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邪恶迫害 以行动支持诉江案

【明慧网2004年8月16日】我叫余会珍,女,现年47岁,高中毕业,河南省南阳市人。

我1999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2000年12月30日上午,我在上班时被无故叫到派出所,恶警强迫我放弃修炼“真善忍”,逼我写不炼功的所谓“保证书”。我不写。下午4点多,恶警就把我送往县拘留所。我到拘留所时,那里已有十多位大法弟子,他们说是因为去北京上访而被关在这里。在这期间,县610和国安大队又从各乡镇非法抓来了三十多位同修,一关就是3个多月。在这里,恶警给我们强行洗脑,强迫看侮辱我师父和大法的录像带、漫画、找放弃修炼的人对我师父的讲法断章取义的解释,肆无忌惮的歪曲诽谤。

1、江泽民是破坏我家庭的刽子手

自2000年我开始被迫害,江氏一手操控的这场迫害给我本人和家庭带来了无休止的灾难。由于江氏邪恶集团对法轮功学员执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政策,我丈夫受江氏邪恶集团的毒害,多次对我進行身心摧残,我都记不得被打、被骂有多少次了。

在2001年双节期间,单位和我丈夫由于受邪恶的不法官员的要挟,又要我写所谓不炼功保证;如果不写,就要强行送往南阳市洗脑班,而且还要家人陪伴,单位出钱。我和他们讲理,却遭到打骂。当晚我想:我们炼功人没有错。我师父一身清白,慈悲世人,把美好都无私的给予了人类,而江氏邪恶集团百般陷害,无中生有。象我这样的家庭在中国有多少?被迫流离失所的有多少?被抓、被打、被劳教、判刑的又有多少?想到这儿,我决定去北京,我要去讲出我们炼功人的心声“法轮大法好”!

我去北京上访,县610知道后,指派乡派出所警察去抓我,那时我正在我姐家住。农历8月13日,恶警把我带到派出所,所长对我拳打脚踢而且满嘴污言秽语,(注:打我的所长后被调到县拘留所,当众向我道歉)又把我送往县拘留所,连我乡的三位同修也一同抓去,关了一个多月,判我一年劳教。到了劳教所因检查身体不合格,恶警就又把我送回拘留所,勒索了一千元,交生活费800元。

2、肆意迫害

2002年1月30日,恶警借故说怕我上北京,非法拘留我5个多月,强迫交生活费1000元,还欠乡政府500元。到了八月份,他们故伎重演,说北京要开十六大,怕我上北京,又无故抓我,非法拘留20多天后,我绝食抗议,他们就叫乡里把我接回,在乡里又关了我20多天。

这几年中,江氏发动的这场对好人的迫害给我和家人在精神、物质上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我的家几乎破裂。虽然我的丈夫那样对我,可我自始至终都以一个修炼人的心态对待他,去挽救一个被江氏谎言扭曲了的心灵。当他平静时,我问他:你为啥那样对待我?他说:家里为你花掉那么多钱,你又受了那么多的罪,家不象个家,而且还影响儿子,你说我能不生气吗?我问他:要是江××不迫害法轮功,你会那样吗?他说:不会(没有迫害前他不反对我炼功)。

还有我年迈的父亲,整天为我、我哥和嫂子的事以泪洗面,因为哥和嫂子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在精神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心灵上受到很大的伤害。

我在这里负责任的说,以上我写的全部属实。江氏邪恶集团不但迫害了我们家,迫害了在中国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而且也是对整个人类道德的迫害,对人类美好心灵的迫害。

我写出自己的受迫害经历,以此来支持海外法轮功学员对邪恶之首江泽民及其随从的起诉。


南阳市(宛城区)安保大队迫害法轮功的邪恶之徒
队长:王太成 宅电:0377—3207222
办公:0377—3227991转6329
打手:段献成
丁文铎 办公电话:0377—3227991
东关村书记:沈金良,指使邪恶之徒并亲自参与迫害大法弟子
办公电话:0377—3151819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