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执著,才能修出慈悲


【明慧网2004年11月10日】

师父好!
大家好!

今天我希望与你们分享我在北美的一些体验和理解,这是我在修炼道路上最深的一个体会。

我在华盛顿DC参加了7.20法会,准备回巴黎之前一两个星期,听说在多伦多有同修组织一个舞蹈培训班,我对自己说:“真是个好机会。” 因为我在法国有时需要表演剑舞,我想利用这个机会提高自己的舞蹈技艺,而且我的机票能改日期。

但那时这些问题对我来讲不是那么简单,我犹豫不决,是回巴黎还是留在北美。其实我有一个很大的执著,好几位同修给我指出过,但我并没有去克服它,就是想得太多,考虑问题已经是在钻牛角尖了。在华盛顿一个接一个的活动,使我经常很忙碌,感到压力很大,这是我自己造成的。我想留下来是为了去多伦多练舞蹈,但还有一个执著是想跟那些小同修多呆一段世间,也想去见多伦多的小同修。因为我有这个执著,那我应该回法国,在巴黎也有很多大法的事要做,所以我不知道要选择哪条路,在那时我很怕自己做错决定,再一次做错,因为我觉得做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过去自己经常做得不好。

我又一次钻進了牛角尖。我感到很烦恼,自己费尽心机也找不到一个答案。而现在看来当时这么费劲的想真是很傻,但是当时就是害怕再做错决定。那段时间,我的心和身体都感到不舒服。

有一位华盛顿同修看到我有烦恼,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但是她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她就告诉我:要相信师父。当我听到这句话,我觉得我找到解决问题的答案了,感到自己浑身轻松,我对自己说:“哦,我真傻,我怎么会把师父给忘了?”当我跟这位同修交流后,我悟到今后我应该坚定的相信师父,这样师父才能帮助我,只有我认真学法,师父才能帮助,就好象我把手交给师父,师父就在拉着我的手,领着我去走好自己的路,我应该清醒知道我想做什么,为什么做。

我突然间有一个很简单的念头:我想去多伦多练舞蹈,因为我想跳舞是另一种能救度众生的方式,有一部分人是通过我们展现大法的美好来了解真象的,所以我决定去多伦多参加培训班。

但我不知道怎么去,当时我身边没有多少钱,不能坐火车去,最后我跟同修到Cleveland 洪法四天,那里有一个奥林匹克青少年运动会,而从Cleveland 到多伦多很近,我可以坐巴士去不需要很多钱。我到那里的第二天,多伦多同修也到这里来和我们一起洪法,但他们的车上没有多余的座位给我,我也没担心。我只有一个想法:我要练好舞蹈,救度更多的众生。最后一天又有其他多伦多同修开车来,好象师父都给我安排好了,刚好他们的车上有一个座位给我,一起回多伦多。开始我真不知道怎么去,而当我只想要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时,我就能去那边了,其实都是师父在帮助我。

到多伦多后,我听到同修交流去曼哈顿洪法的重要性,我也想去,我就跟他们到纽约去。在跟多伦多同修一起洪法时,我能看到他们之间的宽容和慈悲。就是有一次洪法后开车回住所,在车上有两个同修在谈第三个同修的问题,指出不在场的那位同修不应该对某件事发脾气,因为他是炼功人,而另一位在场的同修说了几句使我很受启发的话:他也是一个炼功人,有法在,他去学法就会发现到自己做不好,他就会去改,我们不用在这里谈他的事。这件事使我明白自己应该宽容别人,我不能埋怨同修做不好事情,我也悟到不能让自己的执著干扰我做大法的事,把我和大法弟子的整体隔开。因为我只有和大法弟子形成一个整体,我才能更好讲清真象,救度更多的生命。

我在曼哈顿洪法时,我就发现自己经常有不好的想法,离宇宙特性“真善忍”很远。我有时会出现这样的想法:“为什么这个炼功人是这样?为什么那个炼功人是那样?”当别人的做法不符合自己的想法时,会使我很生气,“为什么这个同修这样做,他应该那样做能救度更多的生命。”到今天师父已很明白的告诉我们修炼人之间应该宽容慈悲,如果有不同意见,大家应该互相慈悲对待。我觉得今后应该严格要求自己,不断去掉不好的想法和执著,对同修有更大的慈悲。我应该把自己放在大法弟子的整体中,而不是由于自己的执著,把自己放在外面从而给整体带来漏洞。我发现自己跟某个同修有矛盾时,我会用常人的观念来看待,我把这看成是两人之间的矛盾。现在我明白了,我应该用修炼人的心态去对待,而是应看成自己在修炼路上要过得关,不要看别人不足的地方,而是找出自身存在不好的问题,怎样去做得更好,怎样在修炼的路上走得更正。

最后,我想和大家交流我悟到关于慈悲救度众生的问题。我应该用慈悲和善来对待那些要救度的生命,但我平时做事善心还是不够。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任何矛盾来了都是突然的,到了关键时候你可能就不行,因为它不是想象的,也不是嘴说的。就象修佛一样,说我真上那去我保证行,我什么心都不要,可是你没有去掉那些因素它怎么能够行呢?它是不行的,因为这个生命就是这样造就的。一块石头你放哪里它还是个石头,一块金子你放哪它都是金子嘛。”

的确我在纽约能体会到师父所讲的慈悲是修出来而不是表现出来的。当我在送真象资料给曼哈顿市中心的过路人时,有的人很高兴的跟我拿,有的还感谢我,但是有些人不想接资料,有的不理睬我,就象看不见我一样,有的人鄙视我,有的还骂我等等,我碰到各种各样的人,每天我们在街头洪法六个小时,我经常感到身心疲劳,所以我很容易放松自己。由于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对那些鄙视谩骂我的人产生各种不好的想法,这严重干扰我讲清真象。越来越多的人拒绝拿资料,甚至不理睬我。我明白是自己对他们不好的想法所造成,我想铲除这些不好的想法,对他们表现出慈悲,但是没有用,还是有人拒绝拿资料,也不想了解迫害法轮功的真象,有时我会觉得很难,感到很累,很失望。随着一天一天的过去,我不断的学法,修心性,在洪法讲清真象中修去自己的执著心,这样我自己被伤害的感觉没有了,对那些鄙视谩骂我的人也不再放在心上,也不觉得失望了。我对那些不接受真象资料的人从没有感觉,到心里难过,并不是因为他们对我不放在眼里,而是这些生命不愿意了解真象。我最终体会到了对这些要被救度的过路人的慈悲,不管他们对我什么态度,好与不好,我都想给他们一个能被救度的机会。慈悲心能帮助更多生命面对大法摆正他们的位置。后来有一天,我在发资料时产生了一个想法:“我在这里是给每个人被救度的机会,不管你为什么来到这里,你是工作还是旅游,或者为了别的事,不管你是白皮肤、黑皮肤、黄皮肤、棕皮肤,高的、矮的、胖的、瘦的,我都给你一个机会被救度。”当我这样想以后,很多人都来了解真象,围着看酷刑展。这就是我经过长时间修心性,不断去掉自己各种不好的因素,才修出的慈悲心。

我的心得体会到此结束,这是我在自己层次上所悟到的,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