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城市大法弟子被绑架后的反思


【明慧网2004年11月17日】各位同修,我们每天都在忙于自己的事情当中,为了节省时间,为了方便,我们利用书面这种形式,就当前的情况提出一些问题,与每一位同修交流切磋,反思与切磋是为了找出不足,总结经验,让我们整体提高上来。从而做好师父让我们做好的三件事。

从一同修出车祸引起的反思:

因为一些同修之间发生了矛盾,一同修心态不好,导致摩托车被扣留;后听说500元都不给了,于是决定买摩托车。这样决定到街里买摩托。因钱不够,还想凑钱。在打摩托车到街里的途中,一同修从摩托车上摔下来,后脑垫到石头上,当时昏迷不醒。一饭店老板把她送到医院抢救,因脑出血,家属怕有生命危险,转院到哈市一大医院。一度出现危险现象。大法弟子得知后齐发正念,在医院曾经多次抽搐,医生说要做脑切除手术,气管切除手术,家属没有同意,一是有危险,二是没有那么多钱,后来经过家属同意从医院接回,从医院到后来被接回,历时近一个月,是大法的威力,救活了同修,体现了大法的超常、神奇和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

从这位同修住院、出院一段时间,大法弟子的精力几乎全部投入到这件事情上,有的同修没有站在法上认识法,盲目的去做,大帮哄,一味地听某些人说,安排不得当,大包大揽,协调不好,召集的人过多,学法时放讲法带声音过大,在院子里集体炼功,左邻右舍都知道。当有同修提出,马上反驳,说这是人心,忽视了安全问题,没有为同修考虑。还有,在同修家吃喝住,人多得像食堂一样,胆子越来越大,逐渐的人多,产生执著心。有些事情意见不统一,但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矛盾逐渐突出,有些人看到问题也没有坚持,而个别协调人一意孤行。

把同修救活的整个过程,体现了大法的神奇,正念的威力,整体配合的作用,但是很多人起了执著心,认为只要正念正行,不存在安全问题,特别是有个别协调人也如此,曾有人说过:“现在不存在安全问题”“正念正行,没有万一”一提到安全马上说:“你这是人心,马上去掉” 记得师父讲法中有这样一段话:“更可怕的就是,有许多人看负责人的;负责人怎么样他就怎么样,负责人好他就好,负责人做不好他就跟着学。修炼中我是叫每个大法弟子都独自走好自己的路,建立各自的威德,使自己真正走向圆满,成为一个主掌各自天地的王。怎么能不自己走路、不自己学好法、不树立自己的正念呢? ”(《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很明显,显示心和欢喜心暴露出来,非常严重。

男女关系问题:被抓的人中就存在男女关系问题。同修之间做讲真象的事,难免有一些接触,互相之间产生爱慕之情,双方不能及时抑制这种不正当的感情纠葛,任其发展,以至不能自拔,造成严重后果。有的男女同修在一起不顾及自己的言行,没有按照修炼人的标准修炼自己,不及时向内找,更严重的是有人提出来,采取常人的方式,争风吃醋,不在乎,只要自己是清白的,不怕别人说,越说两个人越在一起。

“到目前还有的人在私生活上根本就不是修炼人的行为,这样的,无论你做的再多也不能圆满。在讲清真象中挥霍大法弟子省吃俭用用来做资料的钱,我一直在告诉你们做什么事首先要先想到别人,你们在使用大法弟子的钱物时想过这些吗?邪恶是无孔不入的,你们一念一行邪恶都在虎视眈眈。你们执著什么邪恶就加强什么,你们思想不正它们就会叫你不理智。大家都在为大法付出,而有的人却无耻的向学员要报酬。你是在修吗?你在和谁讲条件?修炼人的形象哪里去了?修炼人的威德怎么树立?你以为师父在领你们搞常人的政治吗?还有的人头脑一直不清醒、不冷静,自己不注意安全,更不注意其他人的安全。因为当初这批学员走入大法弟子中时就知道在魔难中、在考验中、在那么大的业力的消减过程中对他们来讲都是很严峻的考验,行和不行,那个时候都是未知数。当然这部份不理智的只是很少的。”(《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以上一系列问题,没有及时解决,有一些人知情不说,有的人指出来又不知道向内找,导致小岭之行24人被抓。

经过是这样的:2004年8月15日,24名大法弟子去小岭镇发真象资料,发到最后一个屯儿,大约晚上1点多钟被人举报,7个警察堵在路口,先有4、5个人被抓,这时一些人切磋,一部分男同修主张三三两两、各走各的,谁能走谁走。而一些女同修主张正念正行往出闯,堂堂正正。女同修意见占上风,决定闯,一个一个往出走,结果陆续被抓。由于偏激认识,没有在法理上真正认识什么是正念正行,出现问题不理智、不清醒,当整体心态不纯时,根本达不到正念正行,个别人根本达不到坦然不动,这时候硬闯就是强为。在当时的情况下,应该及时疏散、走脱,况且还有机会和途径走脱。由于人多做资料时目标大,农村又比较偏僻,有外来车辆特别显眼,而这些问题都没有及时意识到,就是一句话“正念正行”,农村还有很多人不明白真相,不适合太多的人一起去发资料,加上有些人的心态不纯, 因为这些不安全因素的存在,再加上好大喜功,追求表面形势轰轰烈烈,才出现了这样的没有周密安排、没有安全措施的大规模正法活动。还有一些同修有一种错误认识,认为避开邪恶就不是堂堂正正,所以面对恶警抓捕时,铤而走险,结果被抓。

24名同修被抓,直接原因是一同修的家属举报,这件事应该引起我们高度重视,个人修炼,在圆容家庭这方面做得不够,做大法的事家人不理解,不能够支持,反而还起到干扰作用;有的同修做大法的事不修口,常人是很难理解修炼的事,除非我们平时跟家人讲清真象,有人把同修之间的事都告诉了家属,不拘小节,不为同修着想,不顾及安全问题,不为法考虑,起到了很不好的作用。

这件事出现以后,一些同修的家属马上表现得很失常,没有正念,有的打电话要举报某某人,有的说一些不理解的话,有的言行表现出不理解,有的家属甚至为了救自己家的亲人都想到要举报别人来减轻或救出自己家的人。以上种种表现说明我们平时在向家人讲真象这方面做得不够或不好,家里的环境没有正过来。其实,大法弟子的家属和我们的缘分是非常大的,他们应该是我们首先救度的对象,我们真的不应该忽视了自己的家人,向内找一找,是不是我们圆容的还不够。这样不但干扰了我们正法,由此还产生很多负面影响,有的甚至对大法犯下了罪,我们是不是有责任呢?后来阿城地区又有近10人陆续被抓,教训是深刻的,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好好的反思一下自己,为什么出现这么大的漏洞?修炼是严肃的,如果我们做不好,无形之中对大法就起到了破坏作用,吸取教训走正我们以后的路吧。

我们阿城地区长期以来存在一些问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下面就阿城市的整体谈一下个人认识。

一、学法问题

在做讲清真象、救度世人的过程中,有的同修不能静心学法,一学法就困,没有意识到是干扰;一忙起来就把学法时间挤没了;有的同修为了学法而学法,没有真正指导自己修炼;有的同修常人心太重,一头是名利情、一头是大法两不误,即使学法也没有真正提高上来。也有一些同修平时也经常谈学法,遇事向内找。但没有落实在行动上,而是成了一种口号。

因为学法不深导致法理不清,一些同修认为修炼就得有考验,有考验才能提高,在磨难中建立威德。还有的同修认为被劳教过的、经历过考验的修得高;还有的人想:自己没有经历过魔难能圆满吗?师父讲法中告诉我们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连旧势力的表现都不承认。我认为有以上想法的同修恰恰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符合了旧势力的理,被邪恶钻了空子。师父讲过:“正法中我是绝对不承认利用这场邪恶迫害来考验大法弟子的,大法弟子也不要抱着承受迫害因此而修得高的错误想法。大法与大法弟子是反迫害的,这也是身为大法弟子的责任。不在法上修,承受迫害本身也无法修得更高,更达不到大法弟子的标准。不承认它旧势力提供的这个所谓的环境,因为在正法中我会使一切众生都同化大法,根本不需要在这种邪恶中锤炼大法弟子。”(《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听说有人被抓,马上用人心对待,不在法上认识法。比如:谁谁被抓了,赶紧避一避。上边又开会了,通知大家注意。为了安全,资料也不发了,也不讲真象了;表面看觉得是为同修好,为大法负责,实际上最容易干扰一些学法不深的学员,无形之中造成了一种紧张气氛,人心浮动。有的同修把已经拿到手的资料又送回去了,造成资料积压,根本不为别人考虑,同时也暴露出自己的私心和怕心。有的同修人心太重,老是把希望寄托于常人,有的借助于家人的保护,去取资料都让家人帮着拿(当然有的同修家属是主动做的还不一样),自认为做的安全又无漏,但恰恰暴露了根子上的问题。师父告诉我们:“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特别是当听说有24人被抓,后来又有近10人被抓,马上人心浮动,其实我们这时静心学法,师父法中早就告诉我们怎么做了:“我每当要讲正法形势的时候呢,我总要补充说一下:大法弟子的修炼形式就是这样的,谁也不能走极端。你该做什么还做什么,你想要做什么你还是照常做你要做的事,因为你的一思一念、你的一个举动都影响着很大的事情。发生多大的事就当作什么也没有,照常的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这就是你们今天走的路,这就是你们留下的威德。大法弟子走的路,这就是修炼形式所决定的必须这样修的,决不能够因为有任何常人的形式的变化而发生变化。”(《2004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现在已经是正法的最后最后了,师父是让我们决裂人的时候了,我们还抱着人的观念不放吗?师父说:“我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挖根》。“人就是人,关键时刻是很难放下人的观念的,但却总要找一些借口来说服自己,然而一个伟大的修炼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验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经文《位置》)建议同修都能静心学法,多学法,找到自己根子上的问题去掉他,在修炼的路上纯净自己,正念正行,多在法上提高,扎扎实实的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走好自己最后的路。

二、自我意识强,整体配合不好

整体配合方面也存在严重问题。有的同修和个别负责人,因为学法少,自我意识强,片面看问题,造成同修与负责人之间难以沟通,矛盾加大。负责人之间也协调不好。主要原因是一些同修与负责人不能站在整体上看问题。不能站在对方的角度看问题。如:有的负一定责任的同修,由于出于安全考虑,做事很谨慎,不愿太暴露自己。一些同修就认为他有怕心,不愿做正法的事。用自己的观念去衡量别人,就不去想想,负一定责任的同修一旦出现安全问题,会给正法带来什么。也有的负责人,由于自己做了一些正法的事,就起了自满的心,认为自己修得好。所以有时遇到矛盾时,总强调自己是站在整体上看问题,忘记自己也是个修炼中的人,也应该向内找自己,看看自己还有哪些心没去。也有的负责人怕与人协调不好,不愿与其它同修沟通。一个地区的正法形势好与不好,与本地区负有一定责任的同修有直接关系,所以负责人肩负的责任是重大的。但是我们也要清醒的认识到,师父叫你担当这个责任,并不是说你比别人修得好。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都是遥远大穹的王与主,都有能力担此重任,那么为什么师父把这个重任交给了你呢?是因为你当负责人这个过程当中,有你修的东西,有你要去的心。所以肩负一定责任的同修更应该严格要求自己,不断的纯净自己,更好的完成师父赋予我们的使命。

作为普通学员,我们也应该学会在整体上看问题,因为我们也是整体中的一员,我们做得不好,整体就达不到圆容不破,就可能造成损失。我们也是高层次的主和王,我们也是负责人,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为众生负责。

三、讲真象中出现的问题

有的同修不敢面对面的讲真象,没有在亲朋好友中大面积的讲,存在怕心,就光是发资料,认为不敢当面讲就发资料作为弥补。有的在做资料时追求表面形式,轰轰烈烈,好大喜功,忽略安全问题,为自己建立威德。完全站在为私的角度上考虑问题,做事的基点不对,私的成分大,没有真正为众生负责。其实我们讲真象有多种方式,不能单一的做这个、不做那个,如打电话、发光盘、面对面讲都行,只要念正,做什么都没有问题。

四、圆容问题

由于正法具体事情多,我们每个人都很忙,有的同修在家里的时间相对少,到家里也是紧忙,给家人的感觉就是不管家,买卖也不好好做了,孩子也不怎么管了,造成了家人的误解,觉得炼法轮功的人什么都不管了。有的同修跟家人讲真象时,不冷静,不知不觉说得高了,家人不相信,再加上心急,着急让家人明白真象,家人不理解时往往发生争执,好冲动,被魔钻了空子。以上种种原因,都是因为我们学法少,没有在法上清醒地认识,我们的亲朋好友与我们的缘分相当大,我想应该首先是我们救度的对象,关键是我们采取什么样的方式方法,我们首先在家庭中要做好,照顾好家,对家人要多关心,什么事情都要为家人想得周到,使家人感受到我们修炼人处处为别人着想,与人为善,能够正确处理好与家人及亲朋好友的关系,这样我们在讲真象时家人就容易接受了,因为他们真正看到了大法的美好,给亲朋好友带来的美好。

也就是说我们不能一味地说,首先我们方方面面要做好,行动最能说明一切。当我们与亲朋好友关系溶洽以后,我们再与他们讲真象就容易了,这时我们再注意一下方式方法,在适当的场合、理智智慧的跟他们讲,根据不同人的接受能力,文化程度、兴趣、爱好,从不同的角度把大法的真象告诉他们,这样就会收到好的效果。自己的亲朋好友接触的多,讲真象的机会也多,如果我们都能做好,常人会主动找我们了解真象。还有我们不一定一见面就跟人家讲,让人感觉到你像精神病一样,一天就知道说法轮功。其实我们的行动就是最好的证实大法,因为我们的一言一行都是那么的纯正,常人都愿意跟我们接触,我们的场好。如果常人、特别是家人指出我们哪方面的不足,我们应该好好的找找,在法上衡量一下,是不是在哪一方面做得有漏,便于我们以后做好,我们各方面做好了,常人会非常感动的,所以说有的同修与家人的关系没有处理好,甚至严重的导致离婚,真的是我们没有做好,家庭魔难大,都是自己造成的,不能及时向内找,没有在法上提高上来,有些事情偏激认识,走极端,长期不悟,以致造成负面影响,我们修炼的人真的是不该轻易离婚的,虽然有一些人包括家人不相信大法,很难救度,这是个别现象,但是正法还没有最后结束,我们一定要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去救他们,因为他们能够得救的唯一希望是我们大法弟子呀!我们是有责任的。听说有的同修家庭气氛很紧张,一跟家人讲真象就发生争执,就像打仗一样,甚至跟自己的父母都是如此,几乎是强迫让家人得法,不听就犟,就认为是不可救药的人,不修口,这么好的法你们怎么就不接受呢,越急效果越不好,有的同修跟家人讲真象都造成了心理负担,根本没有办法讲了,干脆发资料弥补吧,其实都是我们人为造成的,我们修炼了,可家人不修炼,不能因为我们修炼了,与常人的距离远了,不愿意跟他们接触,有人甚至干脆不说常人话,那怎么行呢?常人对修炼的事情什么都不懂,你让他接受也得有个过程,人吗,就是眼前利益,我们与他们接触不是听他们唠常人嗑,而是找机会讲真象。

四、以人为师、不能做到正念正行

一些人,不知不觉中就跟着人走了,以人为师,没有自己的主见,不用法来衡量,看别人怎么做自己就怎么做。特别是有些人看负责人的,只要负责人说怎么做就怎么做,而不是静心学法,用法来衡量对与错。有的同修一遇到什么事就找到同修,你说这件事怎么做或者你说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前一段时间大家几次出去集体发资料,就曾经出现过一些危险,但都一次次化险为夷,事后我们应该静心学法找一找,为什么出现干扰,反思一下,是不是农村地区不适合人多去发资料。而是越做胆子越大,特别一些负责人也没有及时找大家切磋一下,一意孤行,认为不存在安全问题了,其它同修都听惯了一些人的话,认为有道理,就跟着做。

以上是我们部分同修的认识。今天把问题提出来了,希望同修都能冷静的好好学法,想一想自己,今后做得更好。如有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或能小面积切磋,或能以书面形式反馈,以达到共同精进,整体提高的目地,共同走向圆满。

其实,不管谁说什么,做什么,同修都应该以法为师,站在法的基点上去衡量好与坏,轻重缓急,整体局部,从而摆正自己与大法与同修、与亲人、与常人、与社会的关系。

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我们大法弟子的正念,我们的一切都来自于大法,所以我们大法弟子必须多学法、认真学法,使自己的每一思一念都站在法上,这样才能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