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南皮县恶人朱海亭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4年11月2日】河北省南皮县看守所所长朱海亭一直充当着江氏的邪恶打手,是当地迫害大法弟子极为凶狠的直接凶手之一。下面是朱海亭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记录。

一、朱海亭任潞灌乡派出所副所长和指导员期间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2000年1月,在潞灌乡被非法关押的6名大法学员(其中2名女学员)在学法时,被朱海亭发现,它当时就用鞋底猛抽这6名学员的脸,把学员的脸打肿,嘴打破,并夺过大法书烧毁,之后让6名学员围花池跑。当天下午朱海亭又用麻绳拧起来沾上水抽打两名男学员,打得他们都不能坐了,还把其中一名学员的嘴给踩破,朱海亭还唆使这两名男学员的父亲用麻绳沾水抽打这两名男学员(是亲兄弟),朱海亭用不堪入耳的低级下流的语言侮辱一名不到20岁女学员,晚上又让另一名女学员站了一宿,并打耳光多次,还口出下流话侮辱这位女学员。

另外,这次被关押受迫害的还有8名大法学员,这8名学员中有一男学员因给乡纪检书记写证实大法好的信,被朱海亭等人毒打一顿。最后强迫这些学员立保证,每人交100元钱才给放回家。

2000年2月,朱海亭叫人把一名女学员带到所里,因这名女学员不放弃炼功,朱海亭就用力打这位学员的耳光,只打的脸上道道红印子,同时下流的大骂这位女学员,次日朱海亭又指使别人打这位女学员耳光,这位女学员在所里被关了2天才给放回家。

2000年9月,有4名大法学员(其中3名女学员)被非法拘留回家后,朱海亭把这4名学员叫到乡里关押2个月,整天强迫4名学员打扫卫生,不让回家干活。一天下午朱海亭殴打一名男学员,把男学员铐在树上让其正反绕树各50圈,将胳膊磨出血,朱海亭一会用鞋底抽打男学员的头和身,一会儿又用电棒电颈部和背部,并口出下流语言。

又一天中午,朱海亭用鞋底抽打女学员脸部,用不能再下流的语言侮辱女学员。晚上朱海亭用电棒电击学员强制骂大法。清晨5点朱海亭把学员铐在电线杆上长达2个多小时,最后让被关押的4名学员立保证每人交100元钱才给放回家。

2001年6月凌晨3点左右,潞灌乡派出所所长宫敬坤带人强行把一名女学员带到所里,朱海亭抓住女学员的头发就用力打耳光,打了一会儿,又用电棒电击多时,同时用极下流的语言侮辱这位女学员,它还给女学员戴上手铐,强行蹲着在腿弯处夹上板子,把腿腋出都胳青了,过了一会朱海亭又指使恶人张宇打这名女学员,张宇抓住这位女学员的头发靠在墙上用笤帚把猛打脸部,直打得口出鲜血,脸部青肿变形。后朱海亭通知南皮县公安局强行把这位女学员送到南皮看守所,关押了20多天,罚了2000元钱,才给放回家。

2001年9月朱海亭以欺骗手段绑架一男大法学员到乡里,朱海亭等人把这位男学员踢倒踩着戴上手铐送至南皮县洗脑班。

2001年12月一天上午朱海亭带人非法闯入一男大法学员家强行把这名男学员带到派出所。朱海亭用书猛抽这名男学员的脸部,下午朱海亭把这名男学员强行戴上手铐送到南皮看守所(这名男学员在看守所被关押45天后被非法劳教)。

二、朱海亭任南皮县看守所所长期间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2003年春,一女大法学员被强行绑架到看守所,朱海亭叫人给这位女学员上吊环、坐铁椅子施酷刑,并用棉袄包住头,使这名女学员几乎窒息。这位女学员为抗议迫害绝食、绝水。朱海亭下令灌食,由好几个看守和男犯摁着用很粗的胶皮管子,粗暴的使劲往鼻孔里插,致使这名女学员胃出血、口鼻出血,吐血不止,呼吸困难,绝食、绝水9天后被折磨的变了人形,面目皆非。

以上是不完全统计朱海亭对大法学员的迫害事实。就朱海亭迫害大法弟子的诸多事实来看,它是一个恶贯满盈的打手,其罪行累累。在江氏因迫害法轮功而被海外多国起诉的今天,我们希望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犯下累累罪行的朱海亭赶快收手,悬崖勒马,停止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也好给自己留条后路。

河北省南皮县看守所电话: 0317─8869028
南皮县看守所所长朱海亭电话: 0317─8856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