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街头讲真象的体会与花絮


【明慧网2004年9月25日】现在去纽约的功友也不少,有时一天下来真不知做了些什么,似乎跟着大家在一起,或者炼两套功下来,一天又过去了,看到别的功友举着画板出去一圈又回来,很是羡慕,自己也曾做过,却觉得还不及在酷刑展的地方呆着好点。这次来纽约四天,最后两天因为换了个地方,从酷刑展经过的地方人多极了,却没几个人拿资料,停下来看的人也极少,我发资料的手伸了半天也没人拿资料,心里挺难受的,觉得这些人难道就这么不可救要,也许这也是师父要我们来这里的目地吧。我觉得一定要想办法突破,不然真的是在这浪费时间了。最后一天,我再次决定约一功友举展板出去发资料。这次我们向1、2、3大道的方向走。因为以前的教训,我不敢多拿资料。

走出没多久,我就知道这趟走对了,接资料的人比在摊位上的人多多了,我也能充分发挥自己能跟别人搭话的特长。这个方向的人不多,属于住宅区,其实也不远,我们却转了两个多小时,我们三个人身上的中英文资料全发完了,报纸,传单及中英文光盘,最后连我们当地的传单也不得不发出去了,走到哪,两边的人群都在看我们的展板,更难得的是我们找到各种机缘跟他们面对面讲真象。下面略举几个花絮:

* 搭话

纽约街头卖水果,热狗的小摊非常多,并且还连在一起。我们经过两个印度人的小摊,卖水果的人A正没客人,就听我讲真象,那位卖热狗的人虽然有客人,也巴不得能多听点,什么资料也不愿落下,边听着边看着我身后功友举着的展板,看A很是喜欢法轮功,我干脆教他最简单的第二套,另一伙伴不时的侧头看。考虑光盘可能不够,我叫他们分享一片光盘,这时,A有客人了,我们也考虑该走了,因为炼功点、联系电话已经交待好了。

走了几个街头,又遇到五六个说西班牙文的人围在一个买书报的小摊聊天,我一过去,话题马上转到法轮功上了,他们听我们说了因为炼功就受到迫害的事,表示很是同情与不可理解,问题大致都是为什么镇压了,因为我给他们不同的资料,有人问我们是不是有开法轮功的课,我们说没有,但有炼功点,他们问费用,当得知是不要钱,真是惊呆了,表示非常有兴趣学炼,我们离开时,他们拿着真象资料,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向我们告别。也许是他们明白的一面看到了自己美好的未来吧。

还遇到卖工艺、卖披肩的小摊位,也不知是哪国来的人,都成了我们讲真象的对象。他们有人见过我们的酷刑展,都问我们怎么帮忙,他们又没有什么地位。我就说:给你的客人讲讲真象吧,一定会给你带来好运,我们之所以跟谁都讲,是因为我们相信每一个明白真象的善念都会贡献一份力量,就会知道怎么来帮我们。曾经非常喜欢看一些烂漫的旅游记,看各国风土人情,而今天我却有机会当面访问来自不同国家的百姓,并且带给他们大法的真象,介绍大法的美好。

* 正义的美国人

可能在一家旅馆的门口吧,那个人也许就是里面的经理了,看到我们,非常激动,他说,他已经看过我们的酷刑展了,非常气愤,特别是看到李祥春的事,很多人对美国政府的不充分支持表示不满,表示他们应该做出更多的努力,给了他报纸光盘后,他向我们多要了几份资料,说一定要给住在里面的人看,并且要给他的儿子看光盘与报纸。这时,一位女士进去了,他赶紧问我们有没有给她资料,他听到给了,才放心。他觉得我们做得非常好。

一对母女正要进一个大楼,我上去给她们资料,她们一拿到就看,我在一边给她们讲,她看到有白宫的电话,就说,“我要给白宫打电话。”马上又问我怎么讲比较好,我给她提了李祥春的事,至少叫他们早日把李祥春救回美国。我又提了因为中国给美国比较大的压力,所以美国没有给予更多的支持,而那位有正义感的女士却说,那是因为我们没有打足够的电话,发生这样的事情是不对的。

* “等一下”

一位母亲带着孩子在街头寄信,我习惯的请她看法轮功资料,有点以为自己太唐突,她却说“等一下”,她投好信,马上拿了我的传单。一看,马上问哪里学功,给她的传单上刚好有纽约不同地区的联系电话。她非常满意的走了,说她一定会打电话的。

资料几乎发完了,我们几个人一起只剩一份传单和一张光盘了,我们向着酷刑展的地方回去,在六大道,越走楼越高。突然,功友似乎听到一个来自空中的声音,一抬头,啊,有人在不知多少层的楼上叫我们呢,“等一下”。这时,楼下站着的几个人说:“他向你们要资料,叫你们给我。”显然他们是朋友。我们也乐了,把仅剩的一份资料给了他,包括那张光盘。他的朋友说:“他有电脑,可以看。”站在一边的女士看没有她的份,一声不吭,已经没资料了,但我突然想起还有一张有我们当地联系电话的传单,就找出来给了她。我告诉她,上面还有我女儿的照片呢。她激动的说:我以为没我的份了,没想到我还真幸运。

* 发资料的经验

纽约街头很多供人休息的地方,并且多数属于私人区,但如果人少,并且只是过路,别人是不会说的。坐下来休息的人心比较静,比较容易接资料。在曼哈顿的街道转弯处发现经常堵车,在路上停车的司机非常容易接资料。这里有一个差点让我明白的一面遗憾的故事:我给一辆非常高的车的司机发了一张传单,正回到人行道(注:我只给离人行道最近的车辆发资料,绝不能影响交通),正看着车辆,突然看到一张失望的脸正在关上车窗,我马上意识到是接资料那辆车的后面的司机以为我会给他也发资料,所以早早的打开车窗,而我没看见。这时,我马上走过去,他也马上又打开车窗,非常高兴的接过资料,满意的开走了。这是我那天最紧张的一刻:差点放过一位想看真象的众生。

回到酷刑展已经快3点了,没站多久又有功友约我出去举展板发资料。我答应了。离酷刑展没多远,资料就发得特别快。让我们吃惊的是那些一看就是刚下班的人竟然都接。他们肯定早上经过我们的酷刑展,走了好几条街,都这样,行色匆匆的人这时竟然接资料。我们走的道人不多,我和功友想到他们可能下班了心情比较放松,而路上人又不多,所以愿意接资料。

再回到酷刑展的地方,我和几位功友就准备回DC了,我们举着一块展板,边走边发资料。到了上车的地方等车,人呀,真的象潮水一样的涌过来。功友高高的举着展板,人人都看,拿资料的人却少得可怜。我决定与另一穿大法黄T恤的功友炼功,听说这时资料又好发一些,但还是少。

由几次来纽约的经历,我们与几位学员交流后觉得,在人多的地方我们可以以举展板为主,大面积的清理他们比较麻木的心。比如在时代广场发资料,那里简直是人山人海,来去匆匆,我们就由一位学员高举展板,守在路口不时转动展板前后的方向,让过往的人既能看到迫害的真象又能看到法轮功和真善忍等信息,而另两位学员专发资料,我们发现,几乎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会抬头看展板,也有许多人接我们的资料。看着时代广场四周大楼上的现代化的、花花绿绿的宽大的广告,对人来说已经不那么新奇,而我们的真象展板却是一个活的广告,每一位过往的行人必看,是那些商业广告无法比的。记得一个月前,刚开始在曼哈顿街头讲真象时,我们在一个地铁站遇到一位美国人,他看到展板上迫害真象时对我们说“你们做得好极了,就要让美国人看了之后,晚上睡不着,脑子里一直在出现。”我们遇到的一位白人女士更是一针见血,她说“要停止迫害,就要让美国人停止去中国做生意!”

而在人不多的街头,我们一样举着展板,有更多发资料和当面讲真象的机会。我们觉得,我们许多的讲真象小组,举着展板边走边发资料,不久的将来我们的足迹将会走遍曼哈顿的每一个街头巷角,把真象讲给每一个有缘人。我们相信时间长了,是钢铁也会被熔化的。我们就这么坚持下去,不断的调整自己讲真象的方式,我们的正念,我们从大法中修出来的智慧和慈悲,一定能打动曼哈顿民众的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