,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可以不惜一切手段,“文革”中的冤假错案,历史给人的教训太多了。我告诉她们回去和她们的亲朋好友讲大法真象,这是做大好事,有福报。经常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

我出门包里总会带上一些洪法卡片和大法资料,如果在学生寝室,我就会拿出来给他们看,他们都很好奇,抢着看。待他们看完后,我又全部收回,如果有的学生要回家,我就会让他们带些大法资料给他们家人看。

我做得还很不够,离师父的要求还差得很远,我本不想写,但我又想,写出来也许对某些人,尤其大学教师讲真象可能有些启发,抛砖引玉,我们互相切磋,共同精進。

师父的经文《问候》中的几句话总是萦绕在我的耳边,我们做的是神的事情,尤其强调大陆大法弟子要加大讲真象的力度,精進不停。

最后,以师父的诗与大家共勉。

正念正行

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正神

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