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本溪市牛心台派出所和本溪市教养院对我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2004年7月10日】我于2002年2月4日晚在家附近公路上行走时,被牛心台派出所闫维成、朱岩等四名恶警非法绑架,无任何理由,把我劫持到派出所。在派出所内,恶警把我的衣服扒掉,用皮带和拳脚猛击我的头部和身体,长达一个小时左右。当时我被打的头脑麻木,头、面部起包、脸部变形,满身是血,小腹被打得动不了。然后恶警把我关在铁笼子里,把我的手铐在铁笼子上一天一宿,不让我吃喝,家人送的饭,都被他们给扔了。

2月5日晚7点恶警把我送到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恶警指使犯人往我身上泼冷水、打我、不让我睡觉。我还在里面被强迫做奴工,因我的眼睛花,看不清做花的程序,做不出来,遭到姓毛的恶警毒打,在看守所共关押28天。

3月5日,我被非法判两年教养,非法关押到本溪市劳动教养院。在教养院,我被恶警毒打成了家常便饭。有一次恶警郭铁英强迫我写保证书,我坚决不写,她就凶狠的抓住我的耳朵往上提,当时耳朵就揪得破皮出血,疼了很长时间,不敢碰。还有一次,恶警丁会波因我拒绝练太极拳,逼我在操场上跑三圈,又把我叫到没人的地方,对我拳打脚踢。在强制洗脑期间,犹大金明智等二人轮班看着我,不让我睡觉,令我连续几天眼花,看不清东西。

最严重的酷刑就是两次盘腿迫害。第一次,是戒毒所所长最凶残的恶警刘绍实带领郑涛、丁会波、郭铁英、胡艳艳等恶警,还有犹大杨国志、刘国平、赵桂荣、金明智等人,他们残忍的先是把我的手在后背绑上,把我的双腿板在一起盘上,用绳子绑上,然后又把我的脖子绑上和腿连在一起,致使我的身体折叠,头抬不起来,全身动不了。这还不算完,这伙凶狠的恶徒居然丧心病狂,再用板子伸進我的两腿中间,用脚踩板子,两脚上去垛,由于怕恶行暴露,他们又用抹布将我的嘴堵上,不让我说话,还用手掐我的脖子,不让我出气,用手抠我的肋骨,拳打脚踢。当时恶警郑涛叫嚣:一次到位。时间长达七小时,当时我真是疼痛难忍,整个身体全都是血,脸都变形了,生命危在旦夕。由于我心中默念经文,才没有被迫害致死,后来就感觉不那么疼了。

第二次,也就是两天后,我又遭受到同样的酷刑。恶警郭铁英把师父的像放在我的鞋里,让我踩,被我拒绝,折磨长达两个小时。

现在我已经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由于我长期受迫害,妻子和孩子没有工作,没有生活来源,被迫把房子卖了,造成我无家可归,到处漂泊,流离失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