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正法中来,坚定正念

【明慧网2004年10月5日】我于2001年11月份发真象材料被邪恶迫害,由于被抓时怕心重,说出了同修一些情况,致使同修多次被恶警骚扰,其中一同修被劳教后邪悟。我清醒后,尽量摆脱旧势力利用悔恨的心来毁我修炼的意志。经过师尊多次点化,以及目睹大法弟子面对邪恶的凛然正气,使我看到了自身的自私与差距。我被非法判一年半劳教,在这里主要说一下在劳教所怎样坚定正念,走正自己的路。

在大连劳教院,邪恶利用一些邪悟者来动摇我对大法的正信。当时我害怕极了,怕被转化,我不想放弃大法,两脚都哆嗦。我就背法,发正念,心里对自己说,害怕不是我的本性,不是法,是人的观念与执著。大法弟子怕什么,只有邪恶害怕被解体。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就是要不配合。由于悟性差,保守着旧观念,看见才相信,看不见就半信半疑。我也知道这不是我的先天本性,尽量排斥掉。

到了关押女大法弟子的地方,来了两个邪悟的人,拿了一杯水给我喝,我说:我不喝,我不接受你们的任何东西。我就开始背《论语》,背完后,邪悟的人给我挑毛病,说我漏了几个字,想动摇我对大法的正念。我说不用你们管,我漏了几个字是因为我法背得不扎实,我会改正,你们破坏法才是真的。

这时我想我应该发正念,于是我就开始念正法口诀,一会儿,一个邪悟的人站起来就走了。

剩下一个了,于是我单手立掌发正念。旁边看管的犯人吓坏了,说你把手放下。剩下的那个邪悟者骂我精神病,说你能铲除我吗?我说能,一定能铲除邪恶,你如果不信,跟我一块念“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她说不念,念也没有用。过一会儿,邪悟者见没有市场,就和我旁边看管我的犯人讲话,我说你不要毒害众生,不准说,把嘴闭上。邪悟者一看一点市场也没有,就赶紧向警察报告说:一句话也说不進去。

在发正念时,我感觉一堵墙把邪恶者说的话全都挡住了,我什么也没听见。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来找我所谓的转化了。

后来我被分到八中队,这里是关男大法弟子的地方,曾经有好几位同修在这里被迫害得失去了生命。

由于我不配合邪恶,在肉体上我没有被恶警迫害,但是邪恶利用我没有去掉的执著、怕心钻空子,利用思想业干扰我,成天往脑子里打“你要完了,你不是大法弟子,你要被转化”等乱七八糟的思想。这恰恰是我执著和害怕的地方。有时被邪恶迫害得感觉到心里难受得要命,感觉真要完了,承受不住了。这时我对自己说,我就要大法,背法向内找,发正念,整天发。那时发正念静不下来,但静不下来也要发,不静是执著和邪恶的干扰造成的。我坚持发正念,一会消下去,然后干扰又上来,我又发正念。

后来邪恶一看不行,来个里应外合,首先让我身上长疥疮,又痛又痒,在任何时候,邪恶迫害的根本目地就是动摇我对师父的正信、正念,动摇我修炼的意志,妄图借此毁灭我。不管环境好和不好,什么假象都别信、别执著,就信师父,背法,用法给我的智慧过滤自己的一思一念。排斥解体不在法上的变异思想观念,这些都是黑手烂鬼所能利用的东西。向内找归正自己。

后来邪恶又让我脚痛,成宿睡不着觉。不让睡我就背法,发正念。后来痛得很厉害,越发正念痛得越厉害,在和同修切磋后,同修说:邪恶要死了,坚定发正念。

那时脑子里就是法和发正念,稍微念头一不正,邪恶立刻钻空子想毁掉你,经过一段时间发正念后,脚痛减轻多了,但有点麻木。到期后堂堂正正被释放。

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做得并不好,很平淡,没什么可写的,比起那些精進做得好的大法弟子自己太平淡了。几次想写出来,就觉得太平淡了,就把笔放下了。现在悟到是干扰,最后坚持把它写完了。希望能够给同修们一个借鉴和参考,共同提高。文中有不恰当之处,请同修一定给予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