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教所里的所谓“教育、感化”


【明慧网2004年10月4日】我是不久前才从劳教所刚释放出来的法轮功弟子,我所看到劳教所里的所谓“教育、感化”就是酷刑迫害、人格侮辱、药物摧残和强制洗脑。这样的事情简直举不胜举,真是罄竹难书。

大法弟子赵忠玲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强制“转化”的,恶警张小芳将她单独隔离,不准任何人接近,然后几个杂案犯包夹她,每天大把大把的药强迫她吃下去,如自己不吃,就用“开口器”灌。几十天后的一个凌晨,发生了所谓的“自杀”。以后到医院,在头部受了重伤的情况下,恶警张小芳又把赵忠玲关在房间里,门、窗都关上,杂案犯又在她身上踩,强迫她写下了所谓的“悔过书”,这叫什么“教育、感化”。

恶警张小芳用惯用的隔离手段,用药物来迫害一个坚信大法的大法弟子吴世莲。在被迫害的几十天里,吴世莲没有被药物造成身体极度痛苦而屈服,一个姓毛的警官凶恶的说:“对吴世莲‘十滴水’加量!”

恶警张小芳认为学员耿小俊“转化”不好,她就用惯用的手段对耿小俊进行迫害,并且用绳索把她的腿以盘腿的形式捆起来,致使她的脚肿得很大,双腿从下到上起了很多大鸡蛋那么大的泡。试问张小芳这叫“教育、感化”吗?

这里的警察,不管文化程度有多高,都是道德极其败坏的人,因为她们强迫大法弟子骂低级下流、不堪入耳的话。恶警王珊还叫嚣着说“就是不准你做好人……!”

试问这象一个警察应有的品德吗?付丽琼不骂自己的师父,被恶警张小芳扇了很久的耳光,然后叫杂案五花大绑象对耿小俊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把她腿捆起来。

在2003年4月26日那天,是潘姓警官和唐姓警官值班,中午吃过午饭,她们把所有的人都关到了寝室里。由于大法弟子朱银芳抵制邪恶的迫害,恶警们叫杂案犯把她从院坝拖到洗澡室里之后,我们听到的是撕心裂肺的惨叫,不一会儿就什么声音也没有了,大法弟子朱银芳就这样被邪恶迫害死了。

在七中队的人,所谓“转化”的大法弟子,她们不管是年轻人还是年逾花甲的老人,每天的生产劳动都在20个小时上下,甚至是通宵,这些都是经常的事。恶警看见谁不顺眼,打、骂是家常便饭,她们说这就是劳教。这里的人说:“表面上莺歌燕舞、歌舞升平,背地里却血流成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