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现事实——我在天津劳教所及分局的遭遇(图)


【明慧网2004年11月22日】

一、在天津市红桥区看守所遭受的迫害

我曾三次被非法劫持至天津市红桥区看守所。第一次是1999年10月,我去北京天安门,只为表达一个普通老百姓的心声,被江氏集团的走卒们强行投入天津市红桥分局死号内(大刑期号子),他们强制我背诵监规,因我不背监规被同室几个恶犯毒打,在将近半小时毒打后,我的上半身,除胳膊外均无法动作,且头不住的痉挛似的颤抖。女管教在窗外窥视后,把我调入另一个号。换号后我坚持炼功,被女警拖出毒打。1999年10月底,我第二次被劫持至红桥区看守所,男管教杜建唆使恶犯强行让大法弟子念给造谣的东西,我们都不念,杜建命恶犯数人一起对我们3个大法弟子施以以下酷刑:(图1)

图1:受害人演示被女警折磨

在第三次我被劫持至红桥区看守所时,是2000年11月,在那里,我以绝食表示抗议,在绝食七天后,我便出现呼吸困难,心跳过速,奄奄一息,女警怕出事,命犯人给我架到医务室,医生做了检查后说严重酸中毒,血压、瞳孔等都不正常。第二天他们命犯人把我弄去医院,强行输液,并且在医院给我造谣,说我是炼功炼的,我当时用尽仅有的力气指出他们的诡计,并对医生及护士讲述了红桥区看守所的黑暗。他们吓得赶紧把医生和护士推出,让大家别理我,并造谣说我炼功神经了。转天,他们便对我施行了野蛮灌食,灌食几天后便被第二次送往天津大港板桥女子劳教所進行2年劳教的迫害。以下是在天津市红桥区看守所对很多法轮功修炼者所用的野蛮灌食:(图2)

图2:受害人演示天津红桥区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的野蛮灌食

二、在天津市大港区板桥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我曾2次被非法劫持至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遭受残酷的迫害。

第一次,2000年1月25日,早上5:30在劳教所操场上我们被强迫走队时,我坐下来打坐炼功,因为我想劳教所没有权力强制我们,不让我们炼功,我们没有犯罪。

劳教所恶警宋延朱及潘姓女警命值班犯人十几人把我与裴美玉拖至操场前的铁栅栏前,因我口里不断背诵论语,宋延朱把我的鼻子狠命的掰折了。宋与潘命数名犯人把我双手铐于铁栅栏上,并拿来几个警棍左右开弓進行电击,我仍然不停的背诵论语。

天亮劳教所队长上班后,恶警寇娜命一个叫老魏的大值班犯人来看我被铐的手。老魏说太紧了,我看到手铐深陷在手腕中,手和胳膊肿起很高。寇娜说:“不紧,没事。”就走了。当时天上下着大雪,我和裴美玉被铐在雪中,不断的背诵着《论语》、经文。到将近中午,寇娜让老魏松了松铐子时,我的手腕已呈黑紫色,不一会儿便打起大片黑紫色血泡,且手指不能动弹。裴美玉被吊起一只手,和我一起背诵大法。后来我们2个被强行分别投入2个禁闭室,里面不足2平米,有一块小小的木板(床),没有灯,没有炉火与暖气,寇娜与当时的中队长刘小红命数名劳教所里有名的最坏的犯人监控我们,不让我们睡眠,不给饭吃,监控犯人们还不时的使坏以达到立功减刑的目地,我在里面整整被折磨了6天6夜,后我已体力不支,浑身肿痛,牙齿全部松动,口腔内膜全部脱落,因那时恶警们还有些顾虑,怕出事,便草草的把我抬出去调了班。以下照片是模拟当时的场景,只是没在冰天雪地,铁栅栏也小了点。如下:(后来被劫持到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的很多大法弟子都遭受过此酷刑)(图3)


图3

这是在板桥女子劳教所五大队。(在大法弟子赵德文被迫害致死后,就解体了)

第二次我被非法劫持至劳教所四大队,(我在1999年到2000年8月,第一次被非法劫持至劳教所时,当时天津市只有一个女子劳教所,且人数2个队加在一起才80多人,法轮功学员就占将近30人;可2001年1月,当我第二次被劫持至劳教所时,天津市已有2个女子劳教队了,2个队加在一起,人数将近千人,大部分都是法轮功学员;到2001年4月份,就成立了第三个女子劳教所,建新劳教所。女子劳教所被押人员人数,总共有2000人左右,其中有75%的法轮功学员。

我在劳教所曾看到一个梳小辫的小女孩,在去打水的被押人员队伍中,看上去,只有12,13岁,监控我的犯人说:“看到那个小女孩了吗,才14岁,是炼法轮功被判劳教了,暂时没给剪头发,写了悔过、揭批,才让回家。”

在2001年4月中旬,天津女子劳教所四大队恶警郝德敏(现任所长)命2名诈骗罪服刑恶犯监控我,郝德敏、李小玲等恶警唆使犯人强行给我注射不知什么药,注射后我全身的细胞好像全部脱开一样,神经系统近乎崩溃。以下是模拟当时的场景所拍的照片:(图4)

图4:天津女子劳教所四大队恶警注射毒药

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经常把坚定不配合邪恶的大法弟子像这样长期铐着,厕所也不让去,到夏天也是这样折磨,大法弟子绝食抗议,恶警就这样把学员长期铐上,同时進行野蛮灌食。如下:(图5)


图5: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野蛮灌食

2001年4月,监控我的犯人告诉我,武清大法弟子刘淑平,恶警成天成宿不让她睡觉,逼其悔过。包夹她的犯人侗唯平(一个女孩子),不忍心,让刘淑平睡觉,这时当时的中队长郭玲突然進来,侗唯平对郭说:“求你,让她睡会吧,她太可怜了。”郭推开她,把刘淑平推醒,并给小侗加了期。恶警们还在背后不断给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造谣,在接见日对我母亲说我找别人要吃的,谎言在当场被揭穿,因为我妈妈很了解我。恶警们被妈妈痛斥了一痛。恶警韩金玲是在郝德敏以下最邪恶的恶徒,手上沾满了大法弟子的鲜血。

大法弟子徐伟文被长期关押在洗脑班進行摧残,她长期進行绝食抗争,后来听从建新调来的犯人说,她被活活野蛮灌食折磨死了。

备注:天津市红桥区看守所恶警姓名:王所长,法制科崔姓恶警
天津市大港区板桥女子劳教所恶警姓名:郝德敏 李小玲 韩金玲 窦队长 寇娜 郝梅 王红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