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铁路收容所、万家劳教所折磨大法弟子的酷刑(图)


【明慧网2004年11月19日】 2001年1月3日晚,我在哈尔滨铁路收容所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的第六天,被野蛮灌食,绝食的第七天傍晚被送到哈尔滨市收容遣送站,地点是哈市道外区长春街19号。一自称是哈尔滨市公安局的唐科长,指挥鸡西(全省各地抽调的)警察将我双臂拧到背后,用一根铅笔粗细的白色绳子,从脖子后到前面,经腋下到背后,将双手死死的勒紧,与脖后绳连在一起,双脚离地吊在门框上。(图片1)


图1、哈尔滨市收容遣送站迫害大法弟子的示意图

当时还有两个大法弟子一起被吊着,我们一起高喊窒息邪恶,双臂与双手象砍断了一样的剧痛,浑身是汗。恶警往身上撞,我们悬空的身子直打转,恶警却狞笑着说:你看这法轮转呢,又取笑说我们练芭蕾呢。当时我们痛得撕心裂肺,脑袋嗡嗡响,渐渐的一片空白。

我被放下来时,浑身瘫软。两恶人拽着肩膀,将我拖到办公室,扔在地上。一恶警从暖瓶里倒出一杯开水,泼在了我的身上。恶警又抻着胳膊抖动,痛得我心直翻个,满脸是汗。随后好几天,我的双手都不好使,双臂抬不起来,落下了残疾。现在我的双手经常发木,不抗冻,一冷点十指就发白变木,双臂不吃劲,一活动嘎叭、嘎叭响。这是江氏犯罪集团迫害我的铁证。

2001年5月25日在万家劳教所男队,我被十二大队女队队长张波等人,用胶带封住嘴,吊在了男队的二层床上(图片2-1、2-2)。还有一次我被吊在男队卫生间上天棚的梯子上一个通宵,痛得汗水湿透了衣服,汗水顺鼻尖流到地上,湿了一大片,后又呕吐,头嗡嗡响。


图2、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示意图

2001年2月3日晚,万家劳教所十二大队教导员祁凤芝,指使守卫队的男警将要炼功的大法弟子将嘴用胶带封住,双肩反绑到背后,强迫蹲在走廊里、库房里,不许上厕所。有的尿在了裤子里,又被拉到外面冻,一直迫害到2月4日晚9点多钟,致使我双脚、双腿肿胀成青紫色,很粗很硬,象裂开似的痛(因为我原本是伤腿,胫腓骨螺旋性骨折,腰椎曾取胯骨做过植骨术,修炼后都好了,没有任何后遗症),腰也痛。直到现在我的双下肢浮肿、麻木,蹲下时如手不扶东西起不来。(图片3)


图3、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示意图

2001年春,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十二大队两恶警将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踩着头往床底下塞。(图片4)


图4、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示意图

(注:万家劳教所女警都是短发,这里只是演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