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半年的新学员:生命的曙光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4年11月20日】虽然我不清楚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还是未来下一批圆满的大法弟子,但我现在已经得法了,我就是一个最幸运的生命了,我就有责任去讲清真象,揭露邪恶,我就有责任去洪扬大法,把大法的美好讲给至今仍被谎言欺骗和毒害着的人们。是大法改变了我,是大法挽救了我这个旧宇宙中的生命,我就有责任维护大法。——本文作者
* * * * * * * *

我是一个刚刚得法才半年多的新学员,看到周刊上同修们的心得体会后,感触颇深。几次妻子(同修)都鼓励我,把我如何走上修炼之路以及在修炼大法后的身心变化写出来,和同修们交流。说句实话,在法船即将开航的关键时刻,在师父正法的最后时期,刚刚得法的我即没有老学员波澜壮阔证实法的经历,也没有催人泪下的修炼故事,实在自愧不如,但妻子几次鼓励我,还是深深的打动了我的心,也许在妻子的眼里我这个“浪子”的回头真的比金子还珍贵吧。 于是,我坚定的拿起了笔,也权做我和所有新学员一次交流与共勉吧!

我出生在辽宁的一个农村家庭,和许多同修一样有着十分苦涩的童年和少年时光。高中毕业后,经人介绍与妻子结婚,由于家境十分贫寒,不得不和才新婚一个多月的妻子去外地做生意。由于我们出身贫寒,从小就能吃苦,起早贪黑的干了几年,除了把家里的外债还清以后,还有了点积蓄,后又到北京做生意,几年下来又挣了点钱,后回到家乡搬到市里居住,开了个门市经营起来。

在此期间,我频频与老同学及故友交往,又结交了一些新的朋友,整天和他们在一起打麻将、喝酒、去歌舞厅,常人的这个大染缸把我这个本来还算诚实、正统的农家子弟污染的面目皆非,简直不象个人样,可是,天生的几分豪爽、仗义的性格却深得哥们、朋友们的“器重”,竟被他们毫不吝啬的称之为“老大”,从此我就浑浑噩噩、颠颠狂狂,过上了一半在家一半在外的不知谁主宰自己的半醉半醒的生活。

1999年初,法轮大法的佛光照射到心力交瘁的妻子心田,她喜出望外,如饥似渴的读了一遍《转法轮》后,正式走上了修炼之路。可就在不久后的7月20日,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灾难降临到中国这个古老的大地上,一时间乌云滚滚,遮天蔽日,几声晴天霹雳把妻子打晕了:难道炼法轮大法错了吗?难道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错了吗?那些天,妻子是在十分痛苦中度过的,每当电视上攻击大法诬蔑师父时,她都泪流满面,失声痛哭,虽然修炼时间并不长,可大法使她身心受益,大法法理对她心灵的启迪以及她对大法的那份热爱足以使她悲痛欲绝了。

但很快她便镇定下来了,投入到了证实大法的洪流之中。2001年农历大年初一,她和同修一起去发真象资料,被恶警绑架,一个月后由于自己正悟和师父的慈悲加持下走出拘留所(形式上是我花钱找同学帮忙出来)。一年后,他弟弟也因发真象资料被非法判刑三年,现关押在沈阳监狱城二十监区。

几年来,我一直徘徊在大法的门外,过着麻将桌来酒席桌去的生活。妻子不断的对我讲大法的美好、大法的超常,可就是难以开启我的心灵之窗。今年四月的一天,我打完麻将深夜喝酒回家,妻子正在看师父的经文《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妻子叫我也读一段,喝得半醉的我大声的读了起来,当读到一个学员问:“慈悲的‘悲’字如何认识?”时,师父说:“送大家两句话:‘无非是人心,有心不是悲’”。我的心里一震,“无非是人心,有心不是悲”,把一个平平常常的“悲”字从表面到内涵淋漓尽致的表达了出来,这是一个哲学家、理论家都不可能有的高深见解与认识。由此我对师父的敬意油然而生,在妻子的陪同下我读完了那本讲法,尽管书中一些法理我还不太懂,但其中博大精深的法理还是深深的吸引了我,我对妻子说:“我也要炼法轮功,明天我也要看《转法轮》。”

第二天,当我打开《转法轮》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是啊,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作为一个人谁不想往高处走呢?带着一个跟师父往高处走这样一个念头,我很快读完了第一遍《转法轮》,正象师父说的那样,我真正体会到那是一本教人做好人的书,看完第二遍、第三遍,我知道那是一本指导人修炼的书,当看完第四遍、第五遍,伟大的佛法渐渐的启悟了我尘封已久的心灵,而后的近一个月里,我看了六遍《转法轮》,师父的所有讲法我都看了一遍,许多次我都是眼含泪水看完的,心理的许多谜团渐渐的散去,我懂得了做人的真正意义与生命的真正价值,懂得了返本归真的深刻内涵。

我被大法法理的博大精深而折服,我为几年来虚度时光、差点与大法擦肩而过而追悔莫及,我为能得到大法而庆幸,我为能找到生命的真正曙光而热血沸腾。我暗暗发誓要坚修大法到底,用“真、善、忍”的法理指导我的一言一行,净化自己的心灵,升华自己的思想,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我在自家墙上写下了“心诚志坚,勇猛精進”八个字,以激励自己精進实修。

其实,当我刚刚走入大法中来的时候,我就体悟到了师父的慈悲关怀。得法前几乎每天都有人找我打麻将或喝酒,而自得法后的二十多天里竟没有一个人找过我,也没有一个人给我打过一个电话。二十多天我把师父所有讲法都看了一遍,为我从感性上认识大法到理性的升华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从看书的那天起,妻子一个晚上教会了我五套功法,以后从无间断炼功。直到得法后近一个月后的一天,这些人好像才突然间想起了我,他们打电话约我出去吃饭,在饭桌上和我最要好的“哥们”给我倒了满满的一杯白酒叫我喝,我郑重的告诉他:我已戒酒,并走上了修炼之路,希望他们能理解我并支持我的选择。他们感到很吃惊,而后就群起而攻之。和我最要好的那个哥们端着一杯酒双手举到面前,要求我只喝一口,当时面子上却有些难为情,我知道这是对我的一次考验。我镇定自若,坚决不喝,而后他把那杯举了半天的白酒一口喝干,并开口大骂,当即宣布与我断交并要我立即还清借他的5000元钱。后来又指使别人跟我要帐,并威胁我说:让所有跟我来往的人与我断交,并把我炼功这件事告诉给每一个认识我的人(当时在他眼里炼法轮功是个见不得人的事)。之后不久,他又指使别人在我送小女儿上幼儿园的路上,把我劫持到别人家里進行劝说,并动用多人到我家劝说,在没有任何结果的情况下,他们几人竟商量要把我送進拘留所洗洗脑,后经别人阻拦没能做成,真是方法用尽。但随着我对大法的更加深入的理解,更加坚定了我修炼到底的决心。我终于顶住了压力,守住心性,稳定情绪,排除干扰,坚持每天学法、炼功。

5月12日那天下午,我突然头疼难忍,天旋地转,几个小时呕吐不止,妻子怕我心里害怕,不能坚持正念,问我是否去医院,我摇了摇头,我十分清楚这是师父为我消业,净化身体。我不但没有怀疑自己得病,而且疼痛难忍时在心里一直默默的感谢师父,七个小时后疼痛减轻。第二天早晨,身体完好如初,症状完全消失。我又一次体悟到师父的伟大慈悲,我仅仅承受了微不足道的苦痛,不知师父为我承受了多少啊!虽然这只是一次身体净化过程,但同时又净化了我的心灵,去掉了许多对大法的疑虑之心,更加坚定了我对大法的不正之念。

我开始修炼后不久,妻子就教会了我发正念的口诀。并要求我每天跟她发正念,但我对发正念认识不够深刻,因为我认为我是刚刚得法没几天的新学员,不一定有什么能量和能力,一直没重视发正念。一天晚上,四岁多的女儿从幼儿园回来后,没吃晚饭,我和妻子发现她有点低烧,整个一晚上她都不睁眼、不说话,第二天早晨仍不见好转,没能去幼儿园。上午十点多,妻子有事外出,我一个人照看女儿。她一直不睁眼,静静的躺在床上。这个孩子从小到大没有得过病,以前偶尔发烧也是第二天早晨出一头汗就好。我意识到这决不是偶然的,一定是邪恶烂鬼、黑手的迫害,于是我就发正念 ,求师父加持弟子,清除迫害女儿的邪恶烂鬼,几分钟后我听到了女儿的呻吟声,当我发完正念,睁开眼睛时,女儿已从床上坐起,并拿起放在旁边的水果吃了起来。我再也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热泪夺眶而出,我随即抱起女儿,双手合十,感谢师父的慈悲。从此以后,我坚定了发正念的信心,每天发正念清理自己和清除邪恶。

随着我不断的学法,我对大法更加坚定正信,在法理上又有更加深刻的理解,境界也在不断的升华。师父说:“你们最伟大的是因为你们能够跟上正法”(《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大法弟子的修炼是从人中走出来”(《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虽然我不清楚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还是未来下一批圆满的大法弟子,但我现在已经得法了,我就是这个宇宙中一个最幸运的生命,我就有责任去讲清真象,揭露邪恶,我就有责任去洪扬大法,把大法的美好讲给至今仍被谎言欺骗和毒害着的人们。是大法改变了我,是大法挽救了我这个旧宇宙中的生命,我就有责任维护大法。我主动找到以前朝夕相处的朋友,向他们讲清真象。他们当中还有几个不太理解和支持的,大多已改变当初对大法的态度。我多次向关押大法弟子的监狱写信,讲真象揭露谎言和邪恶迫害,给当地的公安局、法院、检察院写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去澡堂洗澡的时候,我装上大法资料在人们不注意或没人时放進空着的每个衣柜里,在去农村要帐时,带上光盘或大法资料放在离人不远或常路过的路口,在去亲朋好友家讲真象回来的时候,把真象资料悄悄放在每个经过的居民门口。后来又和同修去农村发真象资料,渐渐的我开始懂得讲清真象和发真象资料的重要性,又一次和同修约好到农村去发真象资料,后因同修很忙,几天也没能去成。我想:在证实大法、讲清真象、救度世人这件事情当中,不能等、不能靠,不能错过师父给我们创造的每一次树立威德、救度众生的机会。我带上真象资料去找另一同修,经过几个同修的合作,两天晚上把近千份真象资料和光盘发放在比较偏远的农村,把大法的美好留在千家万户人们的心理。

我逐渐认识并接触许多老学员,和他们交谈切磋时,他们都十分坦诚,热情帮助我认识和提高,和他们在一起十分愉快和轻松,我深深感受到“法轮功是一块净土”(师父广州讲法录像)。他们是一群真正的好人,他们是在世风日下的浊流中坚持着宇宙真理,坚持正义与善良的超常的好人。

金秋十月最后的那天,大法弟子自发组织的小型法会在我地举行,虽然参加法会的只有一百多人,可他们大多是各地大法工作的协调人以及临近几个县的代表。我有幸参加,我深刻意识到这又是一次师尊对我的慈悲关怀,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大法弟子聚在一起,心情十分激动,我静静的倾听着每一个大法弟子的发言,我感受到了法会的庄严与神圣,我听到了老学员对师父法理的深刻领悟与掌握,我感受到了大法弟子对师父与大法的坚信与正念。其中一位女大法弟子曾因在劳教所揭露邪恶、维护大法而被恶警吊起来打得昏死过去四次,她那坚信大法的目光和坦然面对邪恶的精神使我惊叹不已,她用微笑讲完了在劳教所被邪恶折磨的过程,可我却被感动的差点掉下泪来。使我感到意外的是一位同修叫我也谈谈,我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我深深知道我与老学员之间存在着比较大的差距,法理理解的不十分深刻,但我鼓起勇气,用颤抖的声音发了言,其实我有很多话想和同修交流,但因过于紧张和激动竟一时想不起来说什么。回到家里,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几乎整夜未眠。

得法半年多来,我看了二十四遍《转法轮》,师父所有讲法通读了三、四遍,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使我从不知为何而活着的人变成了一个真正自己主宰自己的人。师父曾指出:“叫一个人做好人很难!不是从表面形式上使一个人达到改变,得人的心真动他才能改变的。而这种改变是什么力量都不能使他再改变的。”(《在加拿大法会上讲法》)。是大法改变了我,是师父挽救了我这个旧宇宙中的生命,我找到了生命的真正曙光,我可以坚定的告诉每一个人,我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的我之中去了。

“悠悠万事过眼烟云 迷住常人心,茫茫天地为何而生 难倒众生智”(《洪吟》“大法破迷”),这不是师尊对当前世人生活的真实写照吗?懂得了人生真正意义的我,决定把大法改变我身心的亲身经历告诉给至今仍在迷中摸索着的亲人和朋友。我修炼两个月后,我母亲也正式走上了修炼之路,许多亲人和朋友明白了真象,其中有几个最近也要学法炼功,四岁半的小女儿已很流利的背下“论语”,并能背几十首师父《洪吟》中的诗词,读高中的儿子也主动要求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宇宙大法的真理之光沐浴着我们这个四口之家,妻子兴奋的说,我们现在才成为真正的“同路人”。在此我呼吁所有的新学员,多学法,多和老学员交流,不断净化自己的思想,提高自己的认识,提高自己的心性,学习老学员的经验,找到自己的不足和差距,跟上正法進程,用“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等不靠,主动走出来揭露邪恶,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做好师父叫我们做的每一件事,真正的成为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最后,我用师父《洪吟(二)》之中的“神醒”作为我这个新学员心得体会的结尾,以唤醒那些至今仍不明真象徘徊在大法之外的人们吧!

神醒

众生快快醒 中原设陷阱
都是为法来 何故理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