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遂宁市梁玉华在楠木寺劳教所的遭遇和见闻 【明慧网】

四川省遂宁市梁玉华在楠木寺劳教所的遭遇和见闻

【明慧网2004年4月15日】我是四川遂宁市大法弟子梁玉华,今年55岁,2002年受邪恶迫害,被绑架到了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于2004年3月份出狱。下面是我在劳教所所见所闻和遭受的迫害。

我被关在楠木寺七中队。被劫持在劳教所里的大法弟子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恶警(管教)首先对大法弟子打骂逼供,打了后还不准开口说话。如果一开口说话,管教张晓芳就叫杂犯(杂犯是指吸毒犯和刑事犯),把人包夹到屋里再打,一直打到她们累了才停手,根本不管你被打残打伤,而是不择任何手段,极尽一切卑鄙的伎俩。

大法弟子有时如果出言善意解释,恶警就说你法轮功的“流毒”还没肃清,就叫杂犯包夹再打,打后连上厕所都不准,大小便只能解在裤子里或床上。恶警给大法弟子加戴了脚镣手铐,来查铺时还把被子或裤子扔掉。有时把衣服、洗脸的手巾拿来擦屎尿。旁边的大法弟子如果说话鸣不平,恶警就叫杂犯来打骂。如果杂犯不打大法弟子,反过来杂犯就被恶警打,这样恶警以为可以开脱罪责。恶警无耻的对大法弟子说:“我们从来不打人不骂人。”

同我住一间房子的大法弟子郑财宇,耿小俊、黄成慧、倪云等,至今还被恶警叫杂犯包夹,每天吃饭、睡觉都在杂犯的包夹之中。每个坚持修炼的大法弟子都有七八个杂犯包夹随时迫害,稍不留意,恶警就叫杂犯拳打脚踢,扯头发。如果感到不舒服或不想吃饭,恶警就叫杂犯用竹筒灌食灌水灌药物。在灌食之中还叫其他误入歧途的人参与灌食。如若不参与,恶警就说他们还在想法轮大法,这样他们又遭杂犯包夹打骂,如若开口说话马上就被用手铐铐上关到禁闭室(小黑房子)里挨打,关上几天后连拉屎尿都不准,只有拉在裤子里。同时连大法弟子互相之间都不能看脸色,一看脸色遭到的是更严厉的喝斥或打骂,灌食后还被每天强迫写骂师父的书,写后还强迫盖手印,如若不盖,恶警就叫四个杂犯拖到办公室把手印盖了。

恶警张晓芳(四川女子劳教所七中队队长)指使杂犯把大法弟子打伤后不准大法弟子看医生,也不准大法弟子对别人说挨了打。恶警反而说:“你们师父把你们害惨了,你们师父不保护你们了。”一次,我的手臂被恶警折断了,恶警要我丈夫拿2000元钱来医,我丈夫在电话和警察吵了起来,“我妻子是个好人,如果你们不把我妻子医好,我要向上级反映你们,打官司奉陪到底。”恶警反而对劳教所里不明真象的人到处宣传说我丈夫不懂理,胡闹。结果我的手臂还是向别人借的钱医的。恶警打伤了我不给钱医,还嘲笑我要成断手杆。

不久劳教所又绑架来一个杨的同修,恶警污蔑她是精神病人。实质上是恶警操控杂犯把她打得半死不活后,说话上气不接下气,就掩盖说她精神有毛病。杨功友后来盘腿炼功,恶警看到后叫两个大胖子杂犯站在她腿上乱踩,直到把腿踩得盘不上来了才下来。杨功友坚定大法之心受到邪恶管教的刻骨仇恨,每天的折磨变本加厉,杨功友每天唱大法歌曲,恶警害怕了,叫杂犯用胶布堵住了杨功友的嘴,将杨功友拖到洗澡池里活活捂死,死后还不准其他大法弟子过问此事。随后通知杨功友的家属说是病死在管教所里的。这些罪行在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随时都在发生,数不胜数。如果写成书的话,每个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都可以写成一部长篇小说。

正告追随江泽民、罗干的邪恶之徒:你们对法轮大法弟子所犯下的一切罪过都有记录,正义之剑正高悬在你们头上。

恶警曝光:张晓芳 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七中队队长
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七中队电话:0832-5212434

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