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一个农村妇女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0月4日】我是一个广东农村妇女,小学文化程度。为了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我遭受到江氏集团的邪恶迫害。现我将江集团迫害法轮功、迫害大法修炼群众的残暴手段揭露出来,让世人看清其肮脏、暴恶、流氓的真面目。

修炼之前,我个性急躁冲动,对什么事情都不能理性对待,不好的性格使我早年就有多种疾病缠身,结婚之后,对家庭中的一些问题,多疑、妒忌等多种自私心理,这种强烈的执著心使我无法摆脱自己对命运的怨恨。98年的一次偶然机会我得到了法轮功的书籍,我终于明白到一个人为什么会得病的原因,我觉得书中讲的话都是叫人怎样做一个好人的正理,特别讲到心性多高功多高,对我触动很大,从此我暗下决心,一定要修炼法轮大法到底。

99年我跟随丈夫移居往县城住,不久,江氏集团在全国开始大规模陷害镇压法轮功,当地政府部门到我家把法轮功的书籍全部抄走,还对我进行监视、跟踪,逼我缴出身份证。当时我也不知怎么回事,我想自己没有做什么坏事,我感到政府那样对我是没有道理的,身份证是代表一个公民的身份,而我想连这点都被政府剥夺去,它们是无理取闹。

我多次要求拿回我的身份证,不法人员们就是执法犯法,蛮不讲理。当时我认为当地没有道理可讲了,在求诉无门的情况下,就产生了一个念头、想去北京讲明真象,为法轮功讲一句公道话。

在2000年12月26日去北京之前,我犹豫了很久,我知道许多学员去北京上访后被毒打、非法关押,不时为这件事掉下眼泪,我有两个小孩,一个4岁,一个5岁,在小孩最需要母爱照顾的时候,我离开了他们,上北京和平请愿。

谁知警察一听到我是炼法轮功的,就抓、打。我身边也有几个学员被恶警打得皮开肉绽,我就对警察说,你们执法犯法,打人是违法的。但恶警们不问青红皂白,一见到法轮功的就残暴的抓、打、踢,当时我就喊“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无罪,还法轮功和师父清白。”恶警更加凶狠的对我拳打脚踢,然后把我强行押到一个地方。那里有很多大法弟子,有些学员被恶警非法打得好惨,但“修炼无罪,做好人无罪,还法轮功、还师父清白!”的呼声并未停止。

后来我被强行送到海淀区拘留所(也叫戒毒所)。入所之前,我们每个学员都被强行扒光衣服,在送我们去量血压时,我没有配合,那个医生就恶狠狠的打了我一巴掌,面部即刻肿胀。有一高大的男恶警凶狠的用脚踢我,强迫我蹲下,我的脚被踢到一时觉得动不了,忍不住哭了起来。

恶警又把我转到一个郊区的派出所,开始逼问我家乡的地址和姓名。我没有讲,只是同他讲炼法轮功的真象及镇压中所受到的迫害。

到第二天8点钟开始,一个接一个的恶警对我进行了殴打逼供,一直到深夜2点半钟左右,这五名高大吓人的男恶警一直不停的轮流用各种残暴手段殴打我,其中一位恶警把我的上面衣服脱掉,用木棍接二连三对着我的背筋和头部用力狠打。在这10多个小时之内,我昏迷了两次,每次都是被冷水泼醒,我感到寒冷刺骨的发抖,象冰一样的水湿透了我的衣服,我咬着牙忍着痛。

深夜3点,那班土匪正在大吵大闹的赌博时,看到我醒来就用绳子捆绑我双手,象十字形一样吊在木床架上,不让我动,这时我觉得生不如死,只存一点气在维持我的生存。而这班恶人见我面部肿胀到那样难看,就耻笑我、骂我,并一边喝酒,一直折腾我到天亮,后来把我拖到一个单独黑暗的房间,不敢让我被其他人看到和接触。

当时我全身都不会动了,觉得自己在昏迷状态中,在那个房间,关了我三天三夜,一直都吃不了饭、喝不了水。我就在这里过了几天,恶警知道打我那么严重,再用刑就要打死了,其实我全身被打过的部位肿胀发黑,包括两只眼睛、眼球也出现黑血块,全身肿痛到我非常难忍受,双手十多天都不能举动,更不用说脱衣服冲凉等,我被恶警摧残得变了另外一个人形,连我自己根本就不敢相信是我自己。

虽然这样,但恶警们却一直没有放松对我的继续迫害,又把我送回北京海淀区拘留所,再利用监犯对我迫害,恶警们叫三个监犯凶狠的用巴掌打我,夜间不让我睡觉,叫我蹲,不让我坐。

我跟她们讲,我炼法轮功是无罪的,法轮功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希望中央政府能听到人民的心声,也希望各部门领导站在人道立场对待法轮功学员,政府有关人员把我关到这里是违法的,剥夺我的人权,践踏我的信仰,我要求无罪释放。

在那段时间里,我亲眼看到很多的大法弟子都受到不同方式的酷刑和折磨,为了抗议迫害,我开始绝食。几个恶警拖我强行灌食,用两条粗硬的胶管插到鼻孔直捅到胃里,难受到想死去还好过些,每次都要呕吐好多血出来,有一次我忍不住叫出声来,一恶警就凶暴的用脚猛踢我的下腹,直至踢到我出屎。

接着不法人员又强制给我吊不明来历的药水,每次吊针液水都放到最快,手肿胀,却不准让叫痛,药水吊后,头昏目暗,人成昏迷状态。最后坏人使尽了招,强硬手段不行就来“软”的伪善与欺骗,丑态百出。在我有一点放松的时候,就让它们给钻了空子,得到了我的地址。

这样我被强行押回当地拘留所。听我丈夫说,我家门被封了,并被邪恶人员勒索了来回北京机票等的费用。在当地拘留所三个多月,我被强迫超负荷的劳动,被吸毒人员打罚,在这期间,胃严重的出血,二十多天吃不了饭,肚子胀得难以忍受,又不让休息,当时的身体几乎是支持不住了。当地有关人员做我“思想工作”,逼迫我写“保证书”,要我配合拍摄录像讲违心的话,就可以放我回家,我一口回绝了。

我一路辛苦,就是为了证实法轮功是正确的,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没错,我必需坚持这个真理。就这样,我被非法判劳教二年。我和几十位当地法轮功学员被非法铐押到劳教所,遭受更严重的又一轮迫害。

在那最邪恶的劳教所环境中,我被扭曲了人性,良知被恶魔吞噬,我错误的向邪恶妥协了,二年来在挣扎中我熬完了那段苦难的劳教日子。[注]我心里一直却觉得很苦、很累,现在想起实在是痛悔万千,心里一直都很内疚。我需要的是“真、善、忍”,而不是江氏集团推崇的“假、恶、斗”。

今天,我把我受迫害的真象讲出来,其实也是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受残暴迫害的一个反映而已。江××由于妒忌心用尽流氓手段欺骗全世界,等于迫害了全世界人民的良知。世界人民需要了解法轮功的真象,需要了解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象。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