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南阳大法学员于风琴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11月11日】有很长的时间,我想把自己受迫害的经历写出来,但苦于种种怕心,迟迟未敢动笔。怕写不好,怕当地恶人進行追查迫害,怕连累家人,怕自己再受迫害等等。这些要不得的心,阻碍着我的动笔。我突破了种种阻碍我的人心,下决心写出来。下面是我的亲自经历,写出来揭露邪恶,让世人知道我们受迫害的真象,窒息邪恶,挽救被毒害的众生。这是历史的见证。

第一次2000年3月1日,我的老伴逵应祥在家,有两学员到徐天赐家去不知路,叫他带路。走到徐天赐家碰上宛城区安保大队正在绑架人,把他也带去了,被非法关押45天放回。徐天赐被非法判了3年半,去年才回来。在他们被关押期间我和徐天赐老伴贾天才到北京信访办表达了我们的心意:“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被送到南阳驻京办,和他们单位的人一起被送了回来。

第二次是2000年11月份,我和老伴逵应祥、女儿逵玉娟到北京证实法。我们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横幅,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很快我们被警察用警棍打,一同修很快被打的满脸是血。我被拎着头发用脚踹着押上了车,被送到门洞,几百人排成长队背《论语》、背《洪吟》,“法轮大法好”的口号声响彻云霄。到了下午我们一车50人被送到河北密云看守所,已是下午2、3点了,我们没有吃饭。

在那里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了凶残的场面。我被拉到楼上看见屋内几个警察正围攻一学员。我听到了被打学员的惨叫声、摔门声、桌椅的摔打声,当时我的怕心出来了,我在想这一关咋过啊。在上楼的一瞬间,我想到了来时的誓言,你不是来证实法的吗?师父慈祥的面容闪现在我的脑海里。一下子,我的心反而稳定了:我不怕。

果然一進屋,四个警察拿着手铐、警棍随后進来了,开始他们一声一个大娘的叫声不绝。说出来吧,是谁叫你来的,你叫什么名字,在哪住,同来的还有谁,说出来送你回家。我们谁也不告诉,就象没发生这件事一样。我闭口不答,他们大娘、大娘也喊了一个小时,我们也僵持了一个小时。他们狰狞的面孔也终于露出来了。不说就打,往死里打。重重的几个耳光震天响,当时我的脸火辣辣的象泼了辣椒水,随后打的我的脸不知是肉了,然后抓起我的头发往墙上撞,撞的我眼冒金星,然后拿着手铐把我铐在桌子腿上。一个大胖子恶警用脚踩着手铐,把我的头摁在地上,用脚踩。

审讯当天并没有结束,天早已黑了,他们用车把我拉到了另一个地方,不知是啥地方,上了一个大坡,他们换人了,又来了三个恶警把我从车上拉到屋里,问说不说,我不回答。“拉上来蹲马步”一个喊着一个拉,另一个把鞋脱了用臭鞋垫往我嘴里塞,把我手捆起来跪在水泥地上。他们见我依然不说话,有一恶警很高大猛的站起来抓起我的头发从墙的这一面摔到墙的那一边水泥地上,我半天都没有爬起来。他们害怕了,以为我摔死了,这才结束了审讯。这时已是夜里10点多钟了,把我送到监房里,同监的有几个女同修,她们有的被脱了鞋站在冷水里,有的被脱光了衣服吹电扇,总之他们使尽了招也没达到目地。在以后5天的绝食抗议中,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正念闯了出来。

回到家没到几天,2000年12月19日环城派出所指导员王连甫(现已退休)半夜12点“咚咚”的敲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是啥事,他们十几个人强行闯入我家,没有出示任何手续就搜家。派人看着我他们楼上楼下翻,象一群盗贼把我家的收录机、大法书、师父法像、磁带,连一张纸都不剩的抢走了。王连甫还亲自把挂在衣架上的衣服口袋全挨个翻了一遍,目地是搜钱,可惜我们没有钱。我和老杜哥、老高姐在环城派出所被关了2天后又被送到看守二所,一月后被送永安路的审查站。

在永安路的审查站我们受尽了非人的待遇,白水的面条没有一滴油、一个菜叶,一碗照见人影的面水,一个馍。恶警每天恶声骂,不让炼功,不让看书,还不时的审问,很快我被折磨的不能睡觉不能走路,扶着墙,头昏站不着,两腿不能站立,同修们看着我都哭了。宛城安保大队队长王太成前来审问看我这样,他们依然不放人,我也依然不会向他们屈服。没过多长时间,所里怕我死里头担责任,无条件释放,到现在我依然没有完全恢复。

没过几天王连甫又带人来我家搜查一次,目地是抓老伴,他们派人蹲在建设路储蓄所等老伴去取工资时抓人。这样他的退休金被他们扣押了,至今已经4年多了,给我们生活和精神上造成了极大的困难。我老伴逵应祥不知在外面什么时间被绑架的,我女儿逵玉娟在新疆被他们绑架送回,并非法判刑七年,现他们俩分别关押在新密郑州监狱和新乡女子监狱。我们好端端的一个家被这么拆的七零八散。

我在2001年回来后,他们还经常派居委会、派出所人员到家里骚扰、威胁,扬言再炼把女婿的工资停掉。这是什么话,株连九族,有这样的法律吗?还经常拿什么表来叫我填,都被我严辞拒绝。

我们作为一名普通的公民,从未做对国家不利的事情,自从学法后我们严以律己,遇事向内找,哪做的不好找自己的原因,我们没学法前可不是这样的。我们努力向善做一个好人,有一个健康的身体,难道于国于民不利吗?哪个国家的领导人会如此无端的迫害自己的百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