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蛋蛋的故事


【明慧网2004年10月5日】我一直住在土耳其,去年在国内的老母亲三年一直未见到我,就决定来土耳其看望我,可是小外孙我妹妹的儿子6岁的蛋蛋也吵着要跟姥姥去看大姨,于是这一老一小万里遥遥的就飞到了土耳其。

见面后,我发现小蛋蛋口齿还不清楚,都六岁了,说话还乱儿乱儿的,他说完话了,谁也没明白说的是什么,还得重新再一句一句的问,得费好半天的劲儿,才能跟他对话明白。姥姥和他妈妈愁的呀,就甭提了;好在从小看大的,姥姥能明白他的大部分的意思,能给他当半个翻译;在国内又看儿科医生又看心理医生,也没什么结果,只是说慢慢就好了。

临出国之前,姥爷摸着小外孙的头伤感又幽默的说:“小外孙儿啊,你看你都6岁了,连中国话都说不清楚,这回到国外去,就讲外国话吧,讲外语也许别人能听懂你,留在你大姨身边,在那里好好学外语吧。要不你可咋整啊!”小外孙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就这样他在土耳其玩了20多天后,回去了。两个星期后,母亲打来电话说:“小蛋蛋回国后突然说话特别清楚,再也不乱儿乱儿的了,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儿;这出趟国还出息了!”

当然,母亲是个常人,又不太相信法轮功,但由于我修炼后的身心变化,使她老人家也对法轮功有了新认识,印象也很好,这几年告诉别人法轮大法好,替法轮功喊冤;但她自己还在观望;这小蛋蛋来这里一趟突然讲话清楚的玄机,常人当然不明白,是慈悲的师父给小蛋蛋消了一层业力打开了孩子的智慧啊!我跟妈说,“是我师父的能量场给小蛋蛋清理了身体的。”妈在电话那边似信非信的说:“是吗?!可真神了!”

这是发生在2003年2月份的事;上个月我与老母亲通电话时,她老人家还提起此事赞叹不绝!

说来这个小蛋蛋也有些神奇的事;他四五个月的时候,我在国内,经常见到他,大多数在他哭时谁抱也不好使,哭个不停,每次都是我一接过来就不哭了,而且还静静的睁大眼睛盯着我头顶看,眼珠还直转,小脑袋也略略的晃动,似乎看着光芒的东西,眼光略显神奇的样子!我心里明白,他是看见了旋转的彩色的法轮在我头顶上!这情景母亲和妹妹都看的清楚,都只觉得奇怪;母亲还自言自语说“他好像看什么玩意儿呢!”

还有在他三岁时,他表现出特别的力大无比,在饭店里,他不老实儿坐着,下地将一米多长40公分宽的长形厚厚的木头板凳拖着就走;一般就连大人拖起来也要费点劲儿才能拖动;8个月的时候还站不稳呐,一手把着床头一手就将装着满满5磅热水的大暖壶提了起来;看着都悬。在幼儿园里中午从来不睡觉,精力充沛得很;还很善良,听他妈妈为钱发愁,就在床上拖着枕头喊着卖大米,还告诉他妈妈等他长大了就好了!

小蛋蛋平时还很淘气,什么玩具都拆,没剩一个完整的玩具;99年冬天由于经常来我家(那时我在国内),见我炼功打坐,于是三岁的他也跟着练打坐,我给他看师父的像,告诉他这是师父,从此他就记住了;2000年初,我从网上下载了师父在山中坐着的远景照片,并问他这是谁?他从一米多远的距离正忙着他的玩具时只瞥了一眼就答说“是师父!”他从此回家后经常半夜自己坐起来打坐;一做就是20多分钟;有一次半夜醒来大哭着要找妈妈,我妹妹说:妈妈在这呢!他含着眼泪说:你不是妈妈!还有一次半夜醒来要他妈妈抱他上厨房桌子上吃蛋糕,我妹说没有,他就指着桌子的中心说:你看,就在那呢!(其实我想他看见的是法轮)

他妈妈很奇怪的跟我说了这些;我心里明白,于是就给他复制了一套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带14盘,加上两盘炼功带和两盘“普度、济世”音乐,共18盘磁带装在一个盒子里送给了他,那年他三岁;小蛋蛋从那时得法了。我嘱咐他要经常听,要听师父的话;后来他妈妈说他那么淘气,给什么拆什么,给他买的好几盘宝宝录音带还没怎么听就都把带子抽出来当绳子玩了;惟独大法的磁带,常常拿出来摆来摆去的,从来不拆,还让他妈妈给放着听,听完了还一个个摆好,竟能将一盘带从头听到尾,而不哭不闹!他妈妈问他,你能听懂吗?他点点头认真的说听懂了!在几个月中都陆续的听完了;他妈说这太奇怪了!因为他平时的表现象多动症似的!

他四岁那年我就回土耳其了,一天电话中,母亲告诉我她的几位女友来做客,席间谈到政府如何的迫害法轮功,还说:到外面可别提法轮功的事儿啊!都说法轮功不好!等等;小蛋蛋正在另一个房间玩呢,却听到了,就跑过来说:“谁说法轮功不好?我就是炼法轮功的!”尽管说的不太清楚,可大家都听懂了!那年他才四岁!他从哪里知道法轮大法好啊?他是从心里明白啊!是他生命的本性表现出来的明白,而不仅仅是人说的孩子的心灵是纯洁的道理!

小蛋蛋今年上学了,课堂上,老师说小蛋蛋是个唯一配合她思考问题的学生,跟着她的问题思考,并提出问题,全班的唯一的这样的学生,老师很满意,经常鼓励和表扬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