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公务员修炼故事:快乐的每一天


【明慧网2004年11月15日】我是一个快乐的台湾公务员。一九九九年江××下令打压法轮功之前几个月的某日中午,我在办公大楼文康室练完以前花了一千多美元所学的气功回办公室时,在楼梯口遇见一位同事。因为以前我们常在一起炼功,而且她练得最勤快,却突然不再出现在我们炼功的康乐室。我觉得很奇怪,于是问她怎么突然不炼了。匆忙间,她轻轻的说:“现在炼另一种更好的功法”。我于是带着半信半疑而又有点羡慕的心情回办公室。几天后,她送我一本《转法轮》,并且告诉我法轮功是一种性命双修的功法,而且修的是自己的主元神。在看书的同时,我在办公室向她学了五套功法。之后不久,我与数十位同事一起参加了在服务机关举办的法轮大法九天班。就这样,我就开始了法轮大法修炼的行列。

对一个从来不曾炼习打坐的大男人而言,炼第五套功法确是一大考验。初期不但无法双盘,连单盘时都是臀部半边悬空,一腿朝上的“高射炮”姿势。但本着师父所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的训勉,我由单盘半个钟头到一个钟头;由双盘五秒钟到双盘五分钟,再逐日进步。两年后,在一个斜风细雨的清晨,忍过了椎心刺骨,几近晕眩的疼痛,首次双盘打坐一个小时。几年以来,除了极少数特例外,每天坚持双盘炼神通加持法一小时。现在每天打坐时,虽然后面的三十分钟双腿依然疼痛难忍,但我清楚知道,那是我应该承受的,因为生生世世、有意无意中,自己不知造了多少业;伟大的师父已经帮我消去大部分,就剩下那么一点点让自己每天一点一点的偿还,真是太轻松了。所以每当腿疼得几乎不行时,就想起师父在《洪吟》中所说的“圆满得佛果,吃苦当成乐;劳身不算苦,修心最难过。”的话,然后把腰杆挺得笔直,享受疼痛的美妙。果真,双腿的疼痛在不知不觉中消失无踪,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得法前,因长期劳心劳力,生活紧张,使我长期遭受失眠、腰酸背痛甚至心律不整而吃药三年。得法后这些毛病都在不知不觉中消失无影。尤其心性上更有明显的改变。以前看见别人升官、作股票发了大财,就会既羡慕又嫉妒,总希望自己也能多得点好处,甚至因见周遭的人在股市大捞一笔而失眠。学了大法后才知道有得必有失,而且得的越多,失去的也越多。炼功人一切要顺其自然,要放弃一切执著,包括对名、利、情等方方面面的执著。现在回想起来,还真庆幸自己以前没得到什么大好处,否则真不知道以后要遭多大的痛苦,才能还清过去所造的业。

内人因眼见我的改变,大约在三年前也喜得大法。从此,我们步调一致,家庭生活更加圆满快乐。现在我们几乎都是清晨四点半起床,共同前往附近公园与一群同修一起炼功,有如7-11便利商店,全年无休,只要情况允许,无论严冬酷暑,刮风下雨,甚至台风来袭,我们天天一起出门炼功。炼完功早上七时二十分回到家稍事梳洗换装后,我们一起开车前往台北市上班。每天约一小时的车程中,除了听师尊的讲法带,进入市区车速减慢后,我们首先一起背诵论语,再一起背洪吟或新经文,或比赛谁背得最流利,最完整。在我内人下车后,我就复习自己背得不熟的部分,接着再背一遍英文版的《论语》之后,办公室就在眼前了。

除了特别原因外,每天中午十一点五十五分,我们十几位同单位的同修都到会议室去一起发正念。每次与这些精进的同修们一起发正念时,我都觉得好像全世界都充满着安静祥和,而且能量特别强大。见到同修们各个腰杆笔直,正襟盘坐发正念的样子,就像看到一座座的神像一样,也使我更加专注的发正念。除了参加每周一次住家附近炼功点的学法组及每周末在台北的英文学法组外,每周一中午则参加我们办公室的学法组,大家一起学法、交流,“比学比修”,以共同提高。下班后,在回家的车上,我与内人有时交换心得,有时一起听师父的讲法。回到家用完晚餐、整理好家务后,我们一起学法,然后我就利用在常人社会及工作中长期累积的英文技能,翻译大法的文章,至晚上十二点十分发完正念后再就寝。几乎每天都是这样的规律与平淡,但是每天都是快乐的一天。

得法以来,每逢有受训需要自我介绍的场合,我都会骄傲的说自己是炼法轮功的大法弟子。也会将自己身心受益的例子与大家分享。除了集体的国外洪法活动之外,每有前往外国出差开会时,都将洪法材料随身携带,利用机会将大法的美好带给世界各国有缘的众生,也将大法被迫害的真象向国际人士揭露,争取国际正义的支持,使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早日结束,还给大法清白。希望在中国的亿万大法弟子很快都能像在台湾及其他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一样,每天都过着快乐的一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