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新学员的个人资料点

【明慧网2004年9月29日】我讲真象的范围原来仅限在熟人间,这是最安全的方式,因为我相信他们不会出卖我,所以,对亲戚朋友、同学同事、单位领导,甚至街上的小商小贩,只要有机会,我都去讲。只有一点我无法把握,他们是否都明白了?或者表面上的赞同,仅仅是出于礼貌?

每一次读师父经文,我既惭愧又焦急,我知道自己做得不好,用嘴讲是不够的,远远不够。看着那些勇敢走出来、到街上去发资料的同修,我就很羡慕,希望有一天,自己也有那样的胆量。

在我的概念里,出去发资料,就一定会被抓,被抓一定会判刑,進了监狱,就什么都完了,我无法想象那样的结果。为了安慰自己,我找出各种理由:我是新学员,得法仅一年,无法和老学员相比;我很努力,一直坚持学法炼功,心性也在不断提高;我帮助了许多学员,沟通了他们与外界的联系。可是当冷静下来,扪心自问,我还是有愧的,我没有去做一个大法弟子此时该做的事,我没有担负起自己的责任,更没有完成自己的神圣使命。

* 第一次发资料

一位同修因散发真象资料被抓捕入狱,出来后照样讲,照样发,什么事都没有。我真佩服,告诉她,自己也很想出去发资料,可是又害怕。她说:“那也总得做呀,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一句话让我如梦初醒,是啊,不去试怎么知道不行呢?如果我不给自己订太高的目标,只发一份资料,应该不难吧?

第二天,我把资料装進包里,去商店买衣服时,随手递给营业员一本小册子,她高兴的收下,还边看边念:慧眼看世界。在街上买葡萄,买完后又拿出小册子,对方不敢接,我说:“别怕,在那边捡到的。”身旁一位姑娘立刻抢去,说:“我要,我要。”

回来的路上我是既轻松又兴奋,简直太容易了,原来发资料不过如此,根本没想象的那么可怕。我后悔应该多拿点,沿路发下去。

高兴劲还没过,同修就提醒:当面给有一定的危险,现在公安出重金抓法轮功学员,到处都是便衣。最好还是把资料放电话亭,既安全又防雨,有缘人自会来拿。

听取同修意见,我决定改变方法。第三天正巧7.20,吃完晚饭,我又拿着资料上路了。然而,这次却不顺利,一个小时下来,走了半个城区,经过上百个电话亭,资料却一本也发不出去。我从来没想过,原来这个城市如此繁华,哪都是灯火辉煌,到处人来人往,我的一举一动仿佛都有人盯梢。

我心情沮丧的回到了家,想想:今天是特殊的日子,无论如何我要发一本。说完走出家门,来到附近的菜场,把小册子往肉摊上一扔,转身就跑。

* 寻找另一种方式

我感到了压力,电话亭对我来说太难了,必须寻找另一种方式,我想一定会有别的办法。看着宿舍楼前挂着的一排排信箱,我突然有了主意:放信箱不也很好吗?而且更安全。

这办法我试了一星期,最终还是放弃。因为我发现,大多数人家的信箱,都是废弃不用的,往年订的报纸,今年不一定再订;一般的宿舍,报纸杂志也由门卫收发,往信箱里放资料,浪费太大。后来我又想半夜出去沿街发,试了一次,行不通,警车比路人还多,那一闪一闪的车灯,时不时发出怪叫。

后来我选择一些黑暗的角落,大约八九点钟还不算太晚的时候悄悄去放,一般行人不注意,第二天天亮才会看到。这办法固然可行,但黑暗的角落实在难找,很多时候,我要走上一整夜,才发出去四、五张。

一天回家,经过路边的一栋宿舍,想起有位朋友就住在这里,正巧找她有事,于是打个电话预约。朋友家住七楼,走道很长,我一路上去,灯火通亮,却空无一人,安静极了。我不禁想:真是一个放资料的好地方啊!连忙从包里拿出光盘,转身下楼,一层层的放,然后匆匆离去。不远处又是一栋楼,没有门卫,我走上去,同样空无一人,放上几张碟子,又转身离开。

这真是绝好的办法!全市那么多楼房,够我放的了。以后每天回家,我都特地绕道,寻找那些适宜放资料的地方,每次都能放上好几张。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发现了一种最适合于我的方式。

* 自己刻光盘

同修定期给我送来光盘,一般情况,我一个晚上就可以发完,每次发完光盘,都有一种轻松和兴奋感,学法炼功特别有劲。一段时间后,我发现还是不行,太被动了,象完成任务似的,其实我可以每天去发,丝毫不影响我的生活和学法,但是没有资料。

资料来源很紧,我决心自己做一个资料点,就在家里。师父说过:“在讲清真象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我们每个人都是给未来创造历史,所以,每个人除了参加集体活动外都在主动的找工作去做,只要对大法有利,都要主动去做、主动去干。”(《精進要旨二》)

念头一出,即开始行动。我计划着要买的东西:打印机、刻录机、纸张、空白光盘等等。这几项中,最重要的是光盘,因为大量购买会引人怀疑。但当来到电脑市场,看着琳琅满目的光盘时,我的顾虑打消了:“谁也不认识我,干脆多买点。”营业小姐推荐一款新品牌的光盘,质优价廉,我就一下就买了五百张(太重了,几乎提不动)。后来又买来其它几个品牌作比较,还是这个最好,就陆续买了一千张。

光盘买来了,其它东西都好办。本想给家里的电脑配上一台刻录机,到商场咨询时,售货员说现在有一种最先進的电脑,带COMBO光驱,既可看DVD,又可以刻录,质量极佳,效果要好过普通的刻录机。我为他的话所打动,即刻买下一台,回家后上网下载,一夜之间,一张张画面优美、音质清晰的《风雨天地行》,就在我手中诞生了。事后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一般的刻录机,和电脑不一定兼容,容易出错,而且速度极慢,刻三四张机器要休息一会。COMBO光驱却可以连续刻几十张,不影响效果。

根据网上同修的经验,我又买了一台惠普HP1010激光打印机,虽然一次性投入较大,但耗材便宜,而且方便,可以连续打印多张资料,比喷墨打印机实惠。

我总以为自己刻录的光盘是最好的,虽然有些画面模糊,那也不过是原版录像的问题。一天,一位同修把其它资料点的光盘拿给我,对比了一下,发现他们刻的更清晰,音质更好。我想不通,这是不应该的,我用的是最好的刻录机,买的是上好的光盘,怎么质量反而不如别人?到网上查询,才知道原来是方法不对:我下载的Rm文件是从VCD、mpg文件转换来的,再转换成mpg,会稍有差异。找到原因后,我重新上网,直接下载mpg文件,果然,刻出来的光盘效果好多了。

* 资金怎么来?

丈夫不修炼,我有日常的工作、家务、管孩子,时间很紧,只能利用中午,每天大概能刻几十张,晚上再用一个小时去发。这就是我的小小资料点。

过去我把做资料看成高不可攀,真正干起来,才发现并不难。师父在《转法轮》里说过:“难与不难,看对什么人讲,一个普普通通的常人,不想修炼,他会觉得修炼简直太难了,不可思议,修不成。他是个常人,他不想修炼,他会看得很难。老子讲:“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真正修炼的人,我说是很容易的,不是什么高不可攀的东西。”讲真象、做资料也一样,我们是大法弟子,是有师父看管的人,都是有能力的,哪怕我们做不到,师父也会帮助。从我修炼开始,到走出来、做资料,一个个难关闯过来,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闯过的,我感觉得到,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尊的感激。有人问我资金从哪来?我回答说:没有外来援助,一分一厘都是我自己的积蓄,我的劳动所得,我愿意拿出来。

* 发资料

资料点建起来了,几百张光盘也很快刻好,但问题随即而来,谁去发呢?有的学员说还有怕心,目前走不出来;有的说用嘴讲就行了,不一定要发光盘,我只好自己发。

每次发资料,我总感觉形单影只,盼望能有个同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另一位同修,当告诉她我刻了许多光盘时,她兴奋的说:“好啊,咱俩一起发吧。”我很高兴,知道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我终于有了一个同伴。

我们俩家相距不远,晚上经常相约上街,带着资料,一路上有说有笑,在宿舍大院進進出出,如同回到自己的家,一栋楼,又到另一栋楼。第一次,我们发了二十五张,第二次,发了六十多张,第三次,发了一百张。我不再为发光盘而发愁。

* 师恩难报

作为一名修炼时间不长的新学员,我内心非常清楚,与得到的一切相比,我的付出微不足道。在大法中修炼,我们一分耕耘,收获的却是百分、万分、亿分,一切都是师尊给予的,师恩难报啊!每一次成功,每一点進步,都是因为有了师父的呵护。过去我总是不明白,为什么安排我这么晚才得法?我现在知道了,一切都不是偶然的:首先,作为新学员,没人注意我的行踪;其次,我经济宽裕,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第三,我有基本的电脑知识,技术上没问题;第四,一个良好的家庭环境,让我有充足的时间和精力。一切都是为法而来、为法而成的,如果我们有了这样的条件,而不去做我们该做的事,那才是最大的遗憾,千百年来的等待不就为了这一天吗?

本人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