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法小弟子的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4年10月19日】我是一个小男孩,现在快十周岁了。我在6年的修炼中有许多提高,也有许多不足。

* 跟妈妈在家学法、炼功

我的爸爸、妈妈于2000年11月24日去北京证实大法,那时候我才上幼儿园,那天晚上没人来接我,只好跟一个老师走,那天晚上在老师家度过。到了第二天,我迫不及待的给姥姥、姥爷打电话,让他们来照看我,我哭泣着。第二天晚上姥姥终于过来了,我很高兴,又很难过。我家里师父的讲法磁带被拿到别人家去了,我不能听法,所以姥姥、姥爷看我的这段时间我一直没能听法。过了几个月后,妈妈回来了,爸爸却被非法关押了三年。三年中,我却没有过分想念爸爸,因为我和妈妈、还有其他同修、小弟子在家学法。师父在《修者忌》那篇经文中告诉我们,“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

* 从梦中悟到自己的不足

在今年夏季,有一天晚上睡觉中,梦见我、爸爸、妈妈在某小区里散步,忽然来了辆警车,爸爸、妈妈和我几乎每看见警车都说个“灭”字,就“灭,灭”,可警车里的恶人出来了,恶人隐藏了一下,就开始抓我们三个人,还说:“法轮功!?”第二天早起后,就立刻跟爸爸、妈妈探讨一下,我从师父的某本讲法中看到(不是原话):在梦中梦见一些不好的事,有可能是将来要发生的,也有可能是假象,不是真实的。

第二天晚上睡觉时我又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了“师父”,对我和妈妈说:“你们圆满了。”我说了声:“师父”,我觉得梦里这个“师父”有点不太慈悲、不太善。早晨起来后,我又跟爸爸、妈妈说了我昨天做的梦,我说:“梦里的师父一定是假的,因为我觉得有点不善。”爸爸、妈妈都认为:现在正法修炼还没有结束,所以师父不能明着告诉弟子圆满了。通过第一个梦,我悟到那时不太主动听法、学法、炼功;通过第二个梦,我悟到:我在看到师父的某本书中有“白日飞升”四个字,就想:我圆满时可别出什么心啊,师父可别落下我。就因为我有这些方面的执著心。所以才做了这两个梦。

* 烧小册子,不让同学被毒害

那天是星期五,班主任对我们说,“这有一本册子,是反对X教的书,大家下课拿着它看看。”第二天下午,另一个老师对班主任说:“应该把这本册子在班上读一读。”

我看见一个同学坐在窗户旁,风吹着窗帘,刮呀,刮呀,她正在看那本册子,我故意拽窗帘玩,让她也跟着玩,为了不让她看不好的东西太多。

我又看见一个同学,坐在我的前面,也要看那本邪恶的册子,我就说:“把它给我看看吧。”也是为了不让她看不好的东西太多。

我想:要是再不销毁它的话,那就会毒害更多的同学的。

今天放学回家,我把事情告诉了妈妈、爸爸,妈妈、爸爸都说让我去把那本册子拿回来烧掉。

今天星期二。第二节上数学,下课后,我去讲台把那本册子拿到桌子上。拿册子时,我小声的说:“哎,这东西是什么?拿回去看看。”拿到桌子上后,我折两下就放進桌堂里,第四节上体育课,我边玩边发正念,我想:一定要把那本册子拿回家烧掉。

中午放学时,我又发现还有一本邪恶的小册子,回家后我告诉妈妈后,妈妈说:“下午把那本册子也拿回来,一起烧掉。”晚上放学后,我把那本册子也拿了回来,和妈妈、爸爸把两本邪恶的册子烧毁了。晚上八点,我和爸爸妈妈集体发正念,铲除邪恶对老师和同学的毒害。

* 破除旧势力对我讲真象的干扰

自从《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这篇经文发表后,我就迫不及待的想讲真象,却没有智慧,不是忘了,就是没有机会。一天上语文课时,随便翻了一页,看见了一个“情”字,看来是我还有情在,又悟到我要讲真象了,就在文具盒里的课程表上写了“情”、“真”两个字,可以随时提醒我讲真象,但还是被邪恶干扰,我发正念求师父帮我找机会。终于有一次,机会来了,跟我一块儿走的同学不走了,在一个楼栋门口,只有一个同学直着往前走,我就跑过去跟他讲真象。我回家后很高兴。可后来一次机会也没找到,可能是我有了欢喜心,所以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虽言修炼事 得去心中执 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洪吟(二)》-《去执》)

* 修善修忍

在去年,我上姥姥家玩,我表妹也在。我跟她没玩好,因为一点小事就和她干起来了。打着打着,姥姥知道了,这时必须得有人拽住我,才能缓一缓气,但心里还不能解恨,要是别人问我怎么回事,我就向外找的说:“那他(她)……。”那时候总向外找,不向内找。爸爸总让我背《何为忍》,现在还可以向内找了,知道了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只要每次爸爸在跟前,就立刻让我写或背师父的经文《何为忍》。

* 要做好三件事

现在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清真象),我做的不算太好,应该更加精進。

天天上学,没时间看法。其实有时间,就是不利用。中午的时间除了吃饭就玩、做手工、做其它的事情,要是玩的时候改成看法,做手工的时间改成看法,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看,就能看很多法,可是现在很少看。我悟到:正法即将结束,不看法也就是没做好三件事,这样可不行。

天天上学,没有时间炼功。妈妈说:你快点做作业,做完后全家三人集体炼功。可是天天作业多,写不完,所以炼不上。我悟到:另外空间里的那些邪恶干扰我,让老师作业留得多,让我炼不了功。我要铲除那些邪恶,把它们全部清除掉。

现在我还经常帮助爸爸、妈妈刻一些真象光盘、打印《明慧周刊》及真象资料。因为爸爸上班很忙,我可以给他减轻一些负担。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