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学法向内找才能化解同修间的矛盾


【明慧网2004年11月21日】我是大陆资料点的一名大法弟子,最近在我们的资料点同修之间发生了一些矛盾,在这里我想谈谈。

在2003年中旬,我和一位同修顶着压力建立资料点,在不会操作电脑的情况下并且变卖了自己的首饰,买了电脑和刻录机。在做资料的过程中,我们俩经常发生分歧,其中的一些执著心也相继暴露出来。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因为她说我不愿意教她电脑一件事争执了起来,我气得哭了,心想我还不怎么会呢,我学电脑都是在一宿一宿的摸索中学出来的,在我俩争执不下的时候,就想到了学法,每次学法后事情都得到了解决,两个人也协调的很好,非常默契。

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相继建立了4个小型资料点,我们的设备都是用自己的工资买的,现在我们的制作、打印、刻录的技术已经很成熟了,就在这个时候,矛盾也越来越多。平时大家都是自己忙自己的,我是唯一跟他们见面最多的人。因为我也是唯一懂技术的人,机器有什么故障都得我去修,因为我白天上班,晚上还要负责一个资料点的工作,压力很大。平时他们有什么事都得我解决,我有时会碰到3台机器同时出故障,所以就心烦,怎么这么多麻烦来了,心理就象装了一块沉重的石头,还不时埋怨同修 “怎么老出事,三天两头折腾我”,跟同修说话的语气就很不善。

我记得有一次一位资料点的同修拿来打错的资料问我怎么处理。我没有考虑到对方的感受上来就说:平时我们自己拿经文、拿资料我们都投钱,打错的资料是因为我们有漏才造成的,大法弟子给我们拿的钱是用来救度众生的,我们打错的自己出钱补上。另外一名同修说,她的《精進要旨》是散装的,看起来不是很方便,问我是否可以弄本新的。我就说:那挺费劲的,因为书改字后还没有重新排版(4版字需要变大),我没有时间,我们离的这么近,要是看的话,咱们串着看,我们一共有3本新书,有那时间我们做真象资料好不好。 事后我才知道,这位同修哭着下了楼,原来她早就想好了,自己买一箱纸补上,出钱买本《精進要旨》。还有一些就是我和同修平时的日常生活中因为处理一些琐碎的事情使我们出现了很多的矛盾,她们经常求我给她们做一些常人中的事情,因为我的本意是不愿意的,所以有的时候会表现的不善有时也会推脱没时间,这也引起了她们强烈的不满。大家在背后议论我的事越来越多,说我独断专行。

终于有一天,大家聚在一起所有的矛头都向我指来,把积压在心中的不满全部说了出来,有的说我太执著自我,什么事情都我一人说了算,我让大家干什么都得做,让我做什么都推脱;有的同修说大家都在等待我改变我就是不改;有的同修说我对待她们的孩子(小弟子)不善,平时他们看到我都不敢大声说话,因为我见到他们淘气总是教育他们。我感到一种巨大的物质压在我的身上,我几乎都要崩溃了,我默默的承受着。我回到家后,我面对师父的照片我放声大哭,我感觉我的承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再多一些就彻底崩溃了。当我面对电脑时,工作已经進行不下去了,脑子里都是同修的指责声。我拿起手中的电话打给了其中的一位同修,我哭着说我承受不住了(我说话还是有理智的并没有提到资料点的任何事情),在电话中传出了同修的安慰。我放下电话,静下心来发正念5分钟清除那些压在我身上的那些不好的物质。5分钟后,我又投入到了正法的工作。

这件事情后我们成立了学法小组,每周最少学法1次。我们学完法后,还交流一下最近的工作情况,还就整体的资料点進行了分工,当然矛盾还是难免出现,但我们不会象以前那样去指责同修了,都会本着善意当着同修的面提出来,看到不好的苗头,及时解决问题。我们大家经常交流的就是不让邪恶钻空子搞破坏。

我以上谈的就是我一年多来所经历的小小的片段,希望对资料点的同修有所帮助。下面请允许我引用师父《洪吟》中的一首诗来共同勉励所有的大法弟子在最后的進程中三件事做的更好:

千辛万苦十五秋
谁知正法苦与愁
只为众生能得救
不出洪微不罢休

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二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