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面前,科长转变了思想


【明慧网2004年11月1日】2001年底,我外出回家不久,就听同事说厂里骆科长已经不行了,医生检查说是肝癌晚期,现在家等死。我听了心里很难受,骆科长是厂里的中级干部,又是厂标兵,要一下子转变他的思想还真是难。难是难啊!可是我想到师父慈悲,苦度我们可更难啊!所以,决定讲真象就从骆科长的夫人着手。

一天,我与骆夫人遇见时,寒暄几句后,就给她讲大法真象,并随手送了一张大法真象小卡片,希望她一定转告骆科长,希望他在心里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骆夫人不以为然的将卡片收下了。……

2002年4月的一天,我找到了骆科长的家,一進屋就看见病得皮包骨头的骆科长躺在沙发上象根木头一样,费劲的喘着粗气。

客套几句坐下,我问骆科长是否收到夫人转交的大法真象卡片,骆科长一听什么法轮功卡片,脸就沉下来了,并说:“我就是分管(迫害)法轮功的,前几天厂里开会讲,五一节快到了,要加强对法轮功学员的监督管理。”我对他说:“我们做好还来不及呢,哪能去干什么坏事哟!科长啊!你一点也不了解法轮功,我们都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在当今道德败坏的年代,我们还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处处为别人着想,怎么能是坏人?”骆科长说:“我是信上面的,听电视台的,你叫我炼,我是不会炼的。”我耐心的对他说:“我不是叫你也炼法轮功,是希望你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您和您的家人就会有一个真正美好的未来。”由于骆科长受无神论三十多年的毒害,加之我在讲真象方面还不够,一时未能打动他的心,但他并未因为我给他讲大法真象而去举报我,在这一点上我看到了他还可救。

五月底,骆科长再次到医院复查,肝部阴影突然消失了,医生也觉得诧异,就说以前是误诊吧。一天,我在菜市场上遇见骆夫人问她:“骆科长真的是误诊吗?”骆夫人说是医生讲的,我说:“上次医生诊断骆科长是晚期肝癌,人瘦得皮包骨,离死都不远了,会是误诊吗?如果真是误诊,他的身体会垮得那么厉害吗?这是我们师父又给了他一次机会!”

过了一段时间,我到骆科长家给他们讲真象,可是他们不但不相信,还嘲笑我太愚昧。

一天我在菜市场再次见到骆夫人,问骆科长的身体状况时,她沮丧着脸说,骆科长身体又不行了,脾也大了,疼痛得很厉害,吃药痛得更厉害。我对骆夫人说:“骆科长的思想太顽固了,希望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却把自己的官帽看得比什么都重,命都可丢;让他把大法记在心里,又不是写在脸上,别人还会把你脑袋打开检查吗?如果命没有了,什么也就没有了,真是可惜。”

这次骆夫人有点开窍了,半信半疑的回去了。

7月份我再次去骆科长家讲真象,骆科长病的不轻,咳嗽很厉害,已经开始吐血。我对他俩说:“在心里反复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如果实在难受挺不住时,就喊李洪志师父救救我。”

几天后,我再见到骆夫人,问骆科长愿不愿意看大法书,骆夫人马上表示愿意,并说现在骆科长思想已经大大转变了,也愿意看大法书。我就找出《转法轮》给他送去了,并给他讲真象。……

现在骆科长的身体基本完全恢复成一个健康人,我告诉他们夫妇俩,虔信大法自己受了益,要记住让更多有缘人受益,希望他们把大法的真象和自己的亲身体会转告给自己的亲朋好友,他们也很乐意的去给世人讲真象,救度更多的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