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边远地区的同修

【明慧网2004年4月26日】作为新学员,我总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一次,我和老学员交流时,问:“师父最近发表的新经文,边远山区的同修都能得到吗?”他们说不知道,很多年没有联系了。

第二天,老学员给了我三位同修的电话,让我试试看。那是农村几个炼功点的负责人,自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就不再有来往。

为了安全起见,我买了一张公用电话IC卡,接通了第一位同修的电话。得知,这位同修已经结婚,去了上海。

我接着找第二位。电话始终没人接听,一连打了几次,中午、晚上、星期天,始终没能联系上。

第三个电话打到了办公室。这位同修已经退休了,办公室人员告诉我他家里的电话,接着打过去。

是位小伙子的声音:“他已经不在这里,到××市他女儿家住了。”我再问女儿家的电话,他说:“我也不知道,我是他的房客。”

我本以为三个同修中,至少能联系上一个,可现在……我刚想把电话放下,对方突然说了一句:“不过,他每年都要做清明,下星期你再打,可能会回来。”

过了一星期,当我第三次去电话的时候,终于听到那句盼望已久的“我就是。”

我们都很激动。他告诉我,这么多年来,他们夫妻俩一直坚持修炼,没有放弃。本县有几个弟子也都在炼,可是和外界失去了联系,不知现在情况怎样?

我给了他一个手机号码,说随时可以联系。

第二天我正在开会,手机响了,原来就是这位同修。他日夜兼程,坐了七、八个小时的班车赶来。

我把7.20以来所有的新经文给他复印了一套,告诉他回去可以和别的弟子轮流看。他接过经文,热泪盈眶。

他谈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当年7.20的时候,县公安局准备对大法弟子进行抓捕和抄家,这时一位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出来说:“要抓先抓我,要抄先抄我的家,我是负责人。”结果那些公安都不敢动,所以,全县没有一位弟子被抄家。除了个别邪悟者,其余大法学员的资料都保存完好,但一些学员违心地写了“不炼功”的保证。

“那是污点呀,对不起师父。”他悔恨交加的说。我告诉他可以在明慧网上声明作废,然后一切从新开始,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

他即刻拿出笔来,以夫妻俩的名义,写了份“严正声明”。写完后,他感慨的说:“今天收获太大了,师父没有忘记我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