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患蛛网状重症肺结核的廉忠平能出门走路了

【明慧网2004年11月13日】我叫廉忠平,是山东省平度市张舍镇廉家村人,今年52岁。我是从2002年4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这之前患蛛网状重症肺结核,是被医院判处死刑的危重病人。

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我活不到今天,我的家庭也没有今天。

那是97年上半年,我经常发烧,咳嗽带血,当时认为可能喉咙发炎也没当回事。随便吃了点消炎药也不见效,到医院也没检查出来什么病。后来发展到高烧不退,大口吐血,胸闷,憋气,这才感到问题严重。在家人的督促下到医院作了全面检查,通过CT检查是肺结核后期,医生告诉我女儿说:你爸爸是肺结核晚期病人,挺严重的,需抓紧时间住院治疗。这样我就住進了市肺结核病医院。大约住院40天左右,病情得到了控制,就出院回家,后来又有几次复发住院治疗,病情一次比一次严重,一直持续了将近两年的时间。

从99年春开始,病情开始恶化,整日吐血不止,剧烈的疼痛几次昏死过去。后来吐出的不是鲜血,而是肺部的烂肉。医院作進一步检查,发现双肺已烂成蛛网状。最大洞孔象乒乓球一样大。整个肺部几乎全部烂掉,医生告诉家人,医院是不能治疗了,给他准备后事吧。

因为躺着憋气,从99年到2002年四年多的时间没躺下睡过一个囫囵觉,只能倚着被子半靠坐着,因不能下床,吃药,打针,大小便都是妻子、女儿照顾。为治病花尽了家中所有的积蓄。最后,妻子不得已求亲告友,多方求借,债台高筑。因无钱治病不能住院治疗,只能在家吃药打针,病魔折磨得我骨瘦如柴。1米75的个子,只剩下七十斤重,不象人样,连医生打针都害怕,不愿意来。

这几年的时间里,我看到劳累忧愁的妻子和女儿,再看看度日如年,生不如死,苦苦挣扎的自己,还不如一死了之。每次想到死都被家人发现,未能如愿。就在这时,妻子,大女儿也出现咳嗽不止等症状,到医院一检查也染上此病,真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我知道这一消息时有如晴天霹雳,当时就昏死过去。当醒来时就感觉到人生已经走到尽头。欲哭无泪,好像是魔鬼把自己赶到了绝望的境地。

2002年4月23日,这个令我生命出现奇迹的终生难忘的日子。一个法轮大法弟子到我家给我介绍法轮大法,我一边听他讲一边就感到浑身热乎乎的非常舒服,心里非常清亮。临走前他给我留下了李老师的讲法录音带和《转法轮》

我听了师父讲法的第二天就不吐血了。此后病情逐渐好转,第七天的晚上,我刚想睡觉就看见一个又高又大的人把我领到了一个非常美妙的地方,在那里我看到了师父,心里非常高兴。师父一句话也没说,在我的前胸用手指一节一节的往下量,就感到师父的手指热乎乎的非常舒服。心里想:莫非师父要给我换一双新肺?第二天一早,我醒来就能下床了。随着不断的学法炼功,我的身体变化越来越大,下床后我就锻炼走路,从第一步开始,五步,十步,逐渐加大步数。一天,我走出家门时,街坊邻居都惊呆了:“廉忠平能出门走路了?!”当听说我是学了法轮大法后奇迹般的活了过来时,大家都不约而同的赞叹:法轮大法真神奇,真了不起。

四个月后的一天,同修约我到十里路以外的同修家学法切磋。我当时很犹豫,因为身体刚刚恢复,家人都担心我走不了那么远的路。最终我还是去了。在回来的路上,就感到好像有人推我一样轻松,一点都不觉得累,心里高兴极了。到家后,我跪在师父法像前泪流满面,心里感慨万千,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是大法给我第二次生命,是师父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我出生在贫寒的农家,因家里穷,没上过一天学。学法初期只能听师父讲法录音或家里人念给我听。在一次集体学法时,轮到我读书,因我不识字,只能跳过我,由我身后同修读,当时我心里非常难过。我要能读师父讲法该有多好,心里便暗下决心:一定要通读《转法轮》。我开始拿起书来,只见满书是字,不知念什么,我就求师父教我。就此一念,我翻开书就感到这些字好象都见过,看完一页除有几个字不认识之外,几乎都能读了下来。我白天黑夜,学法从不间断,在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里,我这个目不识丁,大字不识一个的文盲能通读《转法轮》全书和师父其他讲法。

大法在我身上显现出的人间奇迹,震惊了整个廉家村。全村老少没有不知道我这个被医院判处死刑的危重病人学大法后起死回生的,没有不知道我大字不识一个能通读《转法轮》的。

为了让被蒙蔽的人们了解迫害的真象,了解法轮大法的真象,我把这段经历写出来,供有缘之士思考,什么是真正的好,什么是真正的坏,请大家三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