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您说说心里的话

【明慧网2004年11月12日】从小就发愁写作文,不愿写文章,但因为今天我要说的话不止是想告诉我的亲朋好友,而是想告诉所有的同胞——每一个中国人。我知道,单凭自己的一张嘴如何能实现这个心愿?发自心底的那种强烈的愿望使我充满了信心,使我再一次战胜了自己。我要向父老乡亲、向我的同胞们倾吐几年来积压在心底的肺腑之言。

在人世间拼搏了几十年,走到今天,我感到最幸运的是,能在不惑之年,在“为什么活着”这个人生根本课题上终于“不惑”了,终于不再迷惑了。而这一切全归功于李洪志老师,是李老师的《转法轮》教会了我怎样做人,使我认清了真正的善与恶、好与坏。

回想童年时代,小学时期,正值文革狂潮。虽然我年龄不大,但小时候的事我总是能记着很多。那些年龄长于我的,你们的印象一定更深刻吧。整天搞什么运动啊,批这个斗那个的,动不动就上纲上线。就拿批邓、批刘来说吧,多少具体的罪状啊,全国人民不管是有文化的,还是没文化的;不管是热闹的城市还是边远的山村,真是上上下下、不漏死角都在搞“革命大批判”,用铺天盖地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没想到啊,真的没想到啊,刘少奇、邓小平都是冤枉的。那么多如铁的罪证,多么具体、确凿,居然都是造假、都是栽赃陷害?!倘若不是平了反,可能现在人们还会骂他们是叛徒、内奸。真是作梦都想不到啊,“英明决策”完全是谎言,全国人民竟成了当权者搞政治迫害的工具,还叫人相信政府吗?

跳出来看一看,走过那段历史回头看看,那个时候的人真傻,可当时身处其中啊,谁都觉得自己聪明。

1989年6.4学潮,当时我正在部队,已经做好到首都执行任务的准备。当看到电视新闻上那些暴徒烧军车、殴打我们的战士,我气愤得坐不住,心中不解:怎么会是这样呢?记得一个连长愤怒的喊:“开枪啊!”、“开枪啊!”有一次看到一个部门执勤人员挥舞着棍棒驱打群众,我觉得真解气,直嫌打得不狠。他们在打,我在心里使着劲儿,恨不能飞过去“勇敢”的打击围攻的歹徒。后来新闻媒体宣扬我们的部队高度忍耐,是文明之师、威武之师、仁义之师,我们的将士成了共和国的卫士。当时我很遗憾,遗憾自己没能去北京,没摊上这份“光荣”。

“暴乱”平息后,很多人说部队镇压大学生,坦克车轧人,我马上反驳、理直气壮的反驳,我觉得可笑:坦克车轧人,简直是笑话,我们是人民的军队,是文明之师,我们来自老百姓、是人民的子弟兵,绝对不会向学生开枪!我心里感到十分纳闷:象这样的谣言,人怎么会相信呢?人啊,怎么连自己的子弟兵都不相信呢?我觉得老百姓太愚昧,素质太低,没有头脑。后来,听人说附近镇上有人从那场血腥镇压中逃生,可能因为是听说,是第三者描述,我感受不到一点儿真实性,心想:当时新闻上就有当场抓到造谣传谣者的报道,这骗不了我。再后来一要好的亲友说他的朋友89年6.4的时候,还是武警,在北京车站用枪扫射,候车室的门窗玻璃全给子弹打碎了,地板上都是血……我有点疑惑:这怎么可能呢?觉得有点天方夜谭。我不敢相信:这么大的事怎么能包得住呢?人怎么会都不知道呢?但他说的好像是真的一样,我不由在心中打了个问号。

2002年夏天,路遇一个老战友,他曾经是我最亲密的战友、最可信的知交。我们攀谈着,他说:“现在政治气氛不紧张了,同事们在办公室能敞开心扉了。我们也经常聊起法轮功的事,我们都在怀疑电视上的宣传。”谈到6.4学潮,他说:“办公室有个同事那时就在北京当武警,他与几个战友被安排冒充学生、歹徒烧军车,为了掩人耳目,他们几个剃成了光头,新闻上还有他们的镜头……”一霎时,我好象遭遇了九级地震、十二级台风!我呆了,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年龄还不算大,对我没有多大的心灵冲击。从小受到课本的灌输,习惯了“听党的话,做党的好孩子”,我很崇敬英勇的人民解放军,我热爱我们的国家,拥护领导中国革命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党。对政治宣传,从来没有怀疑过,也根本就没有自己独立思考过:党还有错吗?我太相信政府了,太相信我们的党了。我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我感到身为中国人而自豪,我觉得中国人最伟大,对党的“光荣、正确、伟大”丝毫没有动摇过。但这一次,老战友的一番话,我的思想和灵魂受到了有生以来最大的冲击,真是突如其来的大冲击。

天哪!我一直认为学生请愿没有错,只不过是个别社会渣子趁机捣乱,善良的学生被利用了。万万没有想到,原来这些烧军车的歹徒是武警战士化装的,嫁祸栽赃善良的学生与民众,欺骗老百姓,挑起仇恨,为镇压找借口。太恶毒了,太卑鄙了,这样的政府还怎么叫人相信?老战友的同事还说了更让人难以相信的事,关于个别军人被烧死的事,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我就不说了。如果那些也是真的话,那就太阴险了,与“天安门自焚”简直是一个底片洗出来的……最可悲的是不知情的军人,甚至戒严部队的大部分将士都被蒙在鼓里。记得那个亲友说,他的朋友用冲锋枪开枪扫射学生的时候,是充满了恨,他说学生曾用石块砸他们、打他们,他们强忍着不能还手。现在下命令了,早等不及了……说的好象很合乎情理,其实,他们怎能想到用石块砸他们的,也许不是学生,很可能是穿着学生服装、冒充歹徒的武警战士!他们身临其境也被蒙蔽了。其实很正常,本来他们就是制造阴谋者手中的一个棋子,完全在骗子的掌握中。那些善良的学生真冤啊,他们为了民族的前途,国家的兴旺,凭着正义和一腔热血到北京请愿,要求惩治腐败和官倒。本是正义之举,最后却成了反革命暴乱,遭到血腥镇压。大家都还记得吧,当时学生们坐火车去北京不用买车票,这是为什么?这是人民群众都支持他们啊!记得部队训练时,路过一个劳改所,看门人员告诉我们,里边关着很多6.4暴乱的大学生。新闻上不是说不搞“秋后算帐”吗?为什么要骗人呢?一次在网上聊天,聊友说6.4的时候,她们那里有个大学生从北京回来就傻了、疯了。接着她说是吓傻、吓疯的。一个文弱的书生、善良而脆弱的心灵怎能承受得了那惨绝人寰的、血淋淋的场面啊!

我好象从恶梦中醒来,我好象从陷阱中爬出来。心中的感慨啊,真不知用什么样的语言能表达。总觉得自己很理智、很有头脑,没想到竟一直被当权者奴役着。真难啊,从无形的精神桎梏中解脱出来,真难啊!把我的思想和灵魂解放出来、拯救出来,真难啊!我心里不知该怎样感谢这些帮助我的人。他们不是帮了我,而是救了我啊!没头脑的不是老百姓,而是我自己。自以为经过部队锻炼、从部队出来的都是有政治素质的、很有头脑的,没想到经过多年的部队教育,辨别是非的能力还不如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不能忘本啊,来自老百姓,就应该多听听老百姓的声音啊!

这段历史不遥远,我甚至觉得它不是历史,就象刚刚发生在身边的事。可怜啊!多少人还蒙在鼓里。然而更让人想不到的是,这个谎言还不等历史去澄清、还不等人们去认识,新的、更大的、更恶毒的谎言又制造出来了,它覆盖了全世界。江泽民一伙导演“天安门自焚”案欺骗全世界人民,制造各种杀人、自杀的惨案嫁祸法轮功,在国内挑起老百姓仇恨法轮功,为镇压制造借口,真恶毒啊!看到被谎言蒙蔽的人那种无理智的表现,我好象看到了自己当年被谎言毒害的影子。当年我也是觉得自己很理智、很聪明,还为那些老百姓感到可悲哪,为那些大学生感到可悲哪!

真幸运啊,我炼了法轮功。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太愚蠢、太笨,过去还觉得自己很聪明呢!我承认,如果不是炼了法轮功,我也会跟很多不知情的人一样,会再次受骗!我真的不敢相信天底下还有这么大的谎言、还有这么恶毒的阴谋。要不是炼了法轮功,知道真象,我会再一次上当受骗!甚至会再一次被当权小人利用,仇恨法轮功;特别我是一名国家干部,很可能会替江氏卖命,迫害好人、迫害法轮功。不敢想啊,一想,心里就发寒啊,这一失足啊,何止是千古恨、万古恨……!

人啊!为什么总是那么相信“一言堂”的谎言呢?为什么那么快就忘掉历史呢?为什么每次都是历史走过之后才去认识呢?为什么不冷静的想一想:叫你杀害亲人都去杀、别人叫你死你就去死,谁会傻到这种程度?人再糊涂,也不会糊涂到这种地步啊。如果电视上宣传的都是真的,还有谁去炼法轮功?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在炼?光我国就有上亿人修炼,大法洪传60多个国家和地区,很多国家的学校都在教导学生学习法轮功,《转法轮》被翻译成20多种文字畅销全世界,李老师与法轮大法在国际上获得1000多项褒奖,人家老外都傻吗?再看看身边,那些法轮功学员象电视上说的那样吗?……善良的人们啊,该用自己的头脑去思考问题了。

也许有人对法轮功还有偏见,我很理解你们。因为我也曾活在谎言中几乎走不出来,小学时代也曾写快板上台批刘批邓;89年6.4以后,也曾“理直气壮”、“坚定”的维护制造谎言的当权者,批驳、诋毁真正的事实真象。想想那时的我,真是可笑又可悲:居然把谎言当成真实、把真实当成造谣,思想上已经被当权者制造的谎言所控制、成为当权者利用的工具还浑然不觉,还认为是自己理性的思考。

人啊!不要说自己什么都明白,大家想想,如果没有电视上的宣传,没有这场镇压,对待法轮功,每个人会是今天这样的看法吗?我们的思想不知不觉还是被江泽民的造谣宣传给影响了。对待法轮功,也许有的人一时还存有偏见,我非常理解你们。我不急于要你们马上相信,更不会强迫别人相信,我只是把事实的真象告诉大家,让大家能听到不同的声音。“有比较才有鉴别”,在假中很难看到真,活在假中更会把假当成真,只有真假都出现,人才会去思考,才易分辨出谁真谁假。

有人说“我又不炼法轮功,我知道真象有什么用?”试想,在中国,正在发生着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电击、老虎凳、钉竹签、迷魂药、悬吊、水牢、冷水冻、烟头烫、毒蛇咬等,对法轮功女学员进行脱光衣服、强奸、轮奸和不能用语言描述的性虐待,目前已查出真名实姓的就有上千人被酷刑折磨致死,无数个家庭家破人亡,只是因为他们按“真、善、忍”做好人。一个有良知的人,不该同情那些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吗?不该站出来谴责恶人、抵制暴行吗?但我们并不求你们做什么。想想,如果这真是一场恶毒的阴谋与骗局,那么制造谎言与骗局的江泽民骗的是谁?它骗的不是法轮功学员,而是不知情的老百姓!要不然,全国人民都反对它,它不敢镇压。因此才利用手中权力控制电台、电视台、广播、报纸、网络等一切舆论工具,制造谎言,挑起老百姓仇恨法轮功,骗取民心,“发动群众”批斗法轮功,让老百姓都跟着它干坏事。编罪名、搞批斗、搞运动,这不是当年“文革”悲剧的重演吗?历史的教训还不够沉痛吗?写这封信,只是希望你们、希望你们的家人和亲朋好友都能明白这场迫害的真象!别无他求。

最近,我看到一篇文章,作者是一个毕业于北京大学、现就读于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女生,她在文中有这样一段话:

我当时就想,如果法轮功真的是象国内宣传的那么邪恶,政府更应该鼓励大家(去看看《转法轮》)浏览法轮功的网站,认清法轮功分子的“真面目”,揭穿他们的“小伎俩”。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难道“父母官们”以为人民真的愚蠢到连判断是非的能力都没有,以至于要用舆论封锁(用武力销毁法轮功书籍)来保护人民不受“毒害”吗?

是啊,全中国难道就数江××聪明吗?毁掉法轮功书籍,书里边讲什么,国人也看不到了,然后它就可以放心的编造假话、大胆的骗人了,用“自杀”、“杀人”栽赃法轮功,挑起老百姓对法轮功的仇恨,而后狠下杀手、予以铲除。江××确实不“笨”啊!

这年头,社会好不好,人心好不好,咱老百姓心中都有杆秤。真的形势一片大好吗?政治的宣传只能骗得了年幼无知的孩子们。当今社会,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甚至“良心”二字都没有人再提起。衡量社会是否进步的标尺不是物质生活水平的高低而是道德的高低,评价一个人是好是坏不是看他是富有还是贫穷,而是看人心与品德啊!身处日渐衰败的社会,我们都在抱怨别人怎么不好,却不为自己的不好而自责;都在埋怨人心怎么坏,却又都不想先改正自己、痛改自己的前非。继而,我们麻木的随波逐流,做人的道德标准在一点一点的下滑,人与人之间,信任与理解、忍让与宽容越来越少,我们能否认吗?从古到今,人类社会再没有任何一种理论和学说能使人类的道德回升。但是法轮功出现了,人传人,心传心,学的人越来越多,迅速传遍六大洲。这是大法的美好赢得了人心!学了李老师的《转法轮》,我明白了,“人之初,性本善”,本性的东西是最珍贵的,丢失了善良的本性是危险的、可怕的;学了《转法轮》我明白了,损害别人就是在害自己,损害别人的同时,自己失去的更多。大法唤醒了我向善的心,使我发自内心要做个好人!我喜欢看书,看过不少的书,但除了李洪志老师的书,再没有任何一本书能真正改变我、能让我脱胎换骨做好人!

前不久,我听到一个蝎子与爱的故事、一个发人深思的小故事,好感动啊!我真心希望每个人都能听到这个故事。在此,我就讲给有缘的你:

有一次,一个印度人看见一只蝎子掉进水中团团转,他当即就决定帮它。他伸出他的手指捉它,想把它捞到岸上来。可就在他的手刚够到蝎子的时候,蝎子猛然蜇了他一下。但这个人还是想救它,他再次伸出手去试图把蝎子捞出水面,但蝎子再次蜇了他。

旁边一个人对他说:它老这么蜇你,你还救它干什么?

这个印度人说:“蜇人是蝎子的天性,而爱是我的天性。我怎么能因为蝎子有蜇人的天性就放弃我的天性呢?”

不要放弃爱,不要放弃你的美德,哪怕周围的人都要蜇你!

也许很多人会觉得那个印度人未免有些傻,那是因为那些人只看到了事物的一面,只看到了眼前的利益得失,然而当人人都因为别人的不义而放弃或降低道德的底线时,我们每个人从这个越来越没有信任和温暖的社会环境里得到的回报将会是什么呢?

善良的朋友,守住我们心中的那份善吧,那是生命的根。不能因为别人的恶、别人的误解而放弃了自己的善。如果一生中因为我一个人的善良而改变了曾经交往过的十个人的话,那么那十个又用自己的善行影响了十个人,由此而来,这个世界不是很快就变得美好起来了吗?

有人不理解法轮功学员,说这些法轮功学员宁可丢掉工作、牺牲前途,宁可被罚款、劳教、判刑,也要说真话,太傻。很多公安人员也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就是太愚智,说个“不炼”就没事了,就可以回家了,他们就是不说、不低头!的确,很多时候,我们只要退一步,说一句假话,就不会失去那么多。在此,我要对你们说,在道德败坏的年代,是李老师的《转法轮》挽救了我们,使我们真正体会到了生命的幸福。过去在人世中养成的不好的观念,使我埋怨社会,错误的认为“人善被人欺”,也不相信什么“有理走遍天下”了,处世之道完全变成了怎样保护自己、保存自己。为了自己的生存,哪管伤害别人。从而越来越不相信圣贤古训,甚至怀疑“人之初”不是“性本善”而是“性本恶”!学了《转法轮》,我一下子明白了,原来善的力量才是最大的,纯正的善能感化人心、能化解一切恶。就像那个蝎子与爱的故事,当周围的人蜇我们的时候,我们相信爱心与慈悲能融化一切人心的坚冰,能善解一切误会与冤怨。“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我们报答不了李老师,但在李老师和法轮功受到诽谤、诋毁时,我们能做到的只是说一句真话!

朋友,假如你曾经救过我或帮助过我,别人仗着手中权力造谣诬蔑你,要我说假话骂你,我怎么能做亏良心、对不起恩人的事?!不是说官大他说的就是对的,不是说官大他做的就是好事。学了《转法轮》,我懂得了,人应该遵循天理与良心,不是谁有权我信谁、谁官大我信谁。记得在部队时,报纸上有学习安珂的报道。安珂,这个名字恐怕早被人们遗忘了。他是一个青年,看到扒手正在行窃,毫不犹豫的站出来制止。扒手是个团伙,凶恶的反问那个被偷的老者,那个老者害怕自己受到伤害,不敢承认被偷。结果扒手团伙说安珂诬蔑它们,在大街当众把安珂活活打死。如果那个老者敢说真话,抵制强盗行为,我们能否说“这个人真愚智,说个‘没有偷’就没自己的事了,非得说实话,弄不好钱丢了不算,还要挨一顿打,太傻。”能这样去说吗?现在,我们明知说个“不炼”就没事了,但在利益与良心之间,我们看重的是良心。当然,作为社会一员,我们也想好好工作,回报社会;作为人子,我们也想在父母面前尽尽孝心,回报养育之恩;作为人之父母,我们也想教育好孩子,让孩子成为社会有用人才,也想让孩子享尽家庭的温暖。然而,是谁剥夺了我们的工作?是谁不让我们照顾家庭?我们只是凭着良心说了句真话啊!

我想不到,也想不通:做个好人怎么这么难?做好人怎么还有人反对呢?这世道怎么了?但我们不会放弃爱,不会放弃善!做好人难,难道能因为难我们就不再做好人了吗?说真话吃亏,难道能因为吃亏我们都不敢讲真话了吗?

有人说法轮功教人做好人没有错,谈什么“修炼”这些迷信的东西呢?说真的,以前我也不明白什么叫修炼?也不理解那些出家人。一提修炼,就联想到和尚、尼姑……学了《转法轮》,我明白了,修炼没有什么玄的,原来修炼的实质就是不断的改正自己的缺点,不断的清洗后天污染上的坏思想,提高自己的道德修养。这向善之心人人都有啊,原来修炼就是修自己的心,升华自己的思想境界。这不是最正的生命之路吗?人人都能修炼啊!人人都应该修炼啊!谁天生想学坏呀。没学法轮功之前,总认为我们大人要教育孩子、孩子要学习,虽然大人也会犯错、甚至做坏事,却从来没想到大人也得学习、也需要教育!学了法轮功,我明白了,人,人的一生,是需要不断的学习与提高的,长成大人了,不等于学会怎样做人了。活着的目地是什么?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有的人活了一辈子都没有搞明白,都不知为啥而活着,。看了李老师的《转法轮》,我真的懂了。

感谢李洪志老师,是李老师深入浅出的道理启悟了我。在人类的道德即将崩溃之时,我能得此大法,找回迷失的本性,从堕落中回升,多幸运啊!我能不珍惜吗?如果你们看了《转法轮》,也会跟我一样珍惜的。

最后,我还要跟那些公、检、法部门的执法人员说几句话。

你们接触的法轮功学员最多,是非常了解法轮功的。江氏为迫害法轮功,强权压、搞株连,逼你们做自己不想做的事,如果说前几年你们是江泽民逼的,还说的过去。法轮功学员上北京,你们不管不行。而现在呢,你们完全可以自己处理问题,而现在法轮功学员发个传单、到群众中讲讲真象,何苦为难他们呢?知道吗?法轮功学员很理解你们的处境,不想连累你们,不想让你们在法轮功问题上再犯罪,去北京上访不报姓名,遭到了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有的被活活打死。他们也是为了你们好啊!为了不让你们受牵连,法轮功学员承受了多少苦和难?你们想到这些了吗?

现在江泽民下台了,你们为什么不能旁观一阵呢?为什么依旧变本加厉的迫害法轮功呢?江泽民不给自己留后路,难道你们也不给自己留条后路吗?善待法轮功学员吧,“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也许你的过失就在一个善念中被消除,一个善念就能带来生命的福分。有人说:“我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但我在这个位上,这是我的工作,我是执行任务,是江泽民让我干的,是江泽民的错!”我要跟你说,你是在执行江泽民一伙的邪恶命令、错误指令,你是在帮它们干坏事!如果都不听它的,它能干成坏事吗?你们在助纣为虐!天地无私,善恶有报,继续追随迫害法轮功,恶行必将带来恶报!你们中有亲身经历过的,也有耳闻目睹的,我们国家哪一次政治运动不是上级的指令,运动过后,有哪一个凶手是因为执行上级的命令而得到豁免的?就说文化大革命,平反时在云南秘密枪决了当时的凶手810人,其中军管干部17人,警察793人,他们中哪一个不是在执行命令,又有哪一个因执行命令而得到豁免呢?江泽民迫害我们,也在害着你们啊。它要完了,还要找几个垫背的。历史的教训还不能让我们清醒吗?法轮功这么大的事,能没有个结局吗?能没有最后的说法吗?为自己和孩子想想吧!为家庭和亲人想想吧!我的乡亲、我的同胞、我的兄弟姐妹……

最后声明一点,我不是反对党,我只是就事论事,我首先是人,只是说这个理。我也是一名党员,我也希望我们国家能繁荣富强、希望中国的事业能兴旺发达。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能说这样的话不好吗?真的是一心为人民着想的,人民能不拥护吗?我没有说党的宗旨错了,我只是说某些当权者错了,是它们利用手中权力在胡作非为。它们代表不了党却害了党;它们代表不了国家却害了国家;它们代表不了中国人民却害了中国人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