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以法为大


【明慧网2004年6月30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谢谢同修们给我这次机会,我今天想要和大家分享翻译过程中的心得。能参与明慧翻译是我的荣幸,感谢师父的安排,赋予我这项荣耀。我参与明慧网资料翻译已经一年了,虽然时间不长,但翻译的过程当中我所得到的体会是相当大的。

刚开始翻译的时候觉得很高兴,因为在大学里也学过翻译,觉得能用在大法的工作上,做一点事情尽我的微薄之力。而且韩国由于受语言的限制,只能通过翻译才能得到信息。明慧网里,每天都有很重要的、对学员修炼有导向作用的文章,需要让我们来翻译。

由于我的韩国语不太好,有些词的用法跟我们不一样,有的词我觉得是翻译的很准确,但是韩国同修们看不懂,所以校正的时候有时连内容都不准确。文化上的这种差异,我想努力学习就能克服,为了翻译得更准确,我就买韩国制作的词典,查词语的含意。

有时候,我发现我翻译的文章在其他同修校正的时候内容变了,我知道内容已经不准确了,不反应吧,我感觉对大法、对同修不负责,不符合大法弟子的心性要求;反映吧也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后来我越来越感到苦恼,一直放不下对自我的执著。有一次,我花费大量时间翻译很长的文章,可是,当我看到韩国明慧网里登出来这篇文章时,我看不下去了,因为我翻译的这篇文章被改错了很多地方,甚至曲解了文章的原意。直到现在我头脑里头总是经常出现那个文章。因此,一段时间我都不想翻译,我想每天翻译也不过如此,还是出去讲真象吧,偶尔翻译一下就行,那时我没认识到翻译的重要性。

而且,我总是听到同修们反映我们翻译的怎么不好,耽误了韩国学员的提高等等(当然也听到感谢的话)。听了我就觉得心里很烦,我们的翻译员也不是专业的,他们之所以能翻译是因为修炼,他们的水平也是有限的,而且修炼的人为什么不知道感激呢?我问过一位同修:你有没有听到这方面的反映?她说听到的总是感激的话。我开始觉得不对劲,我是刚参加翻译的,怎么就听到这些事?但是还是找不到原因所在。后来经过好几件事情以后,跌跌撞撞,我才发觉我有很大的争斗心。虽然以前也有好几个人说我争斗心很强,但我都听不進去。这时我才真正悟到,我没有真正向内找,我没有意识到这也是在修炼之中,我忘了自己是干什么来这里了。

今年分了好几个组,我负责校正完了的文章重新确认一下。因为我有很多执著心一直没放下,心性上的考验也很多。

对文章重新确认有时需要很多时间,我带着孩子,还得炼功、学法、发正念,还得做别的事情,总感觉到没有时间翻译。而且有时都没时间看“弟子切磋”的文章。我早晨睁开眼睛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翻译。因此,慢慢的也耽误了学法炼功,完全把翻译当成了工作。

把翻译当成任务般,我心里觉得很疲惫,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事毕竟都是修炼。修炼状态也很不好,后来,我跟韩国同修发生了争论,我也觉得很委屈,我这么忙,抽时间尽量翻译重要的文章,可是,同修还指责我为什么没翻译重要的文章。当时我觉得有理,我的争斗心一下就出来了。事情过后,我在想为什么别人总是指责我?开始意识到自身存在严重的心性问题。我发现那么强烈的争斗心出来了。我的修炼状态也反映到大法工作上。

有时候翻译文章很少,我感到很不安,我真的不敢看师父的法像,我觉得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我总听到参加国际法会的同修讲:师父那么关心韩国。我就觉得很愧疚,师父的操劳我们能知多少?我们真的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师父吗?

整个韩国学员都看我们翻译,从某种程度上讲,我们的翻译文章对韩国同修在法理的认识方面、以及明确当前的正法形势都有很大的帮助。师父赋予我们很大的使命,这是我们的偏得,可是我不知道珍惜一次次修炼提高的机会,反而只会埋怨别人,因为总是放不下对自我的执著,才感觉到不满,感觉到冤屈。我离“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境界相差多远啊!

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很怕同修之间出现矛盾,怕麻烦。怕这怕那就是有漏,再加上很多执著心没有放下,没能慈悲、宽容的对待同修提出的意见。

随着在法理上的不断提高,我已经认识到并不断清除自己存在的问题。做为大法弟子,要放下自我,以法为大;要清醒的认识到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在证实大法,而不是证实自己。因为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配合好、协调好才能体现出巨大的威力,才能形成一个金刚不破的整体。让我们谨遵师父的教诲:“我们如何能够互相之间配合好、协调好,这是正法对大法弟子最需要的。”(《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2004年韩国华人大法修炼心得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