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团河劳教所恶警体罚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4年10月9日】这是2004年9月底被释放的一名大法弟子揭露北京团河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一些情况。

团河劳教所三大队以面壁而坐的刑罚对大法弟子进行肉体与精神上的摧残:(面壁而坐是指强制把大法弟子面对墙壁笔直而坐,用膝顶墙面,眼距墙面仅尺余,不准动弹,不准闭眼与斜视,并由因财产类等犯罪而被劳教人员看管。)
1. 大法弟子高昌泽在04年7月份出操时因高喊“法轮大法好”,9月8日被延期3个月,现在三大队5班,每天被强制面壁而坐,并有两个普教看管。(普教指因财产类犯罪而被劳教人员)
2. 大法弟子贾守新因拒绝放弃信仰,现在图书室面壁而坐,并有两个普教看管。
3. 大法弟子张永立因拒绝放弃信仰,劳教所以他违反劳教所的所规纪律为由,04年9月8日给予警告处分,并强制他在筒道里面壁而坐,取消家属接见。

面壁而坐这种刑罚对大法弟子肉体与精神的摧残,特别是对精神的摧残无形而残酷,稍不规范,轻则遭邪恶普教与邪悟者的挖苦与辱骂,重则遭他们的拳打脚踢。

在02—03年期间,长期被这种刑罚迫害的大法弟子还有刘威、赵辉、李峭松、钱世光、李伟、刘全旺、孙志刚、刘建开、王洪立等。

在这种迫害中,得到恶警赏识的普教有狄新文、魏洪涛、尹国哲等,换句话说,它们是恶警教唆下迫害大法弟子的主力军、恶人。

关于集训队的一些情况:

04年3月2日之前,里面对大法弟子很残酷,每间屋子只关一个大法弟子,门窗都用报纸糊起来,不准与外界接触;炼功者都被绑在床上,由普教看着。每个屋子里的普教也不准互相走动、不准随便讲话,以免泄露屋里关的是谁,消息被严密封锁。打人、谩骂、电击时有发生。不让喝水、控制上厕所;一顿饭一个窝头。窝头给吃之前,冬天要放在室外冻硬,冻成带冰淋;别的季节要用微波炉把窝头烤得硬了、焦了,才让吃,还不给水喝。绝食的大法弟子每天插管强制灌食,令人发指。

04年春节大法弟子彭光俊被恶警赵江等迫害致死后(这件事其实劳教所里的很多人都知道),04年3月2日后,环境变化很大:集训队重新整编成一个独立的队;从队长到所谓进行包夹的普教,大部分都换了新人;纪律上没有了使用电棍等刑罚的权力;玻璃窗、门上的窗,都是敞亮的;伙食也没有了窝头,正常了。到7月23日前,还可以换着到楼下活动活动;劳教所的头还经常带些人去检查。

04年7月23日集训队解散,改为八大队。再有被非法集训的大法弟子,转送劳教人员调遣处集训队,那里都是小号,迫害更加残忍。

在团河劳教所(04.3.2—04.7.23)继续遭迫害的大法弟子有温继忠、张久海、田恩泽、李海林、白绍华等。

温继忠,在里面已经关了很长时间,遭受了不少折磨。

张久海、田恩泽,因拒绝写四书(保证书、决裂书、认罪认错书、揭批书),劳教所说是正常调队,把他们关進了集训队。

李海林,因拒不屈服,赵江等恶警天天晚上不让他睡觉,熬到凌晨2点多;他拒绝再去办公室受迫害,被赵江一个耳光打掉两颗牙,遭毒打后给予警告处分,后送集训队集训一个月,送去时有所长李竞和倪振雄等人跟着。

白绍华是拒不屈服,警察恨他,就想了一个恶毒的招:让他在闸门外等(闸门是警界线,过闸门即为逃跑),白绍华人一到,一帮恶警一拥而上,把他摁倒在地,拳打脚踢,以逃跑为名给处分,集训一个月,一个月后以正常调队为由送集训队。

04年7月23日,温继忠、白绍华调一大队;田恩泽、李海林调回三大队。

现在,李海林、田恩泽、张久海劳教期已满,都已回家。温继忠、白绍华还在一队遭受迫害,白绍华的劳教期十月份就到了。

在劳教所集训队期间,李海林挨过打。恶警一般就是要求坐好,不准闭眼、限制上厕所次数,限制喝水、限制洗澡、不准给家里打电话,并有人看管。

在集训队,恶警有狠毒的一招:控制普教、邪悟的人上厕所、喝水的次数,也不让他们说话,骂他们,以不转化法轮功不给他们减期相威胁,让他们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到“法轮功”身上。夏天,屋里不准开电扇,除了上厕所,吃、喝、洗漱都在屋里,让他们把“法轮功”围成一圈,密不透风,向大法学员施加无形的压力,以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地。(但常用的手段是欺骗)

在劳教所集训队5、6月份的时候,听到了好几次“法轮大法好!”“不准打人”的喊声,是从灌食的屋里发出的,当时很多人都听到了,但不知道是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