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我看到的一些问题与寿光地区同修交流


【明慧网2004年11月6日】做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觉得自己有责任就某些问题与本地区同修進行交流。

首先,我个人觉得本地区同修对学法并不太重视。师父在《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讲到“再艰苦的环境、再忙的情况下,都不能忘了学法,一定要学法,因为那是你们提高最根本最根本的保证。我不能和每个学员见面,特别是在中国大陆这种情况下,在学员见不到我的情况下,不能够说有事情都要来找师父,所以就只能是以法为师。而为了使大家能够修炼、能够提高上来,那么在这部法里,我已经把使人能够修炼提高上来的一切因素都贯穿在里面了。只要你去学,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只要你去修,只要你能够在法上去认识法,那就无所不能。”

师父又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讲“我告诉大家多学法、学法、学法、学法呀”。师父一连重复了四遍“学法”,可见学法的重要性。

但到目前为止仍有许多同修整天忙于“人”事而忽略了学法,极个别同修更是被常人的种种渊源、渊缘搅得法学得少,正念发得少,讲真象也力不从心。学好法是我们做好一切的保证,要想发好正念、讲好真象救度了众生,也必须先学好法。当然,做好自己的工作,照顾好自己的家人,平衡好自己周围的环境本身是师父要求,况且师父给我们安排的时间也足够我们用以协调工作、家庭与我们做好三件事之间的关系。如果被常人问题过分缠绕,是不是就有些不必要了呢?其实与此有关的各位同修,不妨静下心来仔细考虑考虑为什么自己总是这么“忙”?这会不会是旧势力黑手阻挠我们溶于法中的一种手段?当然,若有抱着各种执著心以及后天形成的观念而不学法的同修就更不应该了。事实上当我们如真正能静下心来学法的时候,不管我们当前有什么困难,法自然会给我们指引一条明路。师父在《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说:“所以不管怎么忙,你们学法的时候,什么思想都要放下,根本就不去考虑其它的,就是学法。也许你在学法当中,你所思考的问题都能给你解决了,因为每个字的背后都是佛道神,你要想解决什么、你眼前正在着急要做的是什么,他们能不清楚吗?那么能不告诉你吗?但是有一点,你必须做到不抱着所求之心学法,大家早已经明白这个问题了,不能抱着执著解决问题的心去看法,你就静静的去看,收到的效果就一定是非常好的。”其实这里面也包含着对法坚不坚信的问题。

其次,我觉得我们整个地区在发正念的问题上似乎有些力度不够。师父在《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提出:“所以发正念这事大家一定要重视起来,不管你自己觉得有能力和没能力,你都应该去做。你清除你自己思想中的,那是在你自己身体范围之内起作用的,同时你要清除外在的,那与你所在的空间是有直接关系的,你不去清除它们,那么它可不只是迫害你、抑制你,它还要迫害其他的学员、其他大法弟子。”

师父还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讲到“每个大法弟子都不能忽视这件事情,也不能以任何借口忽视发正念,因为你清理不好自己你自身就做不好,你清理不好你自己也会干扰别人。”

有少许同修连最起码的四次正念也发不全,今天发一次,明天发两次,发不全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另外即使有些同修能够做到一天按时发这四个正念,但我个人觉得这还是有些不够。最近寿光地区又有多位大法弟子被邪恶抓走,虽然是因为他们有漏而被黑手钻了空子,但如果我们寿光地区全体大法弟子都真正向内找一找的话,这是否也与我们发正念时的正念不足有关呢?

再有一个问题,寿光部分大法弟子发正念时间偏短,清理自身5分钟,加上立掌和大莲花手印,总共10分钟。在这次明慧网发表的发正念的时间和要领中提到后面两个手印每次至少5分钟,所以建议寿光市部分大法弟子再延长5分钟发正念的时间(请注意此问题)。

另外,我想再谈一下有关讲真象的问题。在此我想再稍微谈一下我的一点体会。师父说:“讲真象”,而并未说“发真象”(大陆同修还经常说“做真象”),当然发传单,贴标语是师父肯定的一种讲真象的形式。我觉得既然师父要我们“讲真象”,请注意“讲”字,我们何不用嘴去直接向常人讲呢?毕竟当我们近距离与被救度者交谈时,我们正的因素会更加充分的调动起来,发挥的威力也更加强大,而且我们还可以在交谈中更深入的了解他们的内心世界,以便我们更好的针对他们所受的蒙蔽找到讲真象的突破口。这样一来,我想我们讲真象的质量也会有相应的提高。

另外我认为本地区在协调问题上也不太顺妥。首先谈一谈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之徒的问题。自从迫害以来,我们寿光迫害这么严重,我们真正揭露了多少?当一个同修被抓去迫害的时候,我们听到此消息做了什么?有的同修被带动产生怕心;有的同修听了好像与自己无关;有的同修听了麻木;更有甚者指责同修这方面有漏、那方面心性有漏。难道有漏就应该被抓吗?你要不是觉得迫害他就等于迫害你,你怎么能把自己当成大法中的一粒子呢?我们每个人不是该发正念、做他家人的工作、上网揭露办案单位和有关责任人等共同营救同修,而部分同修表现出无可奈何。当有同修提出揭露邪恶时,有的同修指责怎么去查怎么去揭露,其实只要我们用心去做,师父会帮我们。如果我们整体大法弟子配合,你去揭露一点,我去揭露一点,那合起来不就全了吗?在这一点上需要我们大法弟子都发挥每个大法弟子的主动性。其实在这一点上不也可以体现出我们寿光大法弟子配合得如何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