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揭阳市恶警凶残折磨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4年9月28日】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广东省揭阳市一些执法机关追随江氏邪恶集团对大法弟子進行了疯狂的迫害,其手段之残忍,令人触目惊心,下面就把笔者所见所闻的真实事例写出来:

2002年,一个年轻学员在东区向一位村民讲真象,并送给这位村民一份真象传单时被便衣警察发现把他绑架到东山公安局。在提审时,四五个恶警用2寸多粗的木棍打他,直到几个人手中的木棍都打断了才住手。因这名学员不肯报姓名(他知道如果报出姓名、住址,那么他家里不仅会被敲诈一大笔罚款,还会被肆意骚扰、抄家),当晚被送往市公安局。到了那里,恶警给他铐上手铐,然后绑住两个拇指往上吊,只有脚尖稍微着地,还用铁棍殴打他,企图严刑逼供。见他还不报姓名、住址,几个恶警商量开了,甲说:“他不说就用铁钉钉他的指甲。”乙说:“不行,一钉血流满地,会留下证据。”丙说:“用铁条烧红烫他的皮肉,看他说不说。”丁说:“也不行,如果他大声叫喊,被外人听见,来硬的不行,不如来软的。”于是,恶警假惺惺的对这名学员说:“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炼傻了,连自己姓名都忘记了。只要你说出姓名和住址,还有那些传单哪来的,就不用受皮肉之苦,还可以放你回家。否则,就把你送到看守所,判你几年刑,你自己想想,何必那么傻呢?”这名学员始终不为所动,第二天晚上被送進揭阳第一看守所。

一到看守所,这名学员就先被恶警们“例行公事”打了一遍,打完后才把他投進牢房,恶警并指使里面的“老大”(死囚)整他,“老大”叫四个犯人把他抬起来,头部朝着墙壁,然后象寺庙里的和尚撞钟一样,把他的头部往墙壁猛撞,发出“砰、砰”的声音。一会儿见他被撞昏了,就用冷水泼醒他继续撞,这名学员很快就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老大”怕搞出人命,这才让犯人停手。看守所的恶警提审大法弟子时,不许他们站或蹲,只能保持半站半蹲的姿势,直到提审结束,否则就要挨打。问话时第一次不回答就打,第二次不回答就加重打,第三次不回答就把人关在长、高各80公分左右,宽不到50公分的小铁笼,在里面双脚不能伸直,也没有换位置的余地。这名学员就两次被关在小铁笼里过通宵,直到第二天恶警上班后才放他進牢房,这时他双腿已经麻木得失去了知觉。他遭受着如此非人的折磨,又申诉无门,只能以绝食抗议,恶警就对他進行强行灌食,可是他们灌的不是食物,而是浓盐水和尿水!因为这名学员始终坚持不放弃修炼,几乎每天都被恶警变着法子折磨,三个月后,他已经起不了床,瘦得皮包骨头,有时挣扎着起身也只能扶着墙壁慢慢移动,这样6个月后,恶警看他快不行了,才在一个傍晚把他放了。

一个叫蔡永华的大法弟子,2002年9月份被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几个恶警把他推進牢房,二话没说就把他按倒在地,几个人一起用脚踩他,直到他起不了身,恶警还指使他同室的囚犯动不动就几个人一起打他。有一次,他随着送手工的囚犯走出牢房,因牢房靠近大门,恶警认为他要逃跑,就一哄而上,把他打个半死,还全所戒严,把所里的所有大法弟子都拉出去毒打。有的被打得皮开肉绽,有的被打得昏迷、不省人事,蔡永华还被锁上重脚镣,并被强行注身份不明药物。

一位叫吴楷涛的学员被绑架到看守所后,恶警要给他剃光头发,吴楷涛不配合,他说:“我修大法,做好人,没有犯罪,不应该剃光头!”一个姓陈的指导员听了,马上指使恶警用铁棍打他,见他还不配合,就让人剥光他的衣服,只剩下一条短内裤,然后用二寸宽、0.5公分厚的铁板抽他,把他打得体无完肤,又下令要他在被太阳晒得滚烫的沙地上爬。一个恶警还嚣张的叫嚷:“你们法轮功最伟大又怎么样?到了这里连只蚊子都不如,我要怎么整死你就怎么整死你,你敢不服还有你好受的!”说着就指使囚犯拖他在沙地上爬,一边拖一边打,直到吴楷涛昏迷过去才把他抬進牢房,恶警看他呼吸很微弱,就嘱咐同室的囚犯看紧他,如果有什么情况赶快汇报。

除了揭阳第一看守所外,揭阳市其他被利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执法机关也发生了一件件耸人听闻的事:揭东拘留所经常利用犯人毒打大法弟子,还以是否打得狠作为衡量犯人表现,给犯人减期的标准,只要所长郑锐鹏向犯人递个眼色,随时会有几个凶神恶煞的犯人围住大法弟子毒打;揭东看守所经常在夜间九点多钟把学员拉出去打,每次都打得遍体鳞伤;揭阳第二看守所所长黄××指使恶警把学员的手脚锁在一起四天四夜,不给吃饭,上厕所;梅云戒毒所强迫学员黄华杰罚站四十多个小时,不准他动一下,直到他支持不住昏迷过去;东阳派出所用木棍打学员,木棍断成三截还不住手;磐东派出所用铁棍打学员,还用脚踩在学员戴手铐的手上,使手铐深深陷入肉里,一只手提着学员的头发往上提;东兴派出所把一个五十多岁的女学员绑架到该所后,夺走她身上的两百多元钱,手表和锁匙,然后十多个人轮番对她毒打,打累了就用皮鞋打,当场就打掉了她一个牙齿;学员吴静芳在东兴派出所被打了一天一夜,折磨得生命垂危,送到第二看守所十天后含冤而死;黄微君在揭阳第一看守所被折磨致死……

现在,迫害还未结束,揭阳市看守所还非法拘禁着黄华杰、蔡汉花、钟列娜、黄丽芝等大法弟子。

上述事例对于揭阳大法弟子所受的迫害来说,只是极少数的例子,而对于全国各地大法弟子所受的迫害来说,更是沧海一粟!还有许许多多的大法弟子被强制洗脑、劳教、判刑;有的被迫流离失所,有家难归,甚至被迫害致死!请大家想一想:这么大的一群人,他们信仰真善忍,实践真善忍,弘扬真善忍,有什么错?又违反了哪一条法律?!人民警察的天职应该是维护法律尊严,保护人民权益,可是他们在江氏政权制造的谎言欺骗下,却把拳头和刑具对准自己善良的同胞,可见江氏政权挑起这场迫害的用心多么险恶,手段多么残酷!

江氏及其帮凶的邪恶行径已在全世界被曝光,在多个国家遭到起诉,全球审江大联盟和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早已成立,希望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者悬崖勒马,悔过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