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安门城楼和故宫发正念


【明慧网2004年10月6日】我是一个老年大法弟子,1999年得法。我的小孙子10岁,从我得法开始,一直跟着我在大法中修炼。师父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发表后,我们有一种特殊的紧迫感。正邪交战的重点是北京和纽约。我俩商量着要到天安门城楼去发正念。不言而喻,一拍即合,我们还邀请孩子的爷爷(不修炼)和我们同去,这样更方便一些。

9月5日是星期日,孩子不上课,我们就选定了这一天,我觉得大法弟子要时时事事展现出自己的风貌,在穿戴上也不能随便。我为孩子挑了一件黄色T恤、西装短裤,自己穿的是白色丝绸上衣、花裙子,两人都戴了一顶白色太阳帽。其实这天的天气特好,不冷不热。事实上我们所到之处,恶警们不仅不敢盘问我们,甚至没有一个敢正眼看我们一下。

小孙子要去天安门城楼发正念,很兴奋。早上6点就醒了,和我一起学会儿法,吃过早餐后,大约9点钟,我们一行三人就打的出发。

昨天晚上我在床上打坐,天目中看到自己抓住了一条蛇,这条蛇还活着,蛇头往上扬,有试图挣扎逃脱和咬人之意,但我并不怕它。据说山里人捕蛇,一般都是抓住蛇的尾巴,并往上一提,那蛇身上的每个骨节就会脱开,这蛇就不能动了,从此失去生机。我就这么一想,这条蛇就不见了。师尊的点化,在我的心里升起必胜的信念,恨不得快快到达天安门。我们告诉司机,将车子尽可能开到天安门广场的地方,直到不能再往里开为止。车停了,第一个映入眼帘的是一辆110警车,我对着警车发正念,告诉它不要再听邪恶摆布,干迫害大法弟子的蠢事。在警车不远处,忽然我发现一个同修,我们素不相识,但不知为什么,我断定她就是同修。我们没有说话,但我俩的目光不约而同的凝聚在一起,那感觉好像双方都有许多话要说。小孙子拉着我的手没有停步,继续往前走。

我请师父加持,默默的发着正念。意想着今天谁要在这里迫害我的同修,就叫他现世现报。我的先生告诉我,前些日子,他陪他的一位同学去天安门,看见了恶警抓法轮功学员的事。今天还好,我们一行三人慢慢由南往北走,一直到离开,没有看到这种事情发生。

整个天安门广场,到处停放着警车,戒备森严,根本不像个供人游玩的地方。游人并不多,但穿黑制服的警察,穿草绿色军装的军人,穿白上衣,蓝裤子的便衣(据说还有穿普通人衣服的便衣)比比皆是,用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我看到天安门上空许许多多大小不同的,密密麻麻的法轮在我斜上方急速的飞旋着,我没有忘记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师父的声音回响在我的耳边:“横扫乱法烂鬼 别说慈悲心淡”(《天又清》)。

过了金水桥就来到天安门的城楼下面,买好门票,寄存小件(就连小水瓶也不让带入)然后分男女两个入口排队上楼,入口处除仪器检查之外,进去的每个人还要被门口的执勤人员从上往下摸一遍。我先生实在看不惯,脱口说了一句:“这不是搜身吗?”据说轮到他进入时,那人稍微收敛了一点。

我带着小孙子沿城楼慢慢走,边走边发正念,转了整整一圈。据小孙子说,在天安门城楼上,他天目中看到的魔比其它地方多一些,也大一些,但数量都很少。

据入口处检票的人说,在天安门城楼上只能呆20分钟,就要求下来,而我们前后呆了有近一个小时。

从天安门城楼下来继续往北走就到了故宫,本来我们想就此回家的,因先生执意要去,就只好跟着去了。

小孙子一路跟着我们往前走,对故宫内许多新奇好玩的地方没有一点兴趣,在回家的路上,他告诉我:“我若不是为了发正念,我才不到这些地方来哩。”我在心里暗暗高兴:师父的小弟子,真棒!

出了故宫,已快中午了,我们准备回家。在经过地道口的时候,忽然发现有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好像是腿有点毛病,他迎着我们来的方向伸过手来要钱。

在北京这个地方,几乎常年很少看到乞丐,据说是街道办事处或派出所的人,只要看到他们就抓,要把他们送回原籍,美其名曰有损首都形象。今天在这人流多、岗哨多的所谓繁华地段,又是大白天,怎么会有人行乞呢?

我没有来得及想那么多,身上正好有零钱,便随手取出一元给了他,并告诉他:“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我万万没想到,他接过钱之后,欣喜若狂,跪着不断向我拜,不断的说谢谢,一直到我们走远了。当我回过头来的时候,我还看到他,趴在地上,追随我离去的方向,朝我招手,还听到他在喊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