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吧农村同修,师父都棒喝了


【明慧网2004年11月12日】尽管师父一等再等,一拖再拖正法的结束时间;尽管海内外大法弟子多次与农村同修在法理上切磋;尽管邪恶因素在正法中被清理成极少、讲真象救度众生的环境也越来越好了,我们农村还是有一部分同修不够精進,甚至做的很差,出现一些不该有的反常现象。写出我地区几种情况与同修们交流,希望大家相互帮助,共同提高上来。

一、 城乡不同能成为不精進的理由吗?

下乡送资料,总会听到同修不自觉的说:“城里同修条件好,修的好,咱哪能比得了”,好象城里大法弟子修的好是因为城里条件比乡村好所致,修的好是应该的,农村大法弟子差一点实属正常,给自己找借口,给不精進找理由。同修啊,这个逻辑成立吗!当然,城市与乡村是有诸多方面差异,如果是常人或做常人的工作,乡村不及城市、落后于城市,差一点很正常。但我们是修炼呀,是大法弟子的正法修炼,宇宙在正法,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同化法、证实法、反迫害中救度众生,建立觉者的威德,是师父领我们走人成神的路,是极其严肃而又超常伟大的事情,怎能用常人观念来衡量呢?

任何一个人心都会障碍我们提高,这种消极认识是一部分农村同修不够精進的具体表现,这个思想是障碍我们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原因之一,也是旧势力借以操控、干扰、甚至迫害我们的理由。在旧势力眼里可没有什么城乡之分,谁有漏,谁有执著,它就钻空子干扰你、迫害你,甚至毁掉你。看上去没什么,只是给自己的不足或不精進找理由,其实是在给旧势力以生存的空间啊!更何况正法是有标准的,每个真修大法弟子都必须绝对的达到标准,差一点都不行。法中没有什么区域划分,没有东西南北之别,没有特殊情况,师父也没有给乡村弟子做特殊安排,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分别心是修炼中要去的。其实农村条件差更需要同修努力。

二、 正常“安稳”的田园生活,不知不觉中消弱着大法弟子的正念

很多同修维护大法不惧生死,不畏强暴,在劳教所、看守所等人间地狱都能堂堂正正的正念走出来,可是一回到家中就变了。正如一同修所说:“在家里也许比劳教所还难”(当然这个认识是错误的,是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们这里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解体所有黑手烂鬼),也许正是他的错误认识,以至于他从劳教所出来后一、二年内几乎变成常人。

由于邪恶的残酷迫害,对大法弟子的无理勒索、巨额罚款,使很多本来就很困难的农村同修倾家荡产,妻离子散,甚至家破人亡,即使有立足之地也都一贫如洗。大法弟子的家人,特别是老人、小孩在精神与身体方面也受到了极大的损害,惊吓使得他们一听警笛响浑身就打颤。一些人心重、顾虑心重的学员慢慢的随着岁月的流逝(没有站在正法的高度圆容的看问题)就不精進了,懈怠下来逐渐的也不思精進、安于现状了。再加上怕心、怕讲真象做正法的事再被抓去受迫害或者错误的认为万一再進去把握不好,守不住心性会给大法、同修带来损失,还不如维持现状。所以,放松自己,得过且过,在家中偷偷还学还炼,却不敢去讲真象。时间一长发正念也不能坚持了,就这样日出劳作,日落安寝,“安安稳稳”的收获耕作,过着“太平舒适”的生活(其实是因为师父正法洪势的推進,正念强、做得好的大法弟子用生命反迫害不懈努力,换来的外界相对宽松的环境。)把自己的史前洪愿也给忘了。

诚然能放下生死,从魔窟中堂堂正正的走出来是伟大的、了不起。但这只能说明过去,不能代表将来,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远远不够,救度众生,兑现我们的誓约尚且未了,回到家中也不是圆满了,就可以万事大吉了。师父说:“那佛把握不好还往下掉呢,何况你是个常人中修炼的人!”(《转法轮》)正法还没有结束,邪恶还依然猖獗,我们怎么能偃旗息鼓高枕无忧了呢?一放松一不精進可能就跟不上正法進程甚至掉下来。

三、 不交流不切磋,是农村情况比较差、比较乱的主要原因

农村大法弟子相对于城市比较少且居住分散,一个村甚至几个村只有一个,真正走出来证实大法的更少,文化层次面又参差不齐,这是客观存在的因素,但这影响不了真修弟子救度众生的大事。而同修间长期(几个月、半年甚至一年)的不接触交流切磋,甚至不看明慧,才是农村情况比较差、比较乱的根本原因。主要表现在:发正念形形色色,有先打大手印再立掌的,有一上来就莲花掌的,没有前5分钟清理自己结印动作的;有发正念一立掌大声念的;有发完后又结印又合十的;还有说什么我发正念甚至不盘腿立掌干着活照发……这些同修大多数很少与同修切磋。惰性与求安逸心使有的同修几乎混同于常人,有边吃饭的边看电视,中午12点也不发正念了;有必须同修送来经文,而从不自己去拿的;有把经文或资料放在柴垛里只顾农活而忘记送的;有的五套功法从未做完过;有的竟捡起他以前乌七八糟的东西,去什么什么地方上香还愿去了;有与常人斤斤计较起田地的;有张口不干净偶尔还骂人的;还有不可思议抱怨师父的:“怎么还不带我们走!”更可笑的大庭广众之下抽香烟的。大家看看,这不是给大法抹黑吗?这些表现是大法弟子的形象吗?能救度众生吗?忘了我们是干什么来了?

邪恶流氓集团对大陆大法弟子的疯狂镇压,残酷迫害破坏了师父当初给我们留下的集体学法、炼功的修炼环境,间隔了同修间的相互交流,使我们的信息、资料甚至师父的新经文不能及时传递,直接影响着整体的提高。人心重、怕心重但还想修的同修,不严格以法为师出现一些做为大法弟子不该出现的情况。所以铲除宇宙中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解体所有迫害、间隔大法弟子交流切磋、直接干坏事的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开创属于大法弟子正法修炼的环境,需要我们共同努力。(大陆很多地区现在定期开法会、集体学法、炼功,环境相当好,就没有那些不良现象)

师父讲:“我不想丢下一个大法弟子,但是你们得在真正的学法与修炼中提高自己呀!”(《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师父多次讲法都要求我们不要落下一个大法弟子,我们城里资料点多,精進实修的多,又有便利的交通工具。下乡去加强与农村同修切磋切磋,很有必要,一来弥补讲真象空缺的村庄,救度那里的世人,二来帮助落后的同修,使他们早日提高上来。

一次下乡送资料到一同修家,交流中发现他仍然是两年前的状态,讲的是人的理,说的是常人事,被家中乱七八糟的事搞得焦头烂额,家属有病(也修),他不但不能在法上帮家属,带着家属到处求医住医院了。法学的少,功没咋炼,真象几乎没讲,自己也知道很差劲,懊丧的了不得。通过切磋他发现了自己的不足,归正了自己的路,完全变了,他现在不仅讲真象了,还会帮助其他同修,协调起当地工作了。

今天我把我们地区的一些不良现象写出来,目地是让大家看到我们整体的不足,并非揭同修之短,是让同修重视交流切磋的重要性(其实这些都是在切磋时遇到的情况),希望同修们都能以法为师,先他后我,无私无我,都把自己当做负责人、协调人,负责起救度众生的各项工作,协调好当地同修间的关系,哪里有不足,谁看到就自觉去圆容,补充或归正,那我们的整体还会有漏吗?那些不好的现象还会出现吗?

大法洪传,宇宙众生有了得度的机会,师恩浩荡,“钟楼”、“鼓楼”齐鸣,我们本应勇猛精進完成我们的洪誓大愿,岂能半途止步,停滞不前呢?师父今天“也棒喝”了,想必时间已不多,千万不要在法正人间时“惊悔与急恨”啊。同修们,精進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