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科医生不敢相信我能和正常人一样走路


【明慧网2004年10月5日】2003年3月,北方的早春还有寒冷之意。周六的一天早晨,我忘记阳台头一天晚上拖过后会结薄冰。由于不慎,右腿摔出,左腿跪地,摔坐在地。当时只见膝盖隔着毛裤突出二拇指长的骨头。当时,我没有一丝的害怕,只想到没事。爱人把我扶到床上,把毛裤脱下来,看到膝盖突出二拇指长的那个骨头似乎马上就要把肉皮捅破,骨茬儿很尖,整个膝盖骨头真是七上八下,膝盖下边还塌下去一个坑,好像是连接小腿的骨头也断了,家人见此状吓坏了。我非常镇静的告诉家人:“没事,97年一大法弟子被车撞,头都变型了,20多天就恢复正常,啥事都没有,我这算啥!我要让你们看大法的神奇,看大法的威力。”

我想到人体是个小宇宙,正法时期,身体上的每个细胞(骨头)也都应是证实大法的一粒子,你应发挥证实大法的作用,不应接受邪恶势力的迫害和安排。大法弟子的手是有能量的。于是我用手就把突出去大小不一的骨头按回去了。这时腿才能放平。

大约上午10点多,腿渐渐的肿起来。同修夫妇二人来看我,和我一起发正念后,还扶我下地去了一次卫生间。到了晚上整个腿肿得像纸篓口那么粗。血点子也都上来了,但不疼。晚上又有同修来,有的劝我还是去医院吧,因家里有常人,免得给大法造成损失。但我不是这样悟的,想到我是大法老弟子了,医院是给常人开的,去医院就要接受医院的治疗,打钢板,缠纲丝做手术,医生再高明也是常人。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一定能好。有的说:“那咱不用住院,找个接骨医生给接上。”我笑着回绝他说:“常人的接骨医生每天都给病人接骨那手不干净,我大法弟子的腿怎么让他掐?”家人和同修的劝说都没有动了我的心。当时想到铁拐李不也修成了吗?这一念刚出,马上意识到,这不是我想的,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要做证实大法的事,讲真象是要走路的,怎能象铁拐李瘸呢?立即铲除这一念。

我坚持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对我腿的迫害。发正念时,看见观音菩萨穿着白袈裟横飞过来意思是要给我治腿,我毫不犹豫的告诉她:“我有师父,我师父的法身给我治。”她就飞走了。我悟到这是考验我修炼是否专一。晚上睡觉时,往右翻身可以,但往左翻身却不行,我想到,我是大法弟子,我是神,想到是神不是常人真的就能翻过身来。

第二天(周日),单位的领导和同事们前来看我,看我腿肿得象大木头似的,劝我还是去医院吧,我笑着告诉他们“没事”,谢谢领导和同志们的好意。说起来也巧,自从江××集团迫害法轮功四年来从未联系过的二位同修姐姐,打来电话,要来看我。我心里高兴的悟到这是师父派来的。二位同修大姐大约九点多来到我家。我们一起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大约十点我便神奇般的下地了。走到方厅坐在沙发上还能双盘。接着就做饭、炒菜,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周一我照常上班(只是走路走的不太好)。同事们看我上班了,暗自称赞炼法轮功真是神奇。

就这样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利用这腿讲大法的神奇。炼功时,感觉到膝盖骨头在出汗,真感觉到象手指盖儿大的法轮在旋转。有时还感觉到这条腿像站在莲花里,花瓣缠着腿一样。腿红,青肿也一天比一天消。

在这期间,同修无论谁来到我家,都和我一起发正念,腿始终是不太疼,当我正念不足时,就感到膝盖的骨头有竖竖叉叉的感觉,走得就不好。当我不承认这些感觉时,想到自己是伟大的神,证实大法的神奇,走得就很好。我把心放下,没有把它当成事,每天照常忙家务、洗衣、擦地、做饭、上班(上楼下楼)刚开始上楼时,我腿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跟着上,同修说:“这象什么啊,上,正常上,该怎么走就怎么走。”在同修的帮助下,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不是常人,真就能正常上楼下楼。

大约在第十二天,我坐在床上,突然感觉到膝盖有用两只手象往一起对,穿针钻眼似的,我数着数一、二、三、四……共十二下,声音还很大,然后用手往起托,合的感觉,接下来就听到膝盖骨自己能咯噔咯噔的调整,幅度很大,然后伸直,放松,反复动作。我立时就激动得流下了眼泪。因我知道,这是师父为我调整了,师父不允许邪恶再迫害我了。

从那天起,刚开始只是调整半个小时,往后时间越来越长,每天晚上由半小时到40分钟,到一个小时,到我睡着,调整的幅度很大。而且还能听到响声。真是骨头在动弹,盖着被都看到鼓动。再后来,不但是晚上,白天把腿放平,或坐着,站着都能看到调整,膝盖骨在动弹,谁看到了都说是挺神奇的。

自从这以后,每天都自动调整,肿消得很快,血点子,青紫(就像泼上钢笔水似的)一天消下去一大块,一天消下去一大块,每天晚上脱裤子都能看到一天一个样,而且膝盖那个部位返回本皮本色最快。没几天腿肿就消失了。走路也就更加自如了。

左腿自然调整的时候,家人就看着我问我,给你调整怎么看不见他的手呢?我就给他讲:物质精神同一性的道理,你看不到动手动脚,就可以做常人动手动脚都做不来的事。

为了证实大法,我去同修家、去同事家、去朋友家、回老家,让他们目睹、亲眼看到大法的神奇。

虽然走路自如,但这条腿在上床时,还得借助手搬一下才能上床。腿自然抬,还是抬不起来。大约在第二十五天吧,我坐在椅子上,和一同修正在讲这腿的事,突然间,就像吊车一样,一下子就把腿叼了起来,起、起、起、伸直。家里的人简直看惊呆了,急忙拿来木凳放在膝盖底下,我说不用,拿走,就这样,抬起、伸平,回弯、放下、来回二次,腿就能自如抬起,脚脖子自然回转。

从那以后,我趴、跪、抬、跳,怎么都可以,一切都正常一样了。只是膝盖摸着似乎有一横坑儿。但我想到师父说的“大道无形”,只要我能正常走路,能盘腿炼功、能走路讲真象就行。我现在每天要走很多的路,做我们应该做的事,只是在我走累的时候,或和谁谈起这件事时,还可见到腿自然的调整。

后来我见到一位骨科医生,她简直不敢相信我能和正常人一样走路。她讲在医学上要动手术、缠钢丝,半年、一年能下地,都很难说,医院就是能治到最好的效果,走路腿得一甩一甩的。正常的回弯不可能。你第二天就能下地走路,还能双盘腿,你能这样正常的走路,真是奇迹。在医学上我解释不了,修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这件事,使我更加深刻地体悟到了:1、好坏一念之差;2、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有多深,法的威力就有多大;3、坚信的同时,还要把心放下,什么都不要想,就做我们应该的事,美好就在其中。

借此机会,向恩师、向跟我一起发正念的同修表示真诚的感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