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朝阳市大法学员霍会贤近日被抓又释放的经过


【明慧网2004年10月6日】9月22日上午,我正在家里看孩子,恶警齐宗民和一个姓王的突然闯进我家,进屋就翻,把我所有的大法书籍,真象材料以及师父法像全部抄走。齐宗民一翻箱子,看见一个信封里有钱,马上装他兜里,我年近80岁的母亲说:“你们别动,那是我的钱。”齐宗民说:“你这里到底有多少钱,你说个数,对一对数。”我母亲说:“我这么大岁数,也记不住了。”后来老母亲哭了,齐宗民才从兜里把钱掏出来。他们把我家翻得不像样,把我们所有的东西全部拿走。齐宗民又打电话叫来二、三十警察,把我们所有的东西都拿到院子中间给录了像。它们这种行为和土匪有什么两样?我一个个的向他们讲真象,他们也不听。

一点钟左右,他们要把我带走,我说:“我不去,有话在这说。”他们过来两人动手来拖我,这时我的老母亲昏死过去,可他们并没因此而住手,又过来两个人把我强行弄到车上去,给我戴上手铐子。一路上我就喊“法轮大法好”,他们不让我喊就把录音机打开大声唱。到了北塔警署他们都吃饭去了,把我铐在铁椅子上。

下午二、三点钟的时候,他们把我送进十家看守所,在十家看守所,每天二、三个小馒头一碗清菜汤,每天十六元伙食费。9月27日,我因绝食抗议,第五天上厕所时昏倒在厕所里,屋里人喊看守,看守说把我弄到床上就走了。后来他们把我送到朝阳二、三四医院检查,做CT得等一个半小时才出来结果。他们就把我放在医院的水泥地上,有一个女恶警用脚还踩着我正在哆嗦的手,不让哆嗦。有很多过路的人问:这人怎么了?他们说:这人喝酒中毒了。他们无处不撒谎,哪里还有一点点人性。

9月28日,因病情没有好转,他们怕承担责任,叫家人把我接回去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