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本溪市恶警非法闯入我家骚扰


【明慧网2004年11月17日】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2004年9月18日晚我们一家四口已進入梦乡,夜里12点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和门铃声将我们惊醒,丈夫问谁?门外的人说“楼下的、你家漏水了”。因前一阵子我家坐便下水道确实有问题,我便毫不犹豫的将门打开。

可随之進来的并非邻居,而是六七个身着警服、便衣的刑警,丈夫和闻讯赶来的女儿非常气愤,问: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欺骗人?为首的一名恶警说是工作需要,我们在执行省里的命令,我们有搜查证和逮捕证,谁是户主?我一听就明白了,是江泽民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的又一次迫害。我对他们说你们進屋吧!我让丈夫帮我穿上衣服、又将我扶起(因为在这之前我已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他们進来了四个人,其中一人坐到桌前,其余几人進了那屋,要我丈夫和女儿也作笔录,为首的人问我还炼不?我说:想炼我起不来。又问我你有书吗?尽和什么人接触?我觉得好笑,我和谁来往啥事都得汇报?我告诉他们我们没有错,是江泽民在迫害我们,如果不是大法我的家今天就不存在了,就这样给他们讲着真象,他们却无动于衷。

这时已是深夜1点多了,家里还有90岁的老母亲吓的都哭了,眼泪直流,我看到这个情景后,就冲他们说走吧!他们问我,你能走么?我说:不能。女儿不作笔录他们就威胁说不配合就扣上,最后又将我仅有的大法书籍全部收走。他们不许我们关门,也不许打电话,就连我丈夫为我接尿关门也遭到了训斥。

一夜厨房灯点着,始终是两名以上恶警在厅里坐着,他们不停的换来换去,边说话边打着手机。我也是年过半百的人了,因为为大法说句良心话曾蹲过监狱,了解他们的邪恶行径。可我年轻的女儿和年迈的老母亲怎受得了这样的刺激。女儿被尿憋得团团转,可他们仍坐在厅里视而不见。母亲经过这一夜的惊吓苍老了许多、迷糊心跳,我和丈夫、女儿也有同样的感觉。直到上午11点钟恶警才离去,可我们全家受到的伤害却是永远都难以忘掉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