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桦甸市启新派出所恶警绑架、恐吓儿童


【明慧网2004年10月6日】我叫张悦,今年9岁,过端午节的头一天,陆姨领着我到大坝去遛达。不知为什么,忽然有二个人把我和陆姨团团围住,还问我们是干什么的。之后,不由分说,就把我和陆姨塞到一辆车里。其中有一个人叫方××,他拽着陆姨的头发,强行把陆姨塞入车里,我也不想上车,姓方的就硬把我拖上车,还把我的脚脖子拖出了血。陆姨在车里立掌发正念,车出了毛病,听说好像是油箱坏了,漏油。这样,不法人员们还不死心,又打电话到局里,不一会儿,又来了一辆面包车,把我俩拉走了。

到了一个可能是派出所地方,后来知道那是桦甸市启新派出所,不法人员们就把我和陆姨隔离了,他们要非法单独审我。先是一个人问我,讯问的时候警察人员不得少于2人,何况是一个孩子。不法人员问我,几岁了,叫什么名,在哪上学等等,我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干什么,所以我就不回答他。后来又来了一个人,两个人一起审我,我不回答他,其中一个叫杨峰的人气得上来就在我的脸上打了一下,我告诉他打人是犯法的,不知谁说了一句,打你新鲜哪。

后来他们又轮番来问我,问我妈妈叫什么名,爸爸叫什么名,家住哪儿等等,我看他们不象好人,不知道他们又要干什么坏事,所以他们问我老师的名字,当时我又冷又怕,告诉他们了。不法人员们又把我老师叫来认我。这时已经是后半夜一点多钟了,然后老师告诉了他们我爸爸、妈妈的姓名,最后他们让我在一张不知写些什么的纸上签字,因为我不知道写的是啥,我就不签,没办法,他们让我老师签了字。

这时,我已经冻得浑身直哆嗦,我只穿了一个小裙子,我蹲在地上,我好想爸爸、妈妈,还有那个温暖的家。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呢?他们是警察吗,是警察为什么不穿警服呢,警察叔叔不是爱护孩子的吗?怎么还打小孩呢?怎么能不让我回家,不让我睡觉,不让见爸爸、妈妈呢?

就这样,直到早上4点多钟,他们才把我送回了家。直到现在,我还时时不寒而栗,我好怕这些在大街上随便就能够劫持人的人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