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九江地区恶人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1月23日】法轮功修炼者是一个追求、信仰“真善忍”的最善良的修炼群体。然而在中国,自从99年7.20江氏流氓集团非法镇压法轮功开始,在五年多的时间内,无数的大法学员无辜的遭到拘捕、监禁,被非法判刑、劳教;数以千计的大法学员被强制关入精神病院,被强制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更有甚者成千的大法学员被虐杀,而那些杀人凶手至今竟逍遥法外,反而成了江氏流氓集团的“功臣”,并获得了表彰和提升。这是中国人的耻辱!

江西省九江市马家垅劳教所是江氏流氓集团操控下迫害法轮功的邪恶黑窝。许多大法学员在这里遭到了残酷迫害。60多岁的九江大法学员毛儒伦就是在马家垅劳教所遭受了三天三夜的吊铐(吊铐时仅让他脚尖点地),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最后含怨离开人世;瑞昌市大法学员周佐福在劳教所二年,几乎天天双手戴铐,有时被不法人员用胶带封住嘴,人被迫害得几近痴呆。周佐福现在虽已回家,但被迫害的双手变形、精神恍惚。

大法学员赵玉芳,女,40岁左右,为说句真心话于99年7月20日去北京上访,结果被非法抓捕并被非法送往江西省女子劳教所(又名戒毒所)劳教二年。期间她绝食抗议迫害,遭到残酷迫害,最后导致心脏病发作并加重,于2001年12月份被保外就医回到家中。然而九江610及公安局仍不放过她,没过几天又将她抓到九江八里湖拘留所关押,到过年,在她家人的强烈抗议下才答应让她回家几天过年。出来后,她为了避免再次遭到迫害,不得不流离失所在外,有家不能归。她的儿子不得不再次与自己的母亲忍受分离之苦,承受孤苦无依的少年生活(赵玉芳的丈夫早已和她离婚,孩子一直跟着母亲)。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九江610和公安局仍然将赵玉芳70多岁的老母及姐姐赵玉珠(都是大法学员)抓去关在铁笼里,逼她们交出赵玉芳,要她们说出赵玉芳的下落。后来在她弟弟的百般营救下,才将她的老母亲救出来,而赵玉珠则被当作人质扣押,声称等抓到赵玉芳再放人。可是呢,等到赵玉芳被再次非法抓捕时,她姐姐赵玉珠不但没有被释放回来反而和赵玉芳一起又被送往九江马家垅劳教所,在那里她二人又受到酷刑迫害,至今未归;而赵玉芳姐姐赵玉珠的女儿曹晶(大法学员)也因讲真象被抓被判刑,就这样好好的一个家庭被江氏流氓集团搞得支离破碎。

九江市大法学员江小英,原九江市五医院职工,女,40岁左右。2000年江小英因坚持不放弃信仰而被非法送往江西省女子劳教所迫害,在那里遭到恶警警棍殴打;回来后又于2002年6月10日被九江公安局非法抓进看守所,10月中旬被判劳教三年,再次被送进马家垅劳教所关押迫害。在进马家垅劳教所时江小英已是被迫害的昏迷不醒,此后在劳教所中一直遭到残酷迫害。在此期间,他们用各种很恶劣的手段折磨她。例如:用开水烫,用脚踩江小英腰部。把她的头往墙上撞,人被她们在地上踩。有一次,江小英在被迫害的过程中流了大概1000CC血。现在江小英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靠手式表达,几乎是哑巴。九月初,她被邪恶之徒迫害,他们把门窗全部关上,一人把风,四人打她一个人,因她说不出话来想找管教干部要支笔,揭露他们。他们不仅不给,还认为不说话是假的。她现在劳教所中人已被迫害得痴傻,却仍在被非法关押中。

大法学员谢金平,女,也曾因上访而被江氏流氓集团非法关進江西省女子劳教所迫害,遭到残酷的精神迫害洗脑,回来后通过学法和同修的帮助,才清醒过来。她为了加倍弥补挽回自己对大法造成的损失,积极向世人讲清真象;谢金平被公安部门严密监视。一次因南昌一同修到九江走亲戚,碰到她上她家去玩了一下,结果南昌市公安局把谢金平抓住,用电棍敲打、刑讯逼供(在大陆,大法学员在一起说说话,聊聊天就要被怀疑为串联,就会遭到监控甚至拘押,大法学员家中电话一律是被监听,没有人身自由)。这一次,谢金平和大法学员刘玉珍(她在此之前已被马家垅劳教所迫害了三年)皆因张贴真象传单,而被非法抓捕并被送往马家垅劳教所迫害。

目前,这一邪恶的迫害,已经令天地为之震怒。近几年蝗虫、非典、沙尘暴等一系列天灾人祸不断涌现,已是天警示人。

希望人们都来了解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真象,都能看清江××发动的这场对好人的迫害的邪恶本质,切莫再被江氏一伙的谎言欺骗。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