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多年来的桎梏

【明慧网2004年11月1日】

第一篇:警惕家庭洗脑班

我证实大法的状态一直没有突破家庭的关卡,丈夫也知道大法好,但就是不让我出去证实法,在家里怎么修怎么炼都行,所以我证实大法一直处于“地下状态”(对家庭而言)。前两天发生的一件事让我彻底悟到了这种状态的根源。

我一直为自己不精進而着急,但又为自己最起码没被洗脑过而庆幸。后来因工作调动到别的城市,那个城市的另一个弟子要与我联系,取一些资料,我对传递我电话的同修随口说了一句:“在早八点至晚四点之间打,那个时候丈夫不在家。”但意外发生了,他却在七点半正好丈夫在家的时候打了过来,丈夫一改平时温文尔雅、爱意浓浓的常态,暴跳如雷,冲着电话大喊:“以后少往我家打电话!”然后又冲我大喊:“这个家早晚得毁在你手上!”然后摔门而去。

我一边铲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心里一边埋怨同修,但同时也否定邪恶势力的一切安排。当然我该做的照样做了。我和那个同修见面后,互相都找了自己的执著心,被邪恶钻空子的地方。我想虽然同修是急了点,但还是有我的原因。这一切不是都是自己求来的吗?事情没发生之前,先定下一切可以发生的可能,比如出去贴真象之前,先想好一大堆可能发生的危险,我怎么处理,甚至有时这些东西在思想中都会把自己镇住而不敢去做,就是真去做了,也胆胆突突的,知道自己没在法上,思想不纯净。

我也能认识到不对,就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思想,总不由自主的想许多可能发生的事,我把这些告诉了这位同修,她说:“是不是你的思维太快了?我就什么都不想!”我当时一下子就清醒了,丈夫曾就一件事说过我想得多的原因,思维快的原因是因为自己怕受伤害,我当时虽然知道这是通过他嘴点化我,但还是没彻底挖出根源,这次全连上了。

我平时在思想中想任何一个问题思维都非常快,做什么事总是前思后想,前怕狼后怕虎的,总想做的圆圆满满,让别人说一声好。这不就是自己的后天观念吗?我找着这个观念之后,与同修切磋了一下,心里亮堂极了。我说原先只知去执著去执著,干去去不掉,找观念找观念,干找找不着,原来找着观念去掉执著的感觉真是一身轻松啊。

就这样,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的思维由原来的任由它象野马般狂奔到它跑了千里、百里抓住它,到后来的十里、一里,到后来能抑制住,我现在思想纯净多了。

那天晚上,丈夫很晚才回来还喝了很多酒。照往常他一定很亏心,要主动跟我说这说那,而今天不一样。我想,我是修炼人对他善一点吧,我主动照顾他,而他还一脸冷漠,我一边铲除邪恶,一边与他慢慢谈起了修炼。丈夫还是懂得修炼的,丈夫说我现在有执著怕落下、怕圆满不了,我说:“是,我有这颗心是不对的。”丈夫又说他自己如何如何比我这个修炼的人都能替别人考虑等等……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找不到了突破口,被他抑制住了。因为这些全是事实。

就在这时,他甚至说出:“你不应该是第一批弟子,不配,应该是第二批”这一类的话来。我忽然悟到,我这些年不就被这样洗着脑吗?就象同修所说的在监狱或洗脑班里,邪恶利用假善的外表,说着一些似是而非的话,找你的漏而抑制你,从而让你思想崩溃吗?只不过在家里这种方式更不易觉察吗?天天一点点的渗透着你,而且不需要写保证书而麻痹着你,但达到的目地不是一样吗?目地就是摧毁修炼者的意志,达到它们的安排。而且往往你要符合了它,它们会对你更加伪善的。

我惊醒了,我心里坚定的铲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义正辞严的说:“虽然我有这些缺点,甚至有些事情做的不如你,但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而你不是!”我的思维随之也打过去,对邪恶因素说:“你永远也赶不上我,我万分荣幸,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而你不是,就这一点你没的比!”我又对丈夫说:“而且我有许多修去的心、修好的地方多的是,表现不出来了,你能看到的往往是我没修去的缺点。”

这时,丈夫好象一下子无言了,甚至有些懊丧了,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后来的两天,丈夫再也不是用情、用爱来干扰我了,家庭正常了,我也轻松了。

同修们,邪恶势力真是无孔不入,一定要警惕呀!我之所以悟到这些,全是因为最近我抄法、背法,甚至有时一天抄写十多个小时,然后顶着压力、怕心走出去讲真象、发真象资料,心性达到标准了,法才展现给我的,我才悟到的。师父是我们万古难遇、千古寻找的恩师,只有坚定的按照师父所说的去做,坚信不疑,大法的法理才会展现在我们面前,这是真正质的升华,而不是人表面的改变。

第二篇:去掉证实自己的观念

前两天在单位讲真象,因丈夫与我一个单位都认识,单位同志与我争执起来,他们说:“大法好,你爱不爱你丈夫?你替不替他着想?孩子是不是你身上掉下的肉?你想失去家庭吗?”我坚定的说:“我爱自己的丈夫和孩子,但如果要用这些与大法选择,我宁可失去这些。”他们大笑着说:“不愧说你象刘胡兰,××党太缺你这样的人了。”“某某(丈夫的名字)太伟大了,和你这样的人在一起,他真能委曲求全!唉!都是为了孩子呀!”

我越想越不对劲,怎么证实大法反而让他们认为我是放弃家庭的刘胡兰?怎么去不掉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是哪个漏造成的呢?其实在常人中来说,我算是有学历,知识水平较高而且是口才较好的那一类人。有时,我发现心态正、学法好的时候,证实大法讲真象时的智慧真是源源而出,嘴里说的真是利剑,真能打到人的心灵深处,使他们明白真象;而有时我发现自己念不正,嘴笨舌拙,总说不到点子上,反而让邪恶牵着走,真是不知为什么?

通过最近加大力度学法,背法、抄法,看“明慧网”、同修交流,我在法理上渐渐清晰起来。有一天我出去买东西,在小卖店与一个女主人讲真象,我说:“你家收没收到过法轮功光碟,我收到过,也看了,人家说的真对呀!确实是那样的……我真佩服他们,他们不为名不为利,就为说一句真话,这样的人太少了,我为他们说一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我发现那个女人与她的女儿都很激动,而且全明白了,甚至有一个来买货的老头也跟著说,他家也收到过,确实是这样,我觉得真的从心里面帮他们去掉了谎言的蒙蔽,真的为他们高兴。就在临出门时,他们说了一句:“你真好!你也是个善良的人。”我刚要脱口而出:“我就是炼法轮功的”,但咽回去了,我以前从不怕说出自己是炼功人,甚至与别人说时,为了证实法,一般报单位和姓名,我觉得为了讲真象救度世人不应该怕。但这次我觉得如果在这种状态下说出,效果就不一定好,于是心里打出一念:“我是救度你们来了,不是证实自己来了。”

此念一出,心里一切纯净了,法理清晰展现在脑中。原来我有时被旧势力黑手抓住的漏就是证实自己,用大法证实自己呀!一思一念中,这不是私吗?就象一些同修在狱中不也一样吗?“打吧,死我也坚定!”按理说在我以前的思想中,这是最高境界了吧,但现在我明白了,是不是在这样的思想中,隐藏着很深的证实自己的心呢?用大法证实自己,证实自己能吃苦、能坚定、能圆满、是个宇宙的保卫者,证实大法的神……

归根结底,还是私,最后的一念还是为了自己,如果这颗心不去,不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吗?当然师父是不承认这些的,师父要我们达到无私无我呀!去掉了一定层次上的私,另一层还有私,但我们就是要修去一层层的私,达到纯净再纯净。我要出去证实法,救度世人;而不是让宇宙都看看:怎么样?我伟大,我坚强,等等心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