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跟师走


【明慧网2004年11月1日】我是97年喜得大法。当看完《转法轮》,我就觉得这就是我一生都在追求的。几天后我就在学法座谈会上向同修们表示,如果有一天党员和法轮大法只能选择一样,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大法。

通过学法不知不觉中,我三十多年的神经衰弱病就好了。过去晚上只睡2至3个小时,稍有刺激,整夜不眠是经常的,有时靠吃药才能睡。可现在什么时候想睡都可以,头脑清醒。

99年7.20以后,邪恶势力真的开始迫害法轮功,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大法,我觉得大法没有错,师父没有错。我坐上了去北京上访的火车。我心里很坦然,没有一丝杂念,一心想着到了天安门怎样洪法,什么也不怕。我想,死都不怕的人还怕什么呢?到了北京下了火车,当走到站台时,突然,我的两只胳膊被人拉住,抬头一看,是我的女儿和她婆家的弟弟。原来他们发现我出走后,坐着飞机提前赶到了火车站。就这样当天晚上就坐车返回。我想既然不能到天安门,我何不在火车上讲真象呢?我看到他俩睡着后,就找到一位乘务员,向他讲述了我上访的动机、我修大法后的体会、“4.25”上访的起因、法轮功祛病的奇效、法轮功是按“真、善、忍”修炼的、我的师父是来救度众生的等等。我们一晚上谈的很多,使他彻底明白了大法是怎么回事。要不他还真以为大法弟子攻击“中南海”呢!我心里真为他高兴。

我村干部为了向上面讨功,在我家门前安了监控器,昼夜都有人监视,2001年的一个晚上,他们领着派出所的恶警到我家非法抄走我的大法书籍,将我劫持到派出所。

那里有很多大法弟子,我们正念很强,我们在一起交流讲真象的经验、谈体会、背法、炼功。奇怪的是恶人也不怎么管,有时去喊声就完事了。有一天晚饭后我们又开始背法,恶警为了冻我们,把我们叫到院子去背法,这下真是来了洪法的好机会,我们全号的大法弟子都在院子中间大声背法,声音震撼着整个宇宙!警察们一声不响的在一边听,就象局外人一样。这样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大法弟子不但没有感到冷,反而越背越有劲,最后还是恶警找了别的监号的同修出来说情,说夜深了别影响别人休息。就这样我们马上回屋又开始了炼功。

在这期间,家人去接过我,警察说必须写个不炼功的保证书,我说那不行,就回到监号。等到第十天去接我时,他们只是说收拾一下东西走吧。

回家后,由于一时找不到资料点,我就自己写了出去发、出去贴。后来我就到外地去取资料。几年来都在师父的呵护下,安全的走过来了。外地同修更了不起,她为了我去取资料方便,就在路边找房住。她丈夫几次想搬家她都不肯。同修的所作所为,真正体现出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的精神。

下面我再谈谈几年来我是怎样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的。

我从拘留所出来以后,为躲避恶人的骚扰,一直住在女儿家,家人把我看的很紧,连买菜都不用我,并安排我老公专门看着我。我不能出去怎能讲真象呢?后来我对家人说我要挣钱去。借此机会讲真象。每天上工厂、走家串户,我都在面对面的讲真象。我做大法的事都是选在白天,我认为最危险的时候最安全,我发现被迫害的同修大多是在晚上。所以,我每天都是选在上午8、9点钟,这时人们都急急忙忙的上班,谁也不会想到大法弟子敢在这时做事。所以几年来我都是这样做的而且也很安全;上早市买菜,本来都是骑车子,为了讲真象,我就借买菜之机一走就是几个钟头,边走边讲。然后买了菜,一手拿着菜、一边挨门逐户的做着讲真象的事,别人不容易怀疑。每次我不带太多的资料,这样心里压力小,轻装上阵,轻轻松松的就做完了,很安全。再就是中午发完正念,人们都休息了,也很安全。另外白天出来也容易碰到有缘人,面对面讲真象。

下面我再谈一下我曾在大白天遇到危险,我是怎样正念脱离危险的。那是在2004年3月份,我们这有一个很大的庙会,我想趁着人多到山上讲一次真象。中午发完正念我拿着写好的条幅就上山了。正当我挂的起劲的时候,恶警到山上巡山发现了,那时我树上挂着、手里拿着,恶警一看,你这是干什么?我说我在救度众生。他说跟我走。我说大法有什么不好?救度众生有什么不好?你也做个好人将来会有福报。他很凶,说什么也得把我送進拘留所。

我当时看到恶警面不改色心不跳,只是一个劲的在心里喊师父快救我,我不能叫邪恶之徒带走。然后一直不停的发正念,除去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他要打电话找他的同伙,被我死死的抓住他的两只手不放,不让他打。我让他必须放我回家,否则我不会放你的手,拘留所不是我去的地方,那里对我什么作用也不起,如果你就是为了奖金,那你放我回家你同样会有福报的,你为什么就不能做个好人呢?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李洪志师父是救度众生的,只要人们看了这条幅,心里知道大法好,这个人就会有福报,就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否则,你将遭到恶报。就这样正与邪的较量整整持续了三个半钟头。他突然说你走吧。我警告他,我前面走,不许你后面再伸黑手,他说不会的,你走吧。就这样我平安回家。这场正、邪较量我永远难忘,事过之后我确实有点心惊。我知道这是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才得以脱离危险。那次要是被带走,受迫害的就不只是我一个人。几年来,两个女儿整天提心吊胆,每听到警车响就害怕,生怕回到家里妈妈被带走。邪恶势力迫害五年了,现在回想起来好象就在一瞬间。

目前,师尊要我们做好三件事,我一定跟上正法進程,不负师望。同时希望所有同修赶快走出来吧,面对面向世人讲清真象,救度一切可救度的人,无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