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我和学法前简直判若两人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4年11月20日】修炼前的我,弯腰驼背,佝偻身躯(85年因车祸头骨折,损伤留下的后遗症),面部青黄,满脸皱纹,头发多半白了,百病缠身,双目失明,是个残废人,感觉活得很累,生活几乎不能自理。我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在几年的大法修炼中,在师尊的高德大法的教导下,身心都得到很大的净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被江氏流氓集团攻击与陷害,我没被邪恶势力掀起的阴风所迷惑,我坚定信念——师尊是最神圣的,是至高无上的,师尊讲出的话是千载难逢,千古不遇的真正佛法,紧跟师尊,坚定了修炼的路。

七月二十一日,我与40多位功友被旧势力利用的警察接回当地,直到22日下午才被我单位给接回家。

我坚定正念正行,在洪法与向世人讲清真象中,虽然视力不好,但我也能起五更爬半夜的把真象材料送到住户家,把真象贴到电线杆上,把真象条幅挂在树上。出于良心与大法弟子的责任,为了证实大法的清白,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独自一个人去了北京,一路冲破了重重险阻,走上了天安门,喊出了“法轮大法好!”——我的心声。

修炼是严肃的,必须放下一切执著。在2001年12月28日,我父亲刚去世,我因受到情的干扰,在做真象的路上,被一个恶警劫持,在被非法扣留的7天中,我虽没向邪恶妥协,写所谓的“六书”。但2000元的血汗钱又被邪恶之徒夺了去。从此,我家再也不平静了,恶警经常上门,半夜也带人来搜……街道委主任也时不时以“签名画押,监视在不在家”等借口经常骚扰我的正常生活。师尊的法像和大法书虽没被搜去,但我也听不到法,看不到法了。我和功友们失去了联系,我每天只能默默的炼功,发正念(方式还不对),背洪吟、论语等(记忆中还不太准确),越过越觉得苦闷,艰辛,修炼人是离不开法的,我为什么要受恶人的监视?

在2004年的4月份,我见到了一位功友,她告诉我如何发正念,如何去掉怕心。我照做了,三天后,邪恶的干扰都不见了,从此我又能听到了师尊的讲法,开始了正常修炼。

现在的我和学法前(96年5月)简直判若两人。而现在的我,腰板挺直了,面部白嫩而有光泽,白里透红,皱纹也少了,头发也由白变黑,现在还能弯腰擦地,走路一身轻,视力也恢复到生活能自理的程度了。别人看到我都说,不但没老反而年轻了。

在世界观上,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我是有恩有仇必报,恩怨分明的人。我总认为自己没做过错事,是个好人,发生事的时候,都是别人对不起我。现在想起我做过很多错事,傻事,是我对不起别人,在个人利益上,我吃亏倒觉得坦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