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触“松花粉”前后的反思


【明慧网2004年9月10日】1999年得法的我,由于恩师的慈悲救度,使我能在大法修炼中不断提高。师父说:“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谁也操纵不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想说的是:“在白色恐怖中”没有惧怕也没有倒下,由于自己放松学法和正念不足却差点在最后关头跌倒在名利心之下,在不知不觉中偏离大法还茫然不知。

几个月前至广州,想顺便找份工作。到一位学员家中,这位学员在广州某单位工作,同时兼做“安利”直销,交谈中知道他很忙,白天上班,晚上还要为“安利”组织上课。他想拉我做“安利”,叫我晚上也去听课,其实“安利”是怎么回事我以前就知道,但当时碍于情面还是跟他去了。

我在此学员家住了一个晚上就做了一个梦:非常清晰。梦中“我到一个地方,前面有一座大山,山很陡,上面有一大片坟地,中间有一座大坟,左右两旁并排着很多小的坟墓,形状基本一样,我在山下跟几个人在一起,当时看到中间那个大的坟墓,有个上年纪的人在拜祭,桌子上摆着几个象罐装可乐一样的东西,那个人手拿着一瓶汽水一样的东西在摇晃,均匀以后就自己先喝几口,然后就分别倒到其它几个瓶里去,后来那个人来到山下,我当时在旁边听到他讲,说自己很有钱,而且有兄弟几个,但是每个兄弟都有病。当时我想,你们都有病,那我就跟你们讲大法真象,就可以救你们。这时我就醒了。”我在悟这个梦,这不是师父在明显点化吗?我虽然在找工作,但是“安利”我是绝对不会去做的。特别是现在正法时期,我们一定要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后来我又至另一个学员家中,跟这位同修以及他家人。(都是同修)谈了我做梦的事情,我们一致悟到是师父点化,要帮助那些在做安利的学员。

第二天,学员家中又来一位远地的学员,他带来一大箱松花粉,用他自己的认识讲了松花粉的治病效果以及市场前景,由于自己一段时间放松学法和正念不足,在‘朋友交情’中我们两个人都接受了他的说教。什么松树是木之公公啦,什么可以清理现代人普遍的阴性问题啦,可以达到祛病健身功效等等。现在检查当时确实是我们自己的心造成的,一方面我们都没有什么生活来源的工作,带有求心,另一方面是利欲之心起来了,所以很快接受他的“整套计划”,当时两个人各买他一份一千多块钱的产品和资料。

在以后推销松花粉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都越来越不对劲,我以前碰到有缘人都会跟对方讲大法真象,怎么现在一开口就讲松花粉,怎么连师父的要求都淡忘了呢?心里想的都是松花粉,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心里很矛盾,当前大法弟子的所做所为都应该和师父的法联系在一起,对照着做,可是我碰到有缘人时却先把对方作为松花粉的销售对象,还讲松花粉的效果如何好,我也曾经认识到很不对劲,并且对“直销”这种机制用法来衡量,这套积分的机制以后会不会存在呢?新宇宙新人类能有这些东西吗?什么直销也好传销也好,这套机制是用利益来引诱人的,最后套住的是人心。

有天晚上,半夜又做了个梦,梦见:“我跟大伙在一起要吃饭了,所有打饭的人都去先登记,意思吃饭多少记一下业绩,以后可以知道吃饭积了多少业绩,特别梦中的我端在手里的是一碗黑乎乎的饭。”醒过来以后,非常难受,我所要吃的是‘黑饭’。想到我现推销松花粉,整个身心都震动了,我悟到这明明白白的梦是师父无限慈悲,在最后紧要关头,警醒我们,常人想做什么是常人的事,修炼人就要为自己与他人负责,联想到那次去广州的梦,原来师父一早就点化我了,是自己执迷不悟。

再一个最大的问题是:松花粉背后的‘组织者’,我们了解多少?还有这个‘直销的机制’,首先介绍别人的同时自己先得到利益,是利益之心的驱使,发展下去,不但自己返回常人,还起到了旧势力想要的破坏作用。在此我提醒同修们:从我做起维护大法,归正自己以及全力救度众生是我们广大同修当前最紧迫的事情!特别希望深圳、韶关、佛山以及潮汕地区做松花粉的学员。深刻认识问题的严重性,迫害还在继续,虽然我们有些学员生活在迫害中受到了严重干扰和迫害,但我们也不能做修炼人不能做的事情。在正法修炼的最后的紧要关头,更要以法为师,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师父认可的合格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