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张饼


【明慧网2004年10月8日】暑期回家的时候,我见到了许多村里的长辈们。和他们聊天儿时,我跟他们谈到了外面的世界,谈到了法轮功。有的据说平时是非常固执的人,这会儿也都改变了态度,有的准备学功了。

当地的同修都说:你真行,我们那么苦口婆心都不曾打动的老顽固,你很快就说通了。我说:这不都是我的功劳,一方面是正法的進程推到了这儿,另一方面,是你们前期已经给他们吃完了八张饼,包括一轮又一轮的宣传单页、真象光盘、劝善手绢、护身符等等,在他们的心里正义已经开始渐渐的占了上风。我的到来,面对面的解疑,解体了背后操控他们的残存邪恶因素,就象刚巧送来了第九张饼,才让他们感到量的积累达到了一定程度,终于吃饱了一样。

所以不能只看表面现象,感到我这么讲你怎么还这么不悟啊,其实不然,我们曾经做的每一次讲真象行动,都是在打基础,在积累,都没有白做。

今天,当我们心中充满慈悲的时候,也应该是对方很快就走到柳暗花明的时候了,只要我们充满正信,坚持下去,一定能行。

一天我遇到一位军官,刚谈了不久他就火了,几乎是大骂:“你怎么能这样说我们的‘江主席’,他是……,怎么会做出对不起老百姓的事儿呢?你这是反党、反社会主义!”

我问他:“你了解的江泽民不都是他自己对你们宣传的吗,它只允许你上军网,它出卖国土的事告诉你们了吗?它镇压法轮功、迫害善良的百姓告诉你们了吗?它投资四十个亿为一个女人建歌剧院的事告诉你们了吗?你上过国际网站吗?全世界人民都知道它祸国殃民,你在维护它什么呢?除了它自己的表白贴金,你还知道什么呢?却固步自封,自以为是……”他没等听完就气愤的转身走了。看他的样子,我想或许他已不配听法了。不再理他了吧,但又感到他太可怜了!我就对着他不停的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

过了两天,我在小区的门口碰上了他,他表现得极不友好,借口说要帮助姐姐找孩子不想理我。我就势讲了些关于教育孩子无私的故事:有一次孩子们春游去,我家孩子一直背着两大瓶雪碧,玩到后来喝饮料时,他主动倒给大家,倒着倒着,他觉得瓶子越来越轻,恐怕轮不到自己那杯就要没了。是给大家倒满呢,还是给自己留一点?他犹豫了一下之后,突然想,我是大家的保卫者,怎么能和被我保护的人去争嘴呢?于是给人家都倒满了,结果自己没有喝上。他说虽然天很热,但心里很爽快。军官有点感兴趣的说:这个孩子真可爱,现在哪里有这样境界的人,我都喜欢他了!

有一天晚饭后,我从窗子看见他在楼下遛弯儿,就下楼主动打招呼。我站在他的角度从他那儿想想,他已经接受了三十多年的无神论教育,而且现在每天面对的还是江氏集团的灌输。既然他不想吃饼,那么我就送给他个馒头充饥吧。

见面以后,我没有再提江××的事,只讲我是怎么样做好人的,举了许多工作方面遇到的矛盾是如何退一步解决的,讲了许多关于真诚、善良、宽容的故事,其中有两个故事是这样的:我曾任职的公司有一天各市场部经理开会,关于分配费用的事。由我负责,按各地区的实际需要情况分配了。一个一直和我在同一个办公室工作的经理不高兴了,认为我应该偏向他,给他多点。我没有解释。

散会后夜已深,我搭乘他的车回家,一路上他没说一句话,到离家大约还有二里多路的地方时,他停下车,请我下车自己走回去。当时正值隆冬,寒风刺骨,而且是很偏僻的地方,根本打不着车,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一个女人,倒不是觉得害怕,只是很委屈,就对他说:我给你讲一件事,本来我想一辈子都不讲,但现在我要讲。记得那次你从北京出差回来报销的事吧,公司规定通讯费只能报200元,你坚持要全额报280元,并当着许多员工的面说要去找老总,我知道老总一定是执行制度的,对你不利,但一时又无法说通激动的你,就同意报销了。但超额的部分是我用自己的工资垫付的,尽管如此,我不后悔。说完我就沿路朝黑暗中走去。不一会儿,他那雪亮的车灯照了过来,执意让我上车,我没有拒绝。他把我送到家的时候,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和你比较,我这个大男人真是太狭隘了!

另一件事是发生在去年年中的总公司工作会议中。会上公布各省公司的总经理从当月起增加薪金3000元,没有提要给副总加薪,这些来自各省的副总们都很生气,纷纷要去找领导。晚饭后,我听到一阵纷乱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的传到房间里来,果然是忿忿不平的一群副总经理,叫我和他们同去。

我让大家進屋坐下,平静的说:我不了解你们的情况,但我认为我是没有资格去找的,因为目前我的工资标准是当时我们的市场销量达到200万时总公司给定的,现在我们的销量在下降,却没有下降我们的工资,我已经很知足了。我们的工资都是由我们自己在市场上创造出来的,而不是谁给施舍的,如果我们没有创造出来那部分费用,那么我们从哪里能够要得来呢?把谁的拿来给我们才合适呢?其实,总公司的生存也很不容易,或许为了防止总经理离职不得已才这么做,那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大家都不再作声,然后默默的散去了。

我又讲了些富有哲理的小故事,比如小蚂蚁的故事,关于爱的链条的故事,等等,他听完以后,最深切的感受是:“你是我认识的人当中文化修养和精神素质都是最优秀的一个,道德水准远远的超过我生活的圈子里所有的人,没有遇到过,头一次碰到你这样的人。我想把这根爱的链条穿到学校里去,让每一个军官都学会替别人着想。能和我做个朋友吗?我想知道得更多!”“当然愿意,你是我认识的唯一的一个军官教授。”

后来,我说学了法轮功的人都象我一样,甚至更无私。于是给他讲清了真象,他吃完了第九张饼,终于饱了。

8月1日建军节那天,他给我发来一则短信开玩笑的说:×××(某位国家领导人)让我代表全党、全军向你表示诚挚的感谢,祝节日愉快!还告诉我,他将把这些(真象)消息带到他任教的军官学校去。

我听了几乎想流泪,这不是全军的希望嘛!

同修们,抓紧给你周围的朋友们吃第九张饼吧,相信曾经的积累,相信他们很快都会吃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