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走出拘留所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4年11月20日讯】
  • 堂堂正正走出拘留所

  • 在修炼中体验大法的神奇

  • 堂堂正正走出拘留所

    2004年9月14日下午,我们几位大一起到崇州市白头乡讲真象。路上恰巧碰上一群小孩,我们就把自己写的‘真、善、忍’,‘法轮大法好’的小牌子给他们。因其中一个是村长的孙子,就这样村长就召来了等恶人来抓我们。我们当场就给老百姓讲真象,看起来他们那里的老百姓确实受骗太深,我们无法摆脱。这时白头派出所的警车来了两辆,5、6个警察强行把我们带走了。

    上了车,我们一直高喊:法轮大法好,善良的人们请记住真善忍好,你们将会有美好的未来。恶警把一位同修的手铐在车上,就这样把我们带到了派出所开始审讯,一个恶警还打了另一位同修两耳光。晚上又把我们押到崇州拘留所。

    由于我离开家时走得太急,忽视了很多该注意的事情,手机、身份证和家里的钥匙都带在身上。就这样让邪恶之徒钻了空子了,乘我家没人的时候闯進我的家中,抄走了我师父的照片和我们最宝贵的宝书《转法轮》,还偷走了我床垫上放的100元钱。

    9月14日晚,拘留所恶警审讯我们,我们一概不配合。就想,我们今天走到哪里里,就是到哪里除恶、讲真象。在监室里我们保持正点发正念、背法、其余什么也不配合。恶警要拘留我们15天,但我们在4天就堂堂正正回家了。


    在修炼中体验大法的神奇

    我是1998年的冬天有缘得法,修炼后不长的时间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从此与药划清界限,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2001年4月,镇政府要我们大法弟子去看录象。几个被他们转化的说:“不用学了,不用炼了,圆满了。”当时我想“我学了这么几天法就圆满了?我都学些什么了?”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对法理不清,在那里一个星期没有学法,炼功,但觉得浑身发沉。一下我就觉得不对劲儿了,就和同修一起切磋说不能放弃修炼。

    那时,还不懂什么是发正念,去放资料时只知道在心里念叨:“我做的是最正的事,神做事,人看不见,不知道。”2001年大年初一晚上,我到一个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家去,我俩刚在一个小房间里坐下不到10分钟,5个恶警又闯了進来,冲着家人问:“回来了没有?”这时我俩齐声说:“叫他们快走!快走!叫他们抓不着。”的确很管用。师父在2001年6月12日发表了发正念两种手印和正法口诀,才悟到了当时就是我们的正念发挥了作用。

    2002年7月份的一天傍晚,我的左手腕被本村骑摩托车的一个小伙子撞坏了两处骨头。在家我坚持学法,一只手炼功,第三个晚上我起来炼功,也正是被撞的第50个钟头,双手抱着一个大法轮轻飘飘的在我头顶。我叫亲朋好友、街坊邻居看看我已经好了,一天脱了三层皮,五天能骑自行车。真正叫世人知道了大法的神奇,大法的威力。

    师父经文《快讲》说“大法徒讲真象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乱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我用自己和邻村弟子的身心受益和7.20以来我们所遭受的迫害,从经济上和精神上给家人带来的损失来向世人讲清真象,人们的确容易接受,效果很好。资料不够,我就自己做。

    有一次,我在看师父《洪吟二(师徒恩)》“狂恶四年飑”‘飑’这个字不识,觉得师父的法不能随便用别字代替,查字典没有找到这个字。在我焦急万分时,字典上清清楚楚的显出一个(飑biao)字。我又一次体验了大法的神奇,师父的慈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