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小弟子2002年所见另外空间景象


【明慧网2004年11月13日】记得有一天晚饭后爸爸要出门,说他去学法轮功。我说我也要去。妈妈不让我去,爸爸也不愿意带我去,我大哭大闹后,爸爸才勉强同意。到了一个地方有许多人炼功,有人教爸爸。 我在一旁自己玩, 我看到有许多象小电扇一样的东西在空中转,特别漂亮。我就跳起来用手去抓, 并告诉爸爸。他当时不理我,后来才有人告诉我和爸爸说那是法轮。从那一刻起我和爸爸一同走上了修炼的路。

个人修炼

从修炼一开始我就可以在天目中看到许多东西,但我从不给别人说,除了爸爸和一起炼功的潘奶奶。修炼初期,我把看到的东西偶尔告诉爸爸,他不相信。有一次,我不经意间看到一个小朋友在下一个星期六要打电话给我说要到我家玩,我随口告诉了爸爸,他不相信,也不当回事。到了下一个星期六,爸爸果然接到那个小朋友打来找我的电话,爸爸才相信我说的是真的,并说这是宿命通功能。

有一次我看到我满身的每一个毛孔都是眼睛;还有一次天太热,爸爸光着上身和我一起打坐。我看到有几个天女在爸爸身边捂着嘴笑他。炼完后我就告诉爸爸以后要穿衣服,要不别人要笑话的。

我和爸爸一起学法,我们提高很快。我经常看到师父的法身,有一次师父穿一身黄色的炼功服,我看到师父的手上都是卍字符,就问师父能不能让我看看有多少卍字符。师父就将他的袖口挽起一点,我看到师父的小臂上全是卍字符,放射着金光,密密麻麻根本数不清。还有一次,师父来了,身体特别大,我问师父身体有多大,师父说今天就让我看他的身体有多大,这时师父的身体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开始我还敢看,后来随着师父的身体变大,我就不敢看了,再大我就害怕了。这时师父就又回到从前大小。

我以前学习成绩不好,修炼以后成绩越来越好,慢慢的我执著于考试的分数了。有一次小测验我问师父某一道题会不会在试卷中出现,师父说会。果然考试考了这道题。我可高兴了。后来期末考试,我又问师父会考那些题,师父告诉了很多题,我就认真复习。可是考试时,师父说的题一个也没出现。我很懊丧,给爸爸说,爸爸批评我太执著分数,更不该用高层次的法来影响常人社会,对师父不能有有求之心。

有一次元神离体,我回到了我的世界。有一个王座空着,还有许多人站在王座两列,有古代将军样子的,也有穿丞相衣服的。我坐在王座上,头顶上皇冠的宝珠一串一串的,和电视《西游记》中的那些国王带的一样。师父给了我一把大刀,刀上还盘绕着一条龙,它还会吐火除魔。我要舞刀,就让士兵把刀拿到院子里,他们四个士兵才能勉强把刀抬起来。我拿起来却觉得刀的分量刚好。我不小心把刀掉到了地上,把地砸了一道裂缝,当把刀捡起来时,地上的裂缝就自动合上了。那天下着雨,雨滴落在身上却不粘身,地上也不积水。

正法修炼

99年7.20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看不到新经文。爸爸的修炼状态也很不好。爸爸单位里还有十几个同修弟子,大家在一起商量怎么办。有人想去北京证实法,有人不同意,没有统一的意见。没有了集体学法和炼功的环境,慢慢的爸爸的修炼越来越懈怠。但看到大法遭恶人诽谤,爸爸很难过。

有一天,他太苦闷,就又拿起了烟抽,并把我抱在怀里,说:“我不行了,你好好修,修成后,一定再来度我!”不一会儿,他到厨房做饭,我独自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我看见天外有一颗火红的流星向地球飞来,在天上划过;然后我看见,天空象大幕一样的拉开了,天上飞下许多的龙、仙鹤,还有许多的天车等等。当时所有的常人都看见了,胆子大的在自己家里从窗子向外看,胆子小的在自己家里拉上窗帘,通过窗帘的小缝隙向外看。在外玩耍的小孩,有的被龙接到了天上。有一个火车站,许多人在站台上等车,看到比火车还大的龙,他们都害怕的跑到了候车厅里不敢出来。还有一个恶警用枪打龙,被龙用龙爪一下子就打死了。

我和爸爸站在新家的阳台上,我平时除魔骑的龙和一个非常威武漂亮的狮子向我们飞来。我想骑那个狮子,但是狮子飞到爸爸跟前让爸爸骑,龙飞到我这儿我骑上。 还有我认识的同修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他们有的坐在莲花上,有的坐在法轮上,还有的坐在天车里,我们一起飞到天外, 数不清的大法弟子已经在那里了。师尊坐在大法弟子们的对面,整个场面无比殊胜,洪大壮观。最后师尊流着泪说:“你们都回到各自的世界去吧!”于是大法弟子渐渐散去。

我把这些告诉了爸爸,他听了心里一震,重新坚定了修炼的信心。并告诉了其他弟子,大家都受到鼓舞。爸爸工作的工厂和我们的家在大山里面,消息很闭塞,那时我们看不到新经文,还不知有发正念的口诀。师父的法身有一次告诉我可以把我看到的告诉爸爸,增加他的信心。我看到许多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动物,低级丑恶。我就打出功能除恶。每当我除恶完成后,师父就奖励我一个法器或兵器。我那边的身体和思想知道它们的名称和用法,但我不知道。我经常看到弥勒佛,哪吒,二郎神,和天兵天将。他们都在除魔。

一次,一场大的战役,很多的奇奇怪怪的生命排着队,向大法弟子冲来,它们还有带头的。有的用刀砍成几瓣后,却能重新合起来,又活了,怎么打也打不死。我想起师父给我的一个瓶子里有一种白色的药面,我就把药面撒在它们身上,它们就化成水了。有一次,师父奖励给我一把宝剑,剑刃的一侧是火,可以烧魔,另一侧是冰,可以把魔冻住。师父还给了我一把剑是透明的,剑身上盘了一条龙,我觉得真好,威力可大了。随着能力的增大增多,我渐渐不用兵器了,我更喜欢用拳脚除魔。我可以打出各种拳,随心所用。师父给我了一双银色的靴子,和一双露指头的拳套,很有威力,还有一个带卍字符披风。一次我到了一个山谷里,有两个恶神,它们变的很大,山谷的河水才淹没住它们的脚,我一看它们变大,我立刻变的比它们还大,用拳脚把它们铲除了。

后来我们看到了新经文,又知道了发正念口诀,更加明白了正法修炼的意义。师父传授给我们的口诀威力特别巨大。自从开始除魔后,层次提高很快,几乎每除一次魔,就提高一个层次。开始我看到我和爸爸坐着功柱上去后,有的空间的神仙对我们有抵触,不正眼看我们。随着正法时间的推移,他们开始理解我们了,对我们总是笑眯眯的。除魔开始是和动物打,后来就和一些人打,它们有人身,但身体里面却是动物形象的,我用师父给我的兵器很容易就把它们铲除了。再后来,是和一些神打。我没有把握,不知道该不该铲除它们,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我就问师父,师父说:“你有眼睛,可以自己看。”我就用我手心的眼睛看它们,一看它们都不纯净了,是败坏了的神。我就用发正念口诀一下子就把它们铲除了。

随着正法的推進,许多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都想到地球这儿躲一躲,我看到地球被一个巨大的天网包着,邪恶生命一般進不来,但也有个别的漏网,大法弟子们站在网旁边,把漏网的铲除掉。

一个同修阿姨的孩子叫波波,比我大两岁,他不修炼。一次爸爸到阿姨家和阿姨交流,告诉波波师尊的慈悲苦度及修炼的神圣和伟大,并劝波波修炼。波波于是开始修炼。两个月后他的天目也可以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元神也可离体除魔。我俩经常一起出去除魔,他骑的是一只凤凰,可以吐火。有一次我看到了他的脸,和他的人身的脸长的一样,年龄大一点,17或18岁的男孩样子。一般只能看到他的身体和他骑的凤凰。他炼功已经是2002年了,炼的时间短,所以他的兵器很少,每次除魔,用的时间都比我除魔的时间长。因为他比我大两岁,他可以把他看到的除魔景象详细的说出来。我只能简单的说一说。

爸爸对我讲的有些除魔过程似信非信,认为太玄了。一天爸爸带我去县城,路上有一个庙,我对爸爸说这儿的另外空间有水,我要在这放一条金鱼。这个金鱼是师父在我一次除魔后给我的,金鱼可以放出金光,能起到震邪的作用。不久波波和他妈妈也去县城,在路过那个庙时,他看到一条金鱼在庙的另外空间。就给他妈妈说了。事后,同修阿姨把波波看到金鱼的事不经意间说给爸爸听,爸爸兴奋的说:“那条金鱼是我孩子放那的。”阿姨听了也很兴奋,他们就更相信我说的我所见到的都是真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