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的庭院变成集体炼功点 场面壮观


【明慧网2004年11月22日】我是一名刚刚修炼法轮大法的河北省新学员,把发生在我、亲友、单位同事的真实故事讲给大家听。

我婆婆是个较早修炼的弟子,因婆婆眼睛不好,自己看书有困难。我们不在一起生活,不过一有机会,婆婆就让我给她念《转法轮》这本书。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了法轮大法是好功法。我当时正上班,家里、单位都很忙,身体又很好,也没有修炼法轮大法的意思。

我们单位的一个女同事因患有严重的皮肤病“牛皮癣”,跑了多家大医院,花了近万元,也没有效果。为了治病把头发都剃光了,常年戴个白帽子。爱人要和她离婚,她只好常年住在娘家,别提多痛苦了。后来她炼了法轮大法,皮肤病完全好了,和爱人又和好如初,生活很幸福。

当99年中国邪恶势力镇压迫害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时,每天的报纸电视全是造谣诬陷这类事情。单位每天读报纸,传达上头文件,把炼法轮功的人员全监控起来,把所有有关法轮大法的书及录音带都收上来。一时间,单位的人们议论纷纷,都跟着电视上说的去说,说法轮功如何不好。因我多少接触过大法的书,又听我婆婆经常讲大法是让人修心性,修真善忍,叫人做好人,我又看到书里说的,不让修炼者参与政治,不让争名争利,又说不让杀生,更不能自杀,自杀也是罪过。所以我不相信报纸电视上说的一切,当人们议论说法轮大法不好时,我就和他们争辩,把我在书里看到的和他们讲理,反正我当时也没炼法轮功,我也不怕啥。在家里,电视一出现这类反对和镇压法轮功的镜头,我就换台或关掉电视。

我弟弟前年初突然去世。真是祸不单行,去年初我弟媳又得了尿毒症,去北京就诊,医院说已到晚期了,给开了一些药就让她回家了。

回到家她精神完全崩溃了,连坐都坐不起来了。可怜我的小侄子头年没爸,现在妈也不行了。我愁得吃不下睡不着,日夜苦想也想不出救她的办法。一天夜里,我突然想起了法轮功,何不让她炼法轮功?我高兴得没有睡意了,一直等到天亮,赶快给我妹妹打电话(我家在外地),让她告诉弟媳赶快修炼法轮大法。当时因她身体太虚弱了,我们就陪她去了张家口附属医院做了血液透析,同时给她胳膊上做了个漏,以备一个月后在当地医院做透析用。我告诉她找老家(蔚县)大法弟子教她,如打坐困难先靠着被子,看师父讲法的录像或听录音带。她当时就说:“我听姐姐的,好好修炼法轮大法。”

之后,她又去县医院做过一次透析,就跟别人学炼法轮功。也就三四天后,她能自己打坐了,精神也好多了,就把胳膊上的漏去掉了。大概过了十几天,半夜一点多钟,她想解手,拉灯看见从胳膊上漏的口处流血了,被子全被浸透了,地上还流了半地血,把她儿子吓得浑身发抖,忙给我妹妹打电话。大家送她到县医院,正是半夜,医院不愿意管,让转市医院。家里人又怕路远死在半路,找中医院大夫的亲友给处理了一下。大家一致认为她需要输血,因她患有缺铁性贫血。于是先给她测血色素,结果血色素正常,大家觉得奇怪,怀疑看错了,再测仍正常,就回家了。她自己的身体也不觉得难受。

两个月后,身体基本好了,每天除了学法炼功之外,还能干家务活,做饭了。她的变化不但家里清楚是法轮大法救了她,连街坊四邻都看到了一个快要死的人因修炼了法轮大法现在的良好状态,所以一些身体不太好的人都到她这儿想学炼法轮功。

现在她家的大院儿就是一个很有规模也很正规的炼功场所。每天早上两小时,二十多个人排开阵势,高声放着炼功音乐,场面既严肃又壮观,天天如此。现在炼功者的队伍还在壮大,周围的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啦!

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法轮大法如此之好,如此神奇。我以前总认为身体有病之人才去炼法轮功,象我身体不错,就不要炼了。我婆婆说你也内退了,没事干你就看看法轮大法的书吧,给了我两本书。没想到这回我一拿起《转法轮》这本书就再也放不下了,真有一种与这本书相见恨晚的感觉。全部看完后,我对我以前没早点修炼法轮大法悔恨至极,又感到如今得法的幸运。

每当想到师父在为救度世人所做的努力和牺牲,我就止不住热泪滚滚。虽然我刚刚修炼,但我会向老同修们学习,走出去向同事,朋友,讲真象,让他们得法修炼。

农历九月初一下午四点多钟,我家里发生了一件奇妙的事:四年前一位朋友给的一盆荷叶梅花放在家里窗台上,我给几盆花都浇了水,可就这盆竟发出了有五个音符的美妙音乐,足足有三四分钟时间。我一兴奋就非让我儿子听听,可他听不见。我悟到:自然界一切生物都是有灵性的,正如师父讲的那样,要善待一切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