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五大队的暴行

【明慧网2004年11月16日】在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五大队,所有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被强加于其他类人员几倍的超负荷劳动,无论年长、年幼或身体不好的大法弟子都是如此,并随时要忍受管教及其他类劳教人员的侮辱和打骂。

那里平时主要劳动是捡豆子。当豆子运来或运出时,所有坚修大法弟子,包括满头白发70岁的老弟子,都被迫出来扛豆子,每袋豆子都是100斤或120斤,要不停的扛,不准有人帮忙或休息一下。而且劳教所平时还要强迫她们干最脏、最累的活。每天劳动完后,其他人可以休息,大法弟子被罚站到半夜或凌晨。而且每个坚定的大法弟子都被一个管教或管教较信任的劳教人员24小时监控,不准她们随便讲话,更不让坚定的学员之间说一句话,哪怕互相之间看一眼都要招来无端的打骂侮辱。

2003年3月,五大队开始用最残暴的手段折磨大法弟子,也就是他们所说的“攻坚战”开始了。他们先成立一个强制转化班,由管教队长直接指挥,有四个帮凶:天津市南开区赵东红、南大学生蔺勋、天津市东马圈乡路广兴、天津市西青区余建运。在这期间管教队长也采取包干制,即几个管教队长包干迫害一个坚定的大法弟子,他们强迫做转化洗脑的人24小时轮换着说一些邪悟的东西和侮辱大法和师父的话,讲累了就想出一些阴险的手段折磨大法弟子。如头顶地、手向上扬、腿绷直撅着(这叫坐飞机)、用木棒打或让大法弟子站立不准动,侮辱师父的法像,说一些下流的话。对一些坚定的大法弟子,不法人员们还使用迷香、迷幻药或其他一些不知名的毒品来摧残大法弟子的意志。

在“攻坚”期间,恶警们认为特别坚定的大法弟子,就关进了禁闭室。禁闭室只有一米宽、两米长、有两道门,最里面的门是一层铁门,铁门四周没有窗口,如果不开灯伸手不见五指,里面被封得严、实,你喊叫的声音再大,外面也听不见,四周贴满了侮辱师父的图片。恶警们还把大法弟子的衣服扒光,用最下流的话侮辱师父;还利用吸毒人员折磨大法弟子。

天津市北辰区大法弟子赵德文就是被折磨死在禁闭室里。被关进禁闭室的,就不让出来。除了管教队长和做洗脑的人,其它任何人也见不到,这个人就像消失了一样。当放出来的时候,被关的大法弟子已被折磨的没有人样了,有的头发被揪掉了一半、脸肿得紫青。

在那段时间里,整个五大队的气氛非常紧张,每当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就会听到有狗在凄厉的惨叫,其中夹杂着人的悲惨的喊叫声,这些邪恶之徒怕别人听到惨叫声,故意也让狗发出惨叫声来混淆人们的听觉,从而掩盖他们的罪行败露。

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邪恶之徒的部分名单:刘晓红 寇娜 张晶华 任丽 刘奎敏 刘慧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