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哈顿之行小记


【明慧网2004年10月9日】在即将前往曼哈顿的前夕,正在准备行李,10岁的儿子突然使着性子不高兴的说:妈妈你不要去好吗?语气中带着依恋,我抬起头来,不假思索的告诉他:妈妈是要实践史前的誓约啊!去救度众生啊!这是来自深层的呼唤,我世界的众生我看不到他们,甚至一点都体察不到他们,可是熔炼在慈悲伟大的师父的法理中,我仿佛听得到他们的呼唤声,依稀看得到他们企盼的眼神,在一次次讲真象之行中,我常常问自己:我是否有负于你们对我之所托啊?我对得起慈悲苦度我们的师父吗?

就这样扛着一些资料,简单的行李和90朵尚未翻开的纸莲花,跟随台湾几十名学员一起来到纽约曼哈顿:一个宇宙中邪恶聚集的地方,展开一场近距离正邪的交战。一下飞机原本正常的鼻子开始像过敏似的发酸,警觉到要主意识清楚,时时发正念,很快的就恢复正常了。台湾来的学员人较多,我们这组约有10多人。第一个礼拜做酷刑展。第2个礼拜在中央车站及街头洪法。

在这儿主要要提的倒不是琐碎的细节,而是就这两个礼拜的经历提出一点看法以供以后前去曼哈顿洪法讲清真象的同修做参考。

来到美国第一个感到冲击的是这里的人通常是讲英文。对不谙英语的人就像是進入另类空间,只能以对方肢体语言表情和自身的状态来揣测对方的意思,而且经常会猜错,更缺少一份直接的互动,可是毕竟学习英文需有一段过程,提议一点都不懂英文的学员仍要用心学几句问候语。如已有英文基础只是因为少用而不熟悉的学员在来美国之前建议先读一读《转法轮》英译本,复习复习以前学过的单字片语,在讲真象中临场要用时词汇真会源源不绝,基本表达是没问题的。几天来所遇到的几个主要问题不外是:你们在做什么?法轮功是什么?他们为什么会被迫害,被酷刑?我能给予你们什么帮助?等等。至于听力方面也是熟能生巧。

我们通常至少4个人一起行动,二至三人做功法展示,一至二人发资料,当一些人炼功时,即便是再行色匆匆的人也会留下印象,每天都吸引许多的西方人路过留影纪念,询问问题,西方人思想较单一,大多开朗外向,对××党了解较清晰,经常是一讲就明白,无须太多解释而且富正义感,愿意协助中国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学员炼功时动作越整齐,打坐姿势越标准,状态很好时,照相和想了解真象的人就很多,所以不要不好意思提醒打坐时在打瞌睡的同修或动作不正确的同修。

由于我们准备的看板类资料足够,有时放在地上,有时挂或贴在栏杆上,有时学员自行拿着,都有吸引人们注意的效果。此行有同修提到西方人的文化,讨论是否要“主动”向前搭讪,找机会讲真象或被动的等他们询问等等。我们一行4人曾采取一边举着真象资料走动,到一人潮处则定点炼功20分钟,再移动的方式。有目光注意我们时就主动讲真象,效果很好,很少有跑开拒绝听的,除非他正好有急事。知道法轮功真象的人们无不感到震撼,对我们更是投以钦佩和嘉许的表情,主动礼貌的与对方搭话,即便他不接受资料大多也有礼貌的回绝,只是学员要注意自己的态度,大多反应是相当好的。每一组至少搭配一位会讲英文的同修。

在中央车站发资料时,发生了一件事情,一位美国人知道我们大法的真象后,看到一张张中国国内学员受酷刑的照片竟激动的对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大喊起来,指着照片一直反复重述他们只是因为简单的打坐就会被杀死,被酷刑,你们知道吗?你们知道吗?当我们去建议他不要这么大喊时,他告诉我们讲真象就要这样讲。他离去时,对我们仍是连声嘉许,说我们要继续揭露邪恶等。回去后大家也就此事做了一些交流。提议第二天可考虑用喊话的方式直接唤醒冷漠不接不看资料的族群。在最后行将回国的几天,在同修的鼓励下,在各路口人潮聚集的地方,面对着匆匆走过的人群大多不拿资料,我们真的就直接用喊话讲真象的方式,很多人象大梦初醒一样投来支持的眼光,旁边的同修边发正念边递上资料。即便没有拿资料的人也大概知道我们在干什么了。

我们是一群来自世界各方的大法弟子。在曼哈顿,每个人都在揣摩着如何更有效的讲真象,救度众生,也在这过程中修炼自己,修掉不敢说英文的怕心,修掉说错了会被笑的自尊心,还有依赖心,安逸心,坚持己见的执著心等等许多原本察觉不到的各种心,提高就在其中。两个礼拜来几乎天天都是好天气,在高耸入云的华厦中,隐隐透着秋天的暖阳,曼哈顿啊!你又是何其的有幸啊!在伟大慈悲的师尊呵护下,在宇宙的历史中将记录下这辉煌的一页,这必然的荣耀也将属于全世界的大法弟子。衷心谢谢师尊!

以上是我在此次曼哈顿之行的一些建议和感想,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