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新加坡同修被警方无理提控一事的反思

与新加坡同修切磋


【明慧网2004年11月11日】两位新加坡同修由于一年前在旅游点的讲真象和向新加坡警方邮寄真象光碟,而于今年五月被新加坡警方以与“非法集会”、“分发和拥有无准证光碟”有关的控状控上新加坡法庭。六个月来,案子一延再延,法庭于近期决定将于11月30日、12月1日、12月2日对此案進行为期3天的审讯。

这件事情的发生,从本质上来讲,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利用坏人针对大法弟子的讲清真象而進行的迫害。在海外,各国大法弟子纷纷把迫害大法弟子的各级元凶控上了法庭;而在新加坡,大法弟子却因为讲清真象而被警方控上法庭。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应该发生的,对这里的生命来讲,这是个巨大的耻辱。站在正法的基点上看,当迫害发生的时候,众生(包括学员)如何去对待是至关重要的,这将决定着生命最终的结局,除非将来还有其它使其做好的机会。作为大法弟子本身,我们能否处理好,最大限度的挽救众生,也十分关键。

然而,几个月来针对此案,学员内部认识上的差距和不足也充分显露出来。大家就最终是否“认罪”的问题争论了四个月之久而未能达成共识,最后还是借助外在强大的因素才明确下来。面对无端迫害是不能消极承受的。第一个律师不能继续做下来,他在那一过程中的状态恰是我们在那段时间的整体状态的一个反映,可是等来的答案并没有促使很多同修从本质上来个升华。时至今日,许多同修仍然是一种等待和茫然的状态,甚至内心深处还在极力回避这件事;也有一些同修着急同修的不提高,又无能为力去改变而无可奈何。大家的心都被这一难魔着,处于魔难之中的表现。

近两个月来,我们没有一次大组的深入交流(不管多少同修想促成这样的事情,尽管一些小范围的交流已较有成效),这说明我们内部多么缺少一个良性的机制,形不成一个熔炼人的大环境。这些问题的根源是:学员当中人心太重,多年来并不实修,长期停留在感受上认识大法,和不能严肃的对待正法修炼

也有很多学员一味的在找当事学员的缺点和不足;还有人说,此事与整体无关,完全是当事学员的错。发出这样的思想,严重的说,这是在帮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的忙。而形成的这种种非常不好的物质压向魔难中的同修,严重的干扰和抑制了她们,更无从来谈形成强大的整体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了。我们这些周围的同修站在正法的基点上向内找找自己:我们减轻当事同修的压力了吗?我们和她们站在一起制止迫害了吗?为什么面对迫害不能彻底去否定,总是有所保留,人为的滋养邪魔,使邪恶有借口去干它想要的事?近日读了一篇大陆同修的交流文章,题目是“读师父新经文《也棒喝》的一点体悟”,读后很受启发,推荐大家看一看此文。

此案在较早时的处理当中,相当多的同修认为当事的同修在事情发生过程中就自己不够善的方面向有关警方道歉是很有必要的。我认为这是很不必要的,那是对邪恶迫害本质认识不清,是授邪恶迫害以柄。我理解“道歉”就是体现在人的一面的手段,这不会起到太实质的作用。修炼人的向内找也不体现在向被邪恶操控的世人“道歉”上,当然我们对人始终要善。修炼人放下自我后的成熟和清醒在证实法中会体现出慈悲和威严同在。

师父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也三言两语》)如果去年在旅游点当时在场的同修有疏漏,就是说神的一面不足,否则人的法律就制约不了我们,那正是我们神的一面更强大起来才能弥补的。我们不是为了要博得常人的一时欢心,如果我们的讲真象不能使他在本质上改变,他高兴或不高兴都于事无补、于其无益。

《转法轮》“治病问题”中,师父谈到那个灵体,“你说你抓它,怎么抓?你这个常人之手触及不到它,你在那儿乱划拉,它也不管你,它背后还乐你呢”,那么,要解体这件事情背后的黑手,根本上需要我们规正自己后走回神的路,而且要立足正法修炼。我们的讲清真象是在证实大法、维护大法,也是在救度世人。

约一个多月前,新加坡《联合早报》针对此案给我们做了负面报道。那么,是否要围绕此案在本地大面积讲清真象的问题也自然被同修提了出来。主张需要大面积讲真象的同修在不少同修不配合的情况下,向居民信箱派发了传单。反对的同修在内心深处不希望更多的人知道新加坡有这件事发生,认为这样会“越描越黑”。其实,既然人们已经开始知道这件事了,而且不是从正面来了解的,这就需要让他们知道真实的情况。人们对真象了解的越多越深入,就越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实质上,这是触及到了我们为什么要讲清真象、参与正法的根子上的问题。正如有同修指出的:“‘正厅练的功夫,厢房就不会使了。’这句话有一层意思就是学了表面,而没有学到精髓,随着环境的变化,就不会用了。现在‘正厅’是在中国的迫害,谁都知道该走出来讲清真象、揭露邪恶。那么发生在‘厢房’新加坡的迫害呢?难道我们就应该等着,什么都不用做?针对这场诉讼讲清真象的时候,大家也应该知道怎么办,才不枉正法修炼一回。”还有一点,如果有更多的同修肯拿出智慧来完善,针对此案讲真象的传单会做得更好。

我还想谈谈对麦里滋事件(2000年12月31日晚,新加坡学员在通常集体炼功的麦里滋蓄水池附近为悼念当时死难的107位大陆同修,举行了简单的悼念仪式,当晚15位学员被警方逮捕,随后被警方控上法庭。)的一点认识。长期以来,针对这件事,不少新加坡学员根深蒂固的想法是当晚当事学员的表现破坏了法。多年来,面对常人社会,不少学员认为我们理亏,对这件事情的此种认识或多或少带到了现在。也成了不能正确看待当前这一诉讼的心结。似乎以前事情的认识不解决,现在这件事的认识也很难再向前迈一步。

从本质上看,麦里滋事件也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利用人在迫害大法弟子。事发时同修们的一些表现,我觉得一定程度上是在抵制另外空间的邪恶的因素,包括事发后的讲清真象。但在这件事情的处理过程中,我认为学员在法理上的认识是非常不足的。虽然当时师父已经讲到“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的法理,虽然当事的学员也知道要讲清真象,但是很大程度上还是抱着消极承受的心理。比如说,过程中始终抱着“既然犯了那条法,就去承受”的想法。还有,在不能撤诉的情况下,被动接受了当庭认罪,还认为这是顾全大局,其实是留下后患。我觉得这是不在法上的认识;从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一切上来看,这些想法正好使旧势力找到了加重迫害的借口。拖了几个月的时间,满被动的。最后,罚款罚到了最高,还有几位同修去坐牢,都是始料不及的。接着几位同修分别被开除学籍、解除雇佣或驱逐出境。如果当时当事的同修能再向前走一步,承担起来正法赋予的历史使命,可能今天新加坡的讲真象局面会是不同的。

当前,从根本上讲,我们认清了正法必成、善恶必报的真理,以及这场迫害的邪恶,心态上我们就不应该总是处于魔难之中,不应该被当前的困难抑制住,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也不应该执著于任何一时的结果,心不被任何表象变化所带动,把讲清真象做到底。此外,也不能抱着依赖海外同修的心理,多在法上独立思考,积极、主动解决随时出现的各方面问题。在这个过程中,重视学法、发正念和同修间在法上的交流,我们就会理智清醒、正念坚定的走好下面的路。

一点想法,很多次想把这些想法整理出来,结果都放下了,今天终于大致写出来了。不妥之处敬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